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吧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阴云离去在线阅读 - 第10章

第10章

        第10章

        “再见,万卡。”

        “他对你很重要么?”伊芙琳不合时的打断了伊万的思绪。

        “犯不上,只是有点可惜那孩子,他才十七八岁,怎么可能在战后活下来,但如果他真的能活下来的话,一定会成为最优秀的战士之一。”伊万摸了摸下巴。

        “你呢?去哪?”伊芙琳轻声说道。

        “我要干什么还得给你报备?”

        “既然你这么想知道的话,莫斯科。我们国家的首都,我要去那。”

        “可是父亲说莫斯科已经被炸成平地了,他们在战前早就联系不上莫斯科了,即使是长波电台也没法收到莫斯科的消息。”

        “他死了。”

        “怎么可能,父亲要是死了,那我估计符拉迪沃斯托克也没几个人活着了!”

        “符拉迪沃斯托克死了整整一百人,精锐战士几乎都死了,不然你以为我怎么跑出来的?”伊万深吸了一口气。

        “他怎么死的?”

        “重伤后饮弹自尽。”

        “那你为什么不阻止他?”

        “没活头了,可不就是个死。”

        “他操劳一辈子了,让他休息吧。”伊万从衣袋里拿出了一个纸页早已发黄的本子,递给伊芙琳。

        “这是你的吧,上面写的是柯察金,但一想肯定不是我父亲记的,而我也没有记日记的习惯。”

        “你幻想的挺不错啊,”伊万去储物室把自己的玻璃瓶子拿了出来。

        “我倒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去看看。”伊万仰着脖子喝了一口。

        “别喝了,”伊芙琳皱了皱眉“你别忘了我妈怎么死的,我不想和她一样。”

        “无非就是被醉酒的人打死了么,这破地方,还有什么活头啊,要我说我哪天也得去天堂见我老爹了。”伊万又喝了一大口。

        “这世界烂透了,但我们并不是什么也做不到。”伊芙琳抢过了伊万的酒瓶子,扔出了车窗,酒瓶子掉在地上发出叮铛的声音,却没有碎。

        “你干嘛,有病啊?!”伊万怒视着伊芙琳,跳下车,又把自己的酒瓶子捡了回来,但这么一折腾,本来还有小半瓶的酒早就流光了,还喝个屁。

        “他妈的...你行,你行...”

        伊万抬了抬手,刚想给伊芙琳一巴掌,又悻悻然的把手收了回去,他觉得这样实在是对不起自己的父亲,再说,欺负一个比他小七岁的女孩子实在是...

        唉,伊万悲惨的人生始终陷在别人身上,他几乎没为自己而活过。

        “算了...算了...”

        “真的要去莫斯科吗?”

        “不然你以为呢,我老爹死了,我还能去哪呢?除了莫斯科还能去哪?像我爹那样?在当个军人?经历战争?我不想和他们那样过完一辈子。”

        “...我和你一起。”

        “哈哈哈哈哈哈哈...别开玩笑了,你到一半就得求着我开车把你送回去,我没那个时间给你浪费。”

        “...我只能和你走,没别的选择。”

        “但我不乐意带着你,明白吗?”伊万掏出了自己的烟盒,里面只剩一根了,伊万把烟叼在了嘴里,伊万摸了摸口袋,没找到自己的打火机。

        “我们现在在哪?”伊芙琳冷不丁的问向伊万,看着他的侧脸。

        “赤塔州,斯别加附近,你要干什么?这里离符拉迪沃斯托克可远着呢。”

        “我从哈巴罗夫斯克开过来的,又到了腾达,那边有个k城来着。”

        伊芙琳递给了伊万他的打火机。

        “去斯别加。”伊芙琳说。

        伊万有些诧异,伊芙琳是怎么做到在他手里偷走打火机的?不过很快也就释然了,打火机算什么呢?

        “好主意,但我得先把你送回去。”伊万拧动了钥匙,正欲点燃发动机。

        “别,千万别,我回去也终究是待着,还不如跟着你呢!”伊芙琳一把拽住了伊万的胳膊。

        “那你想咋样?跟着我走到半路在闹一闹小脾气?然后我再送你回去或者找个荒郊野岭把你丢下去?”

        “我...”

        “去换身衣服,我扔在后面的那个大箱子里。”看得出来,伊万还是不想把伊芙琳送回去,一是他不想掉头回符拉迪沃斯托克,因为他一但回去就有可能不想出来了,二是,伊芙琳还没去过莫斯科。

        莫斯科七姐妹...莫斯科城...克里姆林宫...苏维埃宫...数不胜数的各种伟大建筑,一座座见证了各个时代的建筑映射在伊万的心中,这更加肯定了他去莫斯科的心。

        即使莫斯科只剩下一个碎片,他也要在旧时代的废墟中,把它挖出来,即便是双手长满水泡,即便是鲜血淋漓。

        “耶!”伊芙琳像个小女孩一样,抱着伊万的脑袋亲了一口,随后又羞着脸跑开了,伊万拿袖子蹭了蹭被她亲的脸颊,看得出来,他不是很喜欢伊芙琳。

        此时的伊芙琳没有了与伊万对峙时的冷静,就像万卡一样,像一个小孩子。但她已经二十岁了。

        过了一会,伊芙琳从车后舱出来了。

        “你特么!穿我皮夹克是吧?去去去,换一件,别穿这个!”伊万看见伊芙琳身上穿的那件皮夹克-那可是德国潜艇艇长的皮夹克啊,整个符拉迪沃斯托克都没几件!

        “...我还没一个皮夹克重要么...”

