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吧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相由心生在线阅读 - 第160章 金箔剪纸

第160章 金箔剪纸

        “沧儿,沧儿,”奶奶可能是听到了我和湘玉的声音,因此在厨房喊着:“湘玉回来了是不是,快来帮忙把饭菜端到前厅里,可以吃饭了。”

        我愣在原地,不知道怎样应奶奶。

        “沧儿,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在这里,湘玉呢?我刚刚听到你们俩在讲话呢。”奶奶的手还在围裙上蹭着,但是人已经来到了前厅。

        “湘玉她走了。”我觉得自己还没有回过神来,只是头脑让自己机械性地回答奶奶的话。

        “走了,为啥?你们两吵架了吗?”奶奶满脸的意外,仰着头看着我的眼睛说道:“那快去追啊,你这孩子是不是傻啦。”

        奶奶有点火急火燎地推着我,但是没推动,所以自个儿跑到了大门口,站在那里四处张望着。

        我站在原地,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快步地回到房间里,在摆在罗汉床上那个小木几的抽屉里急促地翻好几遍,最后,索性将抽屉给拔出来,然后把里面的东西全都倒在青石砖上。

        果然跟自己的预想一样,那枚我在瓦屋山古塔之中带出来的暗红色小石片不见了。

        接合刚刚湘玉的异常表现,我觉得应该是被她给带走了。

        奶奶在门口没有找到湘玉的踪迹,因此有点失落地走了回来。

        此刻,她正站在我的门口,看着地面上的抽屉和物什,然后默默地问道:“她带走了什么东西嘛?”

        “奶,”我原本已经是瘫坐在地上的,听到奶奶的询问,不由得抬起头来说道:“她把我在瓦屋山古祠里寻得的那枚暗红星盘给带走了。”

        “难道我和你爷爷都看错了吗?不应该啊。”奶奶喃喃自语道,然后默默地走开了,留下我一个人坐在青砖地板上。

        虽然还是秋老虎的天气,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此刻我坐在地面上,却觉得地气特别的寒凉,我的手脚几乎都是冰的。

        从在瓦屋山下的卫生院里,湘玉应该就知道我有在古塔之中带出来什么东西的,那个时候我是昏迷了两天的,可她为何不动手,偏偏要等到此刻。

        等到我对她已经完全信任了,没有任何的戒备之心的时候,才对那枚暗红星盘下手。

        见她刚刚的那个表情,应该是有苦衷的,可是她为何不说呢?

        是她的父亲指使她这么做的吗?

        “沧儿,吃饭了。”

        在我的头脑里像在刮十二级台风那样混乱着的时候,奶奶很适时地喊了我一声,将我从这些混乱的思绪中拉了出来。

        “别想太多了,星盘这个东西,别人拿了没用,谁想拿都没关系,他们只是在惹火上身而已。快吃饭吧,吃完饭,去看一下你王叔,然后接下来该去哪里就去哪里。要记住你爷爷的话,别让任何人影响到你的步伐。”奶奶说着,给我夹了一大块的芋头放在碗里。

        我看了看奶奶,然后开始大口大口地扒饭。

        化悲愤为饭量,大概说得就是我现在的这种状态吧。

        吃完中午饭之后,我拎上了奶奶在吃饭之前就已经准备好的食格,然后就朝着爷爷的店里走去。

        先给爷爷送饭,然后再去市里找王叔。

        我是这样计划的,但是谁知道,到了爷爷店门口的时候,才发现店门紧闭着,询问了隔壁的小姑娘之后,才知道今天爷爷压根就没来开店。

        这么热的天,老爷子去哪里了呢?为何连奶奶都不知道他没来开店。

        这个老头子,虽说已经是七十出头了,但是高度自律,平时就算是风雨雷电都没办法阻止他开店的步伐,今天为何如此反常。

        突然间,我想到了湘玉刚刚跟自己讲的,她的父亲,今天也来了这个小镇。

        会不会有这样一种可能性,爷爷是去见湘玉的父亲了。

        毕竟,湘玉的父亲也是八大星盘家族之一,所以他跟爷爷之间有点纠葛的话,也应该很正常吧。

        想到了这里,我立刻掏出手机,给爷爷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响了五声,爷爷就接了,这是他的习惯,“沧儿,啥事呀?”

