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吧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阴云离去在线阅读 - 第15章

第15章

        第15章

        下午三点。

        “嗯...”伊芙琳睁开惺忪睡眼,伊万嘴里叼着半根熄灭的雪茄,与下午的明亮阳光照耀下产生的丁达尔效应交相辉映。

        “醒了?”他转头看了她一眼。

        “饿了么?”

        “有点饿了。”

        伊万没说话,把车停在路边。

        这个位置还算不错,远处有一个农庄,顶仓的木板好像不久前刚维修过,但又被刻意的做旧处理了,看起来好像已经荒废了很久似的,里面应该有人。但他们为什么要把一座好端端的房子做旧处理呢?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吗?伊万觉得有些不对劲,一会大概要去看看。

        伊芙琳转身拿过了自己的背包。

        “你可以自己开车走,为什么在那跪了一晚上?”伊万冷不丁的说了句话,正在喝水的伊芙琳差点被呛到。

        “我不会开车,再说了,你要是死了我又能去哪呢?”她拿起了一块肉干和面包干,细细的嚼着。

        伊万对着酒瓶子喝了一小口,拿自己的袖子蹭了蹭鼻子-压一压伏特加的味道,把酒放回了包里-苏联红可是稀罕货,一次喝没了肯定不行,怎么也得喝上半个月吧!

        伊芙琳从伊万包里抢过了酒瓶子,喝了一小口,但这种五十二度的烈酒并不适合给女孩子饮用,所以伊芙琳的脸很快就红的像熟透的苹果一般。

        “哎!不是给你喝的!”伊万一把从伊芙琳手里拽走了他珍爱的苏联红伏特加,盖上了盖子,就像是什么稀世珍宝似的。

        “好像说的我乐意喝似的!哼...”伊芙琳晃了晃脑袋。

        很快她就不得不下车来透透气了,酒精会促进血液循环,能在短时间内让一个人暖和起来,但也会增加她热量散发速度,一会她就冷了。

        “前面那个农庄,看见没?我们一会去那边看看,你应该能看出来它有什么问题吧?不用和我说。”伊万拿着一瓶枪油和一块眼镜布在给枪械做保养,毕竟谁也不希望自己开枪的时候卡壳。

        伊芙琳拿着伊万的热成像望远镜,现在没打开热成像功能它就是一个普通的三十二倍光学望远镜而已。

        她直到伊万给几只枪械做完了保养都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难道是伊万太多疑了吗?忽然,手上的望远镜被抢走了。

        “行了行了,你这么看下去到明年也看不出来,别浪费时间了,拿上你的ak,它讲是你最忠诚的伙伴。”伊万扬了扬手里的ks23m霰弹枪。

        伊芙琳跑去车里拿出了那只ak,很显然她的身体素质并不适合用这把枪,伊万看她费力的拿着这支枪,摇了摇头,从她手里拿过了步枪。

        “唉...你还是算了吧。”

        伊万手上拎着一只枪,背上挎着ak,带着伊芙琳像散步似的朝着农庄走去,就好像这里是他家后花园似的。

        “如果我以后能找个这样的地方养老,那也不错?”伊万看着脚下的土地:“这地方种地或许也不错,我自已一个人过应该也不难吧,种种地,偶尔去附近的山拿着枪打猎之类的。”

        “我觉得平凡生活不是你想要的,如果可以的话,你应该会更希望去某个危险的地方捞钱,为了享受战斗带来的快乐。”伊芙琳一针见血的指出了这一点。

        “确实,但我真的应该找一个适合养老的地方,而不是在战斗中丢掉自己的性命,像条死狗一样。或许我对荣光的追求在其他人眼里只是无异议的倔强,与其被迫放下昔日的尊严,不如让我一个人承担全部。”

        “我不想把追求推到其别人身上,如果哪天我有孩子的话,我大概不会让他和我一样做一个行走在荒原上的人。”

        二人都没什么话说,这就是他的真实想法了,谁能说他什么呢?谁也没有资格,他们连伊万的一半都比不上,战士就是战士,有缺点的战士依然是战士,苍蝇就是苍蝇,包装的再美,也还是苍蝇。

        快到屋里了。

        “哗啦-哗啦-吱嘎-叮铛”