        “你要是这么认为我也不反对,”伊万吸了一口烟:“毕竟那件皮夹克的确比你重要的多,那本来是...唉,算了,你穿吧。”

        伊芙琳默默地回到了后舱脱下了那件皮夹克,换上了一件卡其色的夹克。

        嗯,这样就正常多了,但...卡其色夹克,蓝格子衬衫...工装裤?伊芙琳现在就像二十世纪美国农场主似的。

        反观伊万嘛...他虽然也穿着沙色工装裤,身着一件到膝盖的沙色大衣,里面是一件深灰色的衬衫...说不出来的奇怪。

        “好了?坐稳。”伊万打着了发动机,看得出来他等的有些不耐烦,在这磨蹭已经半个多小时了,开到斯别加也要两个小时左右,可不能再耽搁了。

        随着排气管冒出滚滚黑烟和几声砰砰响,在这条大路上,一辆大约三十吨重的卡车飚到了一百二十公里每小时。

        “你开慢点啊-”伊芙琳都快被吓死了,伊万的车技实在是太彪悍了,这么一辆卡车都能开到一百二十公里。

        伴随着伊万一路的漂移过弯和不断加速,伊芙琳的叫喊这一路上就没停过。

        到后来伊万实在是太烦了,找了条胶带把伊芙琳的嘴给粘住了。

        **********

        玛兹重卡停在了斯别加的大道上,

        “你下次...能不能...开慢点...”

        “不行啊,再慢点就晚点了,你看看,现在都下午一点半啦!”伊万指了指自己的手表,无奈的摊开了手。

        “我不行了,我下去透透气...”伊芙琳打开车门跳了下去,扶着车门。

        伊万同样下去了,但他背着ak步枪,领着艾萨克,斯别加虽然不大,但是这里的基础建设还算不错,医院,学校一应俱全。

        嗯...这里一个人也没有,和伊万上次来的时候一样,路上的车都没了,就连自行车也没剩几辆,城市在大撤离的时候被洗劫一空,这里的环境还算不错,没有遭到敌人的核打击。

        保不准这里还住着什么人,伊万把自己手里的家伙打开了保险,背包也背在了身上,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能用的东西。

        “哈,还和几年前一样,那次我还是从贝加尔湖那边回来的呢!”伊万没有理会在一边的伊芙琳,在附近转了几圈。

        “喂!等会我啊!”伊芙琳小跑着追上了伊万,但她却发现伊万对着地上的垃圾又是看又是踢来踢去的。

        “那有什么看的?”伊芙琳有些疑惑。

        “我问你,什么罐头开封了能在那放上几年里面还有汤汁?什么垃圾袋能在那放几年不漏,不掉色也不破?”伊万指了指道边的东西,的确很不正常。

        “没有吧?”伊芙琳说。

        “正因为没有才要提高警惕你明白吗?那代表着附近有人生活,而且是在十二小时以内有人来过!”伊万被伊芙琳的傻样给气急了,这么常识性的问题她都不知道吗?

        伊万看着周围的环境,仔细的听着风声和任何环境音,突然,他趴在了地上,用耳朵贴着地面聆听。

        地面下传来微弱的声音,的确很小,但还是能辨识的,他从包里拿出了自己的pmk-4防毒面具,拉开了两个滤芯的一个。

        “怎么了??”伊芙琳十分的疑惑,看着伊万脸上的防毒面具,可能他是真的一点生存经验也没有吧。

        “这底下肯定有什么东西,但我保不准里面是什么,有没有毒气,所以我自己下去,你就别来了,如果你遇到了危险,艾萨克会保护你,明白吗?”隔着防毒面具传出来的声音乌拉乌拉的,不是很清楚。

        “呃...好...”伊万在得到伊芙琳的答复后,直接拉开了脚旁的下水道盖子,事实上里面还算是比较干净,至少没有污水和粪便,伊万脚踩着厚重的军靴,咔哒咔哒的走在幽暗且布满恶臭空气的下水道里。

        这应该是下水道的汇总区,这里很大,承重柱也不少,伊万看了几眼,直接就看见了一个深红叉,不止这里,其他下水道入口也有红叉,有些还是六芒星,五角星和三角形之类的,伊万不确定到底哪个是正确的,但他决的应该走五角星。

        伊万能感受到微弱的风,但他不知道具体是从哪边来的。

        他用了一种古老的方法,简单来说就是靠风吹动火焰,火向哪边倒,那么那个方向的对立面就是出口。

        嗯,五角星的确是出口...但他怕迷路,所以一路上用小刀在墙上刻下了很多划痕,以防止迷路。

        在一瞬间,远方的隧道突然传出了一声怒吼,伴随而来的是一声爆响,接着就是硬物撞击肉体的声音和人的嘶吼声。

        伊万快速的跑向前方,拐角处是一个技术室,用铁丝网隔开了几个机器,有几个烂的不成样子的尸骨,当然,还有三四只很大的老鼠和两个人在搏斗,地上还躺着一个看样子是胳膊骨折的年轻人。

        “让开!”随着一声怒吼,伊万抬手就打出了一个短点射,迅速的放到了两只老鼠,另外几只则嘶吼了几声后被二人一钢管锤在了脑袋上,灰溜溜的奔向了更加黑暗的隧道深处。退回了它们庞大的帝国去了。

        “怎么样?受伤严重吗?”站着的两个人其中的一个急忙蹲了下来,查看地上年轻人的伤势。

        “没...没事...就是有些疼...”他虚弱地说,但他的脸色十分苍白,看地上的那摊血应该是失血过多了。

        “给他的胳膊固定一下,有绷带的话最好包扎,破布也行,但注意要干净点的,别感染了,这破地方感染了可是要命的。”伊万在一旁插上了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