第五十六章 我真的是为你着想啊!

        南城新区,天府家园别墅群。

        “许总,您确定今晚您亲自来吗?”

        售楼处的一间办公室里,几个王牌销售正聚在一起,表情凝重。

        “必须我亲自来!”

        许天琦皱着眉抿着嘴点了点头,眉宇间虽然坚定但又难掩紧张。

        “林牧鸽真这么厉害吗?”

        “对,这个人真的太厉害了……”

        看着同事们都一脸难以相信,他也没有多说什么。

        毕竟没有看过林牧鸽直播的人,真的无法体会甚至想象他到底有多么恐怖……

        作为公司第一个从底层销售升级到总经理的人,许天琦的战绩可谓亮眼。

        整个别墅群的三分之二别墅都是他卖出去的。

        另三分之一就是十一号别墅周围的一圈。

        这么多年也没有什么看房的,他也不像是以前那么忙了。

        没事儿的时候就喜欢看看直播什么的。

        前段时间,他在小破站上刷到了林牧鸽的视频,只觉得挺有意思的。

        昨天他晚上睡不着看到林牧鸽正好在“钓鱼”就好奇点进去了。

        点进去又正好是林牧鸽挖出僵尸手的那段。

        看完后面的直播后他的内心久久不能释怀,三观喜遭翻新。

        刚才中午吃饭的时候他还看到了林牧鸽说要征集凶宅的动态。

        然后又听到同事讨论说有个人非要半夜十一点去看十一号别墅。

        许天琦顿时心底一凉。

        当看到林牧鸽发的十一点看凶宅的预约后,他眼前一黑,心想完了。

        十一号别墅是凶宅的事情……终于瞒不住了吗……

        要是这事儿暴露了,那十一号周边的其它房子也必然卖不出去了,他就等同于失业啊!

        但冷静下来后他再一想,林牧鸽……是何等人物啊?

        哪怕十一号别墅曾经请过和尚请过道士,请过各种跳大神的作法都没什么用,但里面的灵异就算是手段再残忍,在林牧鸽这种不讲科学也不讲玄学的人面前不也……不也就那样吗?

        所以只要让里面的灵异认识到林牧鸽又多么可怕,让它晚上的时候识相点儿不作死,躺好别出声,兴许就能骗过林牧鸽。

        只要能过了林牧鸽这关,他再大肆宣传一波“捉鬼大师林牧鸽进入十一号别墅后确定里面无灵异”,岂不是能大卖一波?

        甚至不用宣传,因为林牧鸽肯定会直播的。

        “好啊……”

        想到这里,许天琦点了点头。

        “今晚交给我了,大家放心吧!”

        他整理了一下西服,在同事们迷惑的目光下,大步流星的朝着十一号别墅走去。

        “叶小姐午安啊!”

        “午安。”

        路过六号别墅的时候,他还和在院子里浇花的叶子可打了个招呼。

        “对了许经理,这别墅里的房子我是不可以随便挑一个?”

        “当然可以,叶小姐看上哪个了我现在立马去办。”

        许天琦停下脚步,天府花园的创始人王书麒因为绝症童年时期一直在孤儿院长大,七岁的时候被叶子可爷爷带回家,当成自家儿子养,和叶子可的爸爸就是亲兄弟。

        后来他创业投资放资产,开发了天府花园这个别墅群,非常的励志。

        可惜还是因为绝症英年早逝。

        虽然遗嘱里说只留给家里两套别墅,但谁都知道,只要叶子可一句话,整个天府花园都是她的。

        “没事儿,就问问,想我王叔了。”

        “唉,王总也是好人啊……”

        许天琦叹了口气,王书麒对下属真的像对亲人一样。

        他这么着急想把别墅赶紧卖出去也是不想辜负王总。

        “行了,许经理你先去忙吧。”

        “嗯,叶老先生又去钓鱼了?”

        “是啊,他就那点儿爱好。”

        两人又简单寒暄了几句。

        “呼!只要不怕,它们就不强,不怕,不怕,不怕。”

        “我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

        “真正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许天琦站在十一号别墅的大门口闭着眼语无伦次的给自己心理暗示着。

        虽然他也挺喜欢林牧鸽的科普。

        但也是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真的能用上啊……

        “呼!”

