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吧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阴云离去在线阅读 - 第8章

第8章

        第8章

        清晨,伊芙琳一个人坐在床边,双眼无神的看着墙上那张伊万.柯察金的照片,突然,一阵敲门声传来,伊芙琳想都没想,说了声“请进。”

        “咔哒”门开了。

        “早上好,伊芙琳.柯察金。”身着白大褂的医生手里拿着写满了字笔记本,上面应该是日程表吧。

        “自由时间结束了,现在去找博士吧,他会告诉你今天要做什么。”白大褂用他布满茧子的手握住了伊芙琳的胳膊,领着他去找所谓的博士。

        整个走廊,包括伊芙琳的房间,几乎都是纯白的,伊芙琳安静的跟着白大褂,似乎早就习惯了这种待遇似的。

        “挞嗒-挞哒”鞋底撞击地面的声音在长廊里回响,她在这里多长时间了?

        “你来了,伊芙琳?”一个留着短发的男人从电脑前转过头,微笑着看向她。

        “早安。”伊芙琳答非所问。

        “今天有两个项目,你做完就可以继续活动了,额…全身检查和c意识公差检测,先去例行检查吧。”博士站了起来,领着她到了一台机器前。

        伊芙琳麻木的把手指塞进了机器的一个孔洞里,即使是机器刺出的钢针也没有让她的有任何的反应。

        “准备就绪,请读取数据。”

        博士站在机器后的一台电脑前,拿着鼠标操作了一番,记录了数据。

        “指标正常,去吧,今天的东西特别简单呢,我相信伊芙琳可以的。”虽然他清秀的面庞在确实算得上帅气,但清秀的面庞不影响伊芙琳对他的厌恶。

        伊芙琳拖着早已麻木的身体僵硬的走向角落的一扇玻璃大门,透亮的玻璃在伊芙琳看来无疑是通往地狱的大门。

        里面的人依旧穿着白大褂,伊芙琳躺在了那台装有三四个滚筒的机器上,随着滚筒的转动,伊芙琳的思绪也飞回了那个夏天。

        她至今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因为什么惹到伊万了,只记得伊万从来就没给过她好脸色,始终冷着脸,对所有人都一样。

        包括她的母亲。

        伊芙琳和伊万奔跑在密林之中,斑驳的阳光穿过树叶的缝隙照在他们身上,伊芙琳感觉那是自己最幸福的时刻。

        为什么?

        “鬼知道为什么?”伊芙琳心中说到。

        她幻想着自己有朝一日能与伊万重逢,很显然这不大可能了。

        她刚来的时候,还对自己的亲人抱有幻想,想着有朝一日他们能把自己救出去,但别说救出去了,就连身边的博士都换了好几任了,她的亲人也没来。

        一个也没有。

        那年,伊万穿着黑色的皮夹克,手里握着猎枪奔走在雪原上,带着她追赶一只已经怀孕的母鹿。

        伊万的睫毛上早已结冰,就连手也不受控制的开始哆嗦了,伊芙琳娇小的身影已经快淹没在了寒风之中,但他依旧强硬的要求伊芙琳和他一起,伊芙琳只是个女孩子而已,但伊万从没考虑过她的感受。

        但这并不妨碍伊芙琳对伊万的崇拜,在她看来,即使是作为最精锐战士之一的义父也没有伊万厉害。

        现在是意识的较量,一个人,一只鹿在作最后的较量了,伊万手中的枪也已发挥不了多大的作用。伊万冷峻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半公里以外的一个棕色小点-那就是鹿,地上零星散布的几滴血,代表着它也快撑不住了。

        以今天的角度来看,伊万也依旧帅气,挺拔的鼻梁,深邃的紫罗兰色眼睛,与现在不同的是,当年的他锋芒毕露。

        它倒下了。

        伊万目光盯着的那个棕色小点,倒下了,伊万跨着大步从五百米开外奔向倒下的鹿,它还没有死去,可怜的目光自下而上的看着伊万,仿佛在为它的孩子求情。

        伊万错愕了一下,心中有些后悔,但他还是选择了再给它一枪。

        伊芙琳姗姗来迟的喘着大气,伊万不管不顾的背起了整只鹿,即使那都快把他的背压塌了,他也没让伊芙琳碰那只鹿一根毛。

        “现在回去吧…”伊芙琳苦苦哀求,但那什么用都没有,伊万依旧我行我素,即使伊芙琳是一个比他小七岁的孩子。

        “你自己回去吧。”但他们现在在雪原上啊,一个女孩不被冻死就已经是万幸了,还想自己穿越十余公里回家?

        突然,嗡鸣的声音中插入了一条说话声,将她从记忆拉回了残酷的现实。

        “伊芙琳?醒醒!”

