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吧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阴云离去在线阅读 - 第7章

第7章

        第7章

        伊万一脚踩下了刹车,轮胎在地面上的摩擦留下了一条几米长的黑色胎印和刺鼻的橡胶燃烧味。

        他摇下了车窗,伸出脖子,一个头戴沙普卡帽子的男人向他走了过来:难道刚入秋戴着这种厚重的帽子不热吗?

        “抱歉打扰你了,你有手续吗?”他把胳膊搭在了发动机舱盖上,看着伊万:“你是第一次来k城吧?”

        “没手续,是,我是第一次来。”伊万如实回答道,居然需要手续!这个时候有人到他们的城市就已经烧高香了,居然进城还需要手续?

        “嗯...我会给你办签证,那你有战前的身份证或者任何能证明身份的东西吗?”

        “有,我有身份证。”伊万从大衣内侧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皮夹,里面放着黑色的小本子,照片已经被摘了下来,换成了新照片,黑白,一眼就能看出是伊万。

        “伊万.柯察金先生,请在这等会。”他拿着伊万的证件,走进了旁边的一个小屋子里,过了两分钟,他拿着证件出来了。

        “行了,现在就能走了。”

        伊万翻了翻,前两页标明身份和出生地的没有做任何更改,到是后面的空白页上多了一个排字母:kГородПропуска,看样子意思应该是k城的通行证?

        “吱嘎-吱嘎-”城市的大门被守卫拽开了一半,伊万开着车就进去了,或许是因为现在太晚了吧,路边一个人也没有,只有零星能看见的几辆自行车。

        “哇...伊万,你看那边的餐厅!”万卡兴奋的指着路边的各种建筑:“那个,那么高的楼...还有那个!那么大的牌子!”

        伊万倒是觉得挺正常的-这才是人类世界该有的氛围嘛!毕竟伊万是在战前出生的,他在战后所生活的符拉迪沃斯托克和战前也没什么两样,还有生产各种船只呢!

        “好了好了,坐稳,别摔倒了。”伊万摇了摇头-万卡实在是太没见识了...不过这也不能怪他,他的村子终究也只会种土豆吧?直到他们全老死。

        城里的路很平坦,伊万开得四平八稳,当他把车停在道边时,他转头看了看万卡,虽然吉普车的座位不是那么的舒适,但是万卡还是睡着了。

        毕竟已经晚上九点多了。

        经历了这么一摊子事,伊万也有些累,他熄了发动机,轻手轻脚的下了车,手里抱着一箱滤芯,两个防毒面具,还有装枪的那个大箱子。

        他要干什么?

        伊万抱着箱子走进了“中央集市”看样子是要买些东西吗?那他为什么要带着那几个箱子里的东西呢?

        他在这里把东西扔在了地上,虽然已经晚上了,其他地方也没什么人,但中央集市还是很热闹的,有不少身跨步枪的人在这里走来走去,挑选需要的东西。

        伊万左看看右看看,这里有卖滤芯的,也有卖防毒面具的,他们的破旧滤芯标价大多是三十上下,但伊万不知道他们所采用的货币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在箱子的盖上面刻下了一排字:两千年生产gp5滤芯,单价90。

        的确,那是2000年所生产的gp5滤芯-罐子上还标着呢!虽然可能过了保质期,但肯定还能用啊-gp5滤芯即使隔上一百年也照样能履行它的使命!

        伊万就蹲在箱子旁边,他没有摊位,只能找个地方把东西摆起来。

        军绿色的箱子里面装着军绿色的滤芯,再加上伊万旁边的一个大箱子,这想不吸引人都是很难的-旧时代的东西在现在的人们眼中往往象征着坚实、可靠。

        确实,很快就来了不少人,但他们拿起了滤芯,摆楞两下,又悻悻然的放了回去,伊万心里在想“难道是因为太贵了吗?”

        伊万重新提起了精神,虽然他没什么经商的经验,但他也能看出来,不是因为自己的东西太贵,而是他们对这个滤芯不信任,或许是太便宜了?

        伊万划掉了“90”,改成了“180”

        人群还是偶尔分出几个,来到这里看看后有走了,伊万不免有些着急,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滤芯一个都没卖出去。

        直到他打算把那两个防毒面具也卖出去,在箱子上刻下了3800的售价后。

        蜂拥而至的人群都快把伊万给挤死了,他们看着那顶劣质橡胶制作的防毒面具,欣喜若狂,可能是因为防毒面具实在是太少有人卖了吗?