        他伸手拦住了伊芙琳,伊芙琳一脸懵的看着伊万,刚要张嘴,伊万就转过身,用食指按住了自己的嘴唇,示意她不要说话。

        今天伊万的耳朵好像比往常更加的灵敏似的,在二十多米的距离上都能听见翻找东西的声音。

        他手里拿着霰弹枪,小心翼翼的朝着房子里面走去,门是被砸开的,不知道什么人才干得出来这种事。

        伊万追随着声源,那应该是厨房,他探了探身子,里面有人,背对着伊万,伊万能看清他正在翻什么东西。

        伊万定睛一看,破破烂烂的衣服,背着个背囊和一只美国产的1903春田步枪,腰上系着破损的防毒面具和一支不知道什么型号的手枪。

        他心头一紧,这要么是强盗,要么是一个潜行者了,如果是前者还好,后者的话...那可不妙了...

        潜行者...

        在俄语中,潜行者是个有点奇怪的外来词汇,然而在地下世界里却非常流行。

        一开始,潜行者指的是那些因为贫穷而不得不前往地面上被废弃的军事设施,拆卸没爆炸的火箭弹和炸弹,把铜制的外壳拿回去卖掉的人。这个词语在核战爆发前也被用来指那些在下水道里鬼鬼祟祟的人。

        但是所有这些含义都有一个共同点:潜行者是一项非常危险的职业,总是要遭遇那些未知的、神秘的、不吉利的事物。

        鬼知道那些被废弃、破损的场所里,被炸药无数次轰炸过、挖满了战壕、遍布尸坑的土壤会遇见什么样可怕的事情,那可不单单是辐射,所以他们一般都是精锐,手持保养好的武器,穿戴着最好的装备...

        千万不能被他发现,不然很可能被他一枪送上西天了,伊万可不想这么早就死了,毕竟他还有事去做呢。

        眼前这个人丝毫没有察觉到伊万的到来,他还在那个柜子前翻找着维持自己生命和赚钱所需要的东西,可能是一罐罐头,也可能是一夹子弹。

        伊万不确定他到底是不是潜行者,他破烂的衣服的确不像,但身上的三线步枪加装了消音器,这可不是普通人能搞到的。

        伊万几乎是在瞬间决定了对策。

        他悄悄地拔出了战术剑,双手握紧剑柄,冲了上去,把剑直直的插进了那人的颈椎,那人几乎是瞬间就就倒在了地上,剑从他的脖子里插入,又从嘴里钻了出来,直接刺在了实木地板上。

        快准狠的一击...伊万把剑拔了出来,在他的身上蹭了蹭才放进刀鞘里,他不希望自己的刀上没几个月就锈死在刀鞘里。

        伊万翻过了他的身体。

        天啊...那竟然是个孩子...他应该还不到十八岁吧...伊万就这么把他杀了吗?

        伊万看见他的面孔,也愣了一瞬间,但出乎意料的是他并没有什么过激反应,面不改色的执行了自己要做的事。

        因为什么?难道因为他是一个跑进了其他人房子里的窃贼吗?这样说的话难道伊万不是窃贼吗?亦或是因为他背着一只步枪吗?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伊万是个很无情的人,他不会为一个死去的灵魂哭泣,即使他有罪,确实,他有罪,但哭泣有什么用?能让他活过来吗?不能,这没有意义。

        伊万吸了一口气,或是为前几分钟的自己而祈祷,但正如同他说的,不要为无意义的灵魂所哭泣,他们不值得。

        他冷漠的从倒地不起的青年口袋里翻出了几枚子弹,那是.30-06的,他放进了自己的口袋,枪里的子弹也被他收入囊中。

        害他丢掉性命的只是一包饼干...这包饼干静静地躺在最后一个抽屉里,好像在讽刺地上那人永远也拿不到它似的。

        伊万在这屋里转了几圈,没发现什么,唯一可疑的是床底下的一个地下室了,但那里除了两具尸骨以外什么也没了。

        伊万招呼回到了车里,他没让伊芙琳去看被他杀死的那个孩子,或许是怀揣着对生命的敬意吧,他朝着天空开了一枪。

        继续踏上旅程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