        伊芙琳睁开了眼睛。

        “呵呵…你在里面躺了好一会了,在里面时间长了容易得病哦。”博士微笑着对着伊芙琳说。

        伊芙琳非常清楚这些人的嘴脸,他们通常会以某些奖励来诱惑她,这招在刚开始还算好用,现在已经完全免疫了,换成了折磨她已久的体罚。

        在她眼中,他们就是来自地狱最深处的恶魔—这要是落在了伊万耳中她肯定又要挨一顿臭骂,毕竟他可不允许任何人提起什么地狱或者天堂之类的。

        “嗯..”伊芙琳坐了起来,从机器里出来了,博士手上笔记本的各种计数已经表明了事实:他已经做完工作了。

        事实上,这里的负责人告诉伊芙琳,博士在工作后是你最好的朋友,但事实上如果现任博士做完了工作,他一般会调戏伊芙琳,仅仅因为她长得漂亮。

        “走吧,今天下午可以出去散步哦!”

        “没问题。”

        伊芙琳将所谓的“散步”看成是每周一次的末日,因为那会大多是博士带她去,而她非常讨厌与博士独处。

        相比博士,她则更喜欢伊万,虽伊万待她冷若冰霜,但也就是口头说说而已,能犯得上他动手打她的一般都是犯大事了,该给她的东西伊万一样没落下。

        而博士呢?基本上每周都有的电击治疗?每天一次的抽血?相比这些,伊万简直就是个大好人。

        伊芙琳被博士领着进了电梯,电梯运行起来的加速度让伊芙琳晃了一晃。

        “怎么了?身体不适?”博士关切的问道,还特意低了低脑袋,看着比他矮两个头的伊芙琳。

        “没事,”伊芙琳冷哼一声“血糖低。”

        “一会回去吃饭吧。”博士笑盈盈的说。

        “叮”电梯到层了。

        伊芙琳出了电梯,依旧是熟悉的几个卫兵,依旧是拿求之不得的新鲜空气,但她身边的人破坏了一切美好愿景。

        卫兵把她和他放出了大门,哨所在山上,门外就是密林,远方有一条大路,伊芙琳做梦都想从那边离开这里。

        “空气怎么样?”

        “还不错,就是身边人有点烦。”

        “还在想你那个哥哥吗?他对你那么差,你却还一直记着他,我待你不薄,你什么时候给过我好脸色看?凭什么?”博士在没人的地方也终于透露出了他的本性,对着伊芙琳大吼大叫。

        “凭你不姓柯察金。”伊芙琳才说完这句话,脸上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她柔弱的身躯瞬间就倒在了地上。

        沾满了树叶和泥土的白衣服显得格外狼狈,博士居高临下的看着伊芙琳,一脚踩在了她的肚子上。

        “你在这里,无非就是个消耗品,别把自己以为的太重要哦,你就是个婊子罢了,还想着离开这呢?别想了!”

        “就算我现在杀了你,这责任照样归不到我头上来,明白吗?就连你的伊万,也会被我们的士兵杀死,啧啧啧...我倒是想让你亲眼见证我们把他折磨死呢!”

        “有缺点的...战士依旧是战士...但完美的苍蝇充量也就是苍蝇了!”

        “你他妈的!”博士有些气急败坏,拔出了枪套里的手枪,指着伊芙琳的头。

        “呲-呲-呼叫bright,哨所那边发现了一辆车正向基地那边开去,是否进攻?”无线电里的噪音出奇的多,而且有些像...叫喊?

        “让他们走,完毕。”博士按下了无线电的按钮,朝着那边说到。

        “收到。”

        开车的人能是谁呢?

        算了,不管是谁,只要能救自己就行,或者把她打死,解脱了也好啊!

        **********

        “乌拉!”

        绿色的吉普车行驶在笔直大道上,以每小时一百八十二公里急速的飞驰着,伊万和万卡在车里扯着脖子喊,嗯...车载无线电一直是打开的,这导致了只要是有无线电的人都能听见他们的鬼哭狼嚎。

        伊万朝着两边的山瞅来瞅去,突然,一道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白色身影闯进了他的视线当中-那是鬼魂吗,伊万硬踩了一脚刹车,把车停在了道边的一棵大树底下,手里拎上了狙击步枪打算去看个究竟。

        “万卡,你在车里待着,有不认识的人往你这边跑,按我教你的做就行了!”

        “明白!”万卡打了个手势。

        伊万手里拎着步枪,爬上了最近的小山包,拿着瞄准镜试图寻找那个白色身影,但却怎么也找不到,就好像他们是不会散发热量也不会让人看到的幽灵似的。

        等等-散发热量?伊万昨天晚上才买了一个热成像啊,现在还塞在他的兜里,这正好能用上!

        伊万举起热成像,很快就锁定了目标,举起光学瞄具看向那边,乖乖,原来是个医生正在欺负无知少女啊!

        不对,那面怎么有个大院子?好像最近还翻修过?谁会住在深山老林里啊...附近也没看到什么村子的样子....哎呀不管了,先开枪再说事,肯定没错!

        “啪”伊万扣动扳机,出乎意料的是枪声很小,可能是因为消音器吧,但这不影响远方的“医生”脑袋爆炸,漂亮的一击,他现在要去那个大院看看了。

        直觉告诉他那里很危险,最好带上点大家伙防身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