        伊万看见了已经有人的手握紧了枪支,他掏出了自己的手枪,打开了保险。

        大家伙看到伊万的动作不禁打了个冷颤,后退了好些步子:“你要干什么??”“不要开枪,冷静点!”“守卫就在那边!”

        “各位,我不想开枪,但是有些人手都快按在扳机上了,我总不能等着他们的子弹打到我的身上吧?”

        “是谁?自己站出来!”“怎么有这么缺德的人?在中央市场还想抢劫吗?”“卧槽,我先走了!”

        人群散开了大半,留下了几个身着深色西装,梳着大背头的人。

        “还在这站着干什么?要买什么的话直接说好了,不需要的话也别盯着看。”伊万坐在了长箱子上,打了个哈欠。

        “咳咳...防毒面具有多少?还有滤芯我们也包了!价钱不是什么大问题。”

        伊万的眼神在三个人身上打量了几圈,这几个人手腕上都有一个看不太清的文身,看起来应该是什么黑帮或者兄弟会的,他识趣地回答了他们的问题。

        “防毒面具只有俩,滤芯嘛,只买给你们一箱,剩下的我还得自己留着用。”伊万站了起来。

        “总共一万三千三。”伊万低下头思考了一会才给出了这个价格。

        “没问题,胖子,给他钱吧。”

        旁边一个看起来并不胖的人从衣袋里拿出了钱包,从兜里面掏出了...那是什么?卢布吗?原来还在用旧货币?

        伊万欣然接过了钱,一脚把东西踢到了三人面前:“行了,我要走了,东西你们自己搬走吧,我不负责运输。”

        他合上了只剩下一半滤芯的箱子,抱起旁边的长箱,轻快的走回了车旁,把东西都扔在了车上,背上箱子里的枪离开了。

        这样他的目的应该是很纯粹的了吧?给枪装个瞄准镜或者买些子弹?或者弹匣?只能看见他又走回了中心集市。

        大约十分钟后他才走了出来,背上枪上多了一个pso-1瞄准镜,弹匣也变成了两个用蓝色绝缘带缠在一起的三十发弹匣。

        他的手上拿着两个物件,一个是很像单筒望远镜的东西,另一个则是一个光学瞄准镜了,是6-24倍率的。

        伊万把车里的长箱子扔下了车,他已经不需要那个箱子了,伊万把光学瞄准镜拧在了雷声的导轨上。

        做完这一切,伊万也感觉有些累,他躺在了驾驶位上,看着铁制的顶棚。

        他想到了许多,譬如在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往事啦,譬如在来这边路上的奇遇啦,譬如自己的父亲...

        虽然这一切离开他都没有几个月吧,但伊万还是有些想念之前快乐的日子了。说来也有些奇怪,他和万卡挺像的。

        小时候他也经曾喜欢过一位姑娘,但她的名字早已被埋在了记忆的深海中,伊万只记得自己向她表达爱意哪天,他被拒绝的很彻底,被他的“朋友”所嘲笑。

        那天他哭了一下午。

        “记住,万卡,不要为无意义的灵魂所哭泣,让他们自生自灭!没有人值得你为他哭泣,值得你这么做的人不会让你哭!”

        “你这样只会被所有人唾弃,醒来吧,现在还不晚!我尊重你的选择,但现在不是兑现承诺的时间!”

        “你说对她表达的“爱意”在她看来只可能是一场笑话,对,他们把你当猴看!你还不明白吗?”

        伊万父亲的话,好似在伊万冰冷的心中升起了一团明亮、炽热、照亮一切的篝火,使他终生受用。

        迷茫了又清晰,清晰了又迷茫,而后永远清晰了的大彻大悟。

        思绪又牵扯到了自己的母亲身上。

        她是什么样的来着?伊万努力的在脑中回想她的身影,依稀记得儿时的情景,那会的母亲还十分漂亮,与以后母亲日渐消瘦的身影完全不同。

        伊万的家庭早已支离破碎了罢。

        父亲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保卫战英勇牺牲,母亲因为疾病死在了撤离的路上。

        他早已没什么能失去的了。

        他们说我死了,但他们错了,我重生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