        在门口站了五分钟后,他才掏出十一号别墅的钥匙打开外面花园的小门。

        一踏进十一号别墅的领地,他就瞬间感觉有一双无形的眼睛盯住了他。

        明明这个院子里根本没人打点,但却根本没有杂草,一朵朵不知道什么名字的花开得极为鲜艳,红色的花瓣在风中摇曳着,让人心里暗自打怵。

        “衬衫的价格是九磅十五便士。”

        许天琦的喉结微微滚动,心里不断胡思乱想着分散着自己的注意力。

        现在是下午阳光最足的时候,但他自从踏进院子里后就再也无法感受到任何温暖。

        院子里鲜艳的花朵越看越诡异,花心越看越像是小孩的脸……

        许天琦打了个寒颤,猛咬了一下舌尖后走进了屋子里。

        屋里和正常的陈年老屋并不太一样,表面没有什么灰尘,看起来就像是有人常住一样。

        “嘭!”

        他前脚刚进来,卧室的门后脚就被砰然关上。

        “咕噜噜……”

        一个小玻璃球不知道从哪滚到了许天琦的脚边。

        “我今天是来跟你谈条件的!”

        许天琦无视了那颗玻璃球,鼓起勇气大声的说到,然后打开了电视连上了网。

        “滋滋滋……”

        6g的网速下电视中莫名闪过了一阵灰白色的雪花片。

        隐约之间似乎可以看到一个狞笑的鬼影。

        好在并没有持续多就,电视就重新恢复了正常。

        “看好了,这个人今晚就要过来。”

        许天琦强作镇定的用电视打开了小破站,点开了林牧鸽的直播录象。

        犹豫了一下后,他直接从第一个林牧鸽去精神病院的视频开始放起。

        “看到了吗,就这个男人,你们灵异在他面前和小猫小狗没有任何区别。”

        “看看看看,这是僵尸,他直接搂过来拍照。”

        “还有这个镜中鬼,看没看着,他直接带回家。”

        “这几只手也是,全都被他拿回家了,天天打苦力,生活特别艰苦。”

        许天琦一边在电视上放着一边声情并茂的解说到。

        放完林牧鸽去精神病院的直播录像后他又点开了他去南城大厦的。

        “我的天呐,这厉鬼,这可是吊死鬼啊,你看你看,他还主动把手伸过去。”

        “还有这一幕,他主动把脑袋都给伸到人家嘴里了,哎呦我,太残暴了,杀鬼诛心不过如此啊!啧啧啧……”

        “和他一起去那个人都被吓成什么鬼样了,他啥事儿没有。”

        许天琦摇着头说到。

        说实话,哪怕是已经看过一遍林牧鸽的视频,再看一遍他心底还是打怵,这是人吗?

        “还有这个。”

        他又点开了林牧鸽昨天的钓鱼视频,直接跳过了前面他没看的部分。

        “看看,他在和灵异玩啊,不是,是他在玩灵异啊!呸!这哪里是玩啊!这是在折磨啊!他这是在折磨灵异啊!”

        电视里播放着林牧鸽跳河时候和水手快乐玩耍的那段。

        水手一个个痛苦无奈的动作和林牧鸽欢声笑语的表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个人今晚就来,知道了吗?”

        把林牧鸽的名场面全都放了一遍后,许天琦关掉了电视。

        “你识相一点,不想被当成宠物今晚就不要出来在人家面前装逼。”

        “最好连个屁都不要放了,就让他觉得你不存在就好,明白了吗?”

        “提醒一下你啊,他的手段可比我放出来这些凶残多了!”

        许天琦看了看周围。

        没有任何动静。

        “我是为你着想啊……”

        “真的啊,这个人可比以前的什么道士和尚厉害多了!”

        “别装逼啊!”

        他又补充了一句后连忙离开了十一号别墅。

        这个地方他真的一秒钟都不想多待了……

        但借着林牧鸽说一下里面的灵异……竟然还挺爽!

        “咔……滋滋滋滋……”

        就在他走后,客厅的电视自动打开,再次播放起了林牧鸽的视频。

        “哈哈哈呵呵咯咯咯……”

        一旁的智能音箱里,传来了一阵一卡一卡的邪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