        “爷爷,你今天怎么没有开店啊,我给你送饭呢,现在正在店门口。”我轻声地说道。

        “沧儿啊,今天遇到了一位多年未见的老友,一时高兴,跟他一起喝两杯,下午我不回店里了,你先回去吧。”爷爷的声音不高,但是话语里听得出真的是很高兴。

        “爷爷,你的老友,是湘玉的父亲吗?”我直接问道。

        “不是呀,是以为故人,你王叔也在呢,放心哈,我不会多喝的。”爷爷说道,“我这不跟你讲了,先挂了啊。”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爷爷的电话就已经挂断了。

        王叔也在他们的酒席上,会不会是我想太多了,这个故人与湘玉的父亲根本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按照正常的情况来思考的话,王叔应该没有参与到星盘这件事里面吧,但是刚刚奶奶的话语中,很明显就是想让我去王叔那里寻找陪嫁物的事,这一点又让王叔可能有参与到这件事里面的可能性。

        在去鄱阳湖之前,在我房间里发现的那个玉制的小盒子里面的那一部分奶奶的嫁妆,到底是谁放进去的,他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为什么偏偏王叔的办公室里就有那一本关于孔雀王镯的杂志?

        早些年的时候,父亲就曾经跟我讲过,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巧合都是有心之人安排的,根本不可能是偶然,所以,那本杂志很可能就是王叔故意放在那里的,目的就是要指引我去鄱阳湖。

        那个放在我房间里的玉制方盒里面,除了那一方黄金丝帛和那一只孔雀王镯之外,还有一些金箔剪纸,剪纸的形象各异,人物居多,也夹杂着一些动物。

        这又是代表着什么呢?

        想到了这里,我立马打道回府,想要回到家里将那些金箔剪纸再取出来研究研究。

        回到周家老屋的时候,奶奶见到食格里面的东西原封不动,就问道:“怎么爷爷已经吃过了吗?”

        “他说今天有个多年不见的好友来了,所以跟他一起出去吃饭呢。”

        “这个老顽童,这么热的天,还在外面吃饭,为何不带到家里来,八成是个女的吧。”奶奶一边说道,一边将食格提回了厨房。

        “奶,那我去睡一会啊,昨晚没睡饱。”我朝着厨房喊了一声。

        “那你不去王叔那里了吗?”奶奶在厨房里喊道。

        “王叔也跟爷爷在吃饭呢,我晚一些再去。”我说道,然后钻进了卧室之中。

        听到了奶奶没有跟进来,我轻轻地把门反锁了,然后将玻璃橱柜里那个玉制的小盒子捧了出来。

        打开盒子之后,里面的东西原封不动地躺在那里,黄金丝帛和孔雀王镯已经对我没有什么吸引力了,我的关注点,在那用红纸包着的金箔剪纸。

        我将红纸包打开,里头大概只有我小拇指那么大的金箔剪纸一下子映入我的眼帘,在正午漫过窗台的太阳光的照射下,有点晃眼。

        金箔剪纸大大小小的交缠在一起,目测应该有上百个。

        我走到了床边,将剪纸倒出来,然后一个个地平铺在床上,这些金箔剪成的小人儿,形态各异,而且各有各的动作,咋看起来,还真的是让人有点爱不释手。

        只是,这些金箔如此之小,即便是有哪个考古队在某些地方发现另外一套这种东西,大概也不会掀起多大的波澜吧。

        我又对着这些金箔剪纸研究了好一会儿,觉得真的没有看出点什么,最后只好放弃了,然后将金箔又包上了红纸,然后放回到玉制方盒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