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吧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阴云离去在线阅读 - 第3章

第3章

        第3章

        突然,身后依稀传来一阵奇怪的、不祥的声音,起初是怯生生的,不易察觉,接着越来越响,最后维持在一定的音量,好像一路追踪万卡的东西追上了他,然后保持适当的距离跟在后面,不让他脱离自己的视线。

        这时突然响起有节奏的、可怕的轰鸣声。在粘稠的黑夜里,这样一条由过去死人铺设的、荒废已久的大道上听见这种声音,万卡一下子就想到了鬼魂,也许是那些筑路者的亡灵从沼泽中钻了出来...

        他又想到了那个关于狗熊的故事:一头熊被猎人不下的野兽夹困住了,为求生咬断了脚掌,后来,它每天夜里都会绕着猎人孤零零的木屋转悠,用新装的木头脚掌挠门,要求归还被猎人挂在家里的肉掌...

        万卡压住恐惧,猛地回头-什么也没有。

        “谁?谁..在那里?”他大声问话,也没人回答-对啊,野兽怎么能听懂人话呢?

        他转回走了两步,想把那东西吓走,但追踪者丝毫不畏缩。这就是说,对方比万卡更加的强大且健壮...

        拿着父亲的猎刀冲上去太过愚蠢,鬼知道那是什么?它不主动攻击已是万幸...

        万卡被吓坏了,心脏猛的撞击肋骨,喉头像塞了一大团棉花。但他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恐惧告诫自己切不可奔跑:如果那是头野兽,逃跑会让它嗅到万卡的恐惧,怂恿它向万卡发动攻击;如果那是人,他同样会明白对方很弱小,是个可以轻易得手的猎物。

        谁知道他掉进了谁的伏击圈,又黏在了谁的捕猎网上呢?那些被大道所迷惑住的麻痹大意的探险者,完全可能变成食人族、人贩子或萨满巫师的猎物-谁知道呢?没准马拉斯爷爷在这件事上没扯谎呢?

        相较于身后的神秘声响,更可怕的反而是万卡脑中的胡思乱想。万卡终于耐不住,没命的跑起来,脚下的胶鞋在路面踏踏作响,粗重的喘息声和血管冲击耳膜的声音压过了鬼魅的叫声...

        一口气跑了二十分钟,他想应该甩掉了,便转跑为走。但他高兴的太早了,不一会,声音又从身后的黑暗中追击而来,起初有些匆忙,似乎他也得费些力气,随后便恢复了正常节奏,仍然是冷酷的、死气沉沉的嗡嗡声...难道真的是狗熊的木头脚掌?或者是一大群马蜂在追着他?

        要想获救只能靠奇迹了。万卡还是不敢停下来正面应对跟踪者,于是又快步行进,活像一只走向屠宰场的无助的牲口,随时准备接受来自后脑勺的致命一击。

        就在这时,在前方稠密的黑暗之中突然吐出了一样东西,是万卡没想到的,但转念一想,在大道上,它的出现再合理不过。

        那是一辆公交车的残骸,距离他只有十五米的地方。万卡一下子就认出了它,村子里有一辆很像的,被车队拉着作为运输车,在这之前,它一直是士兵们的住所,当它的顶盖掉了下来之后,士兵们拆下了窗子上的胶封和玻璃,搬回了家。

        万卡心中一阵狂喜-就是它!掩体-恰好它的后门还是半开着的,万卡最后扭头朝后看了一眼,调上踏板,钻进了车厢内部,他试着关上门,躲在上帝赐予的掩体中,祈求着这辆破车能撑到天亮...

        一股呛鼻的狗毛味扑鼻而来,万卡猛地一激灵,在万分之一秒内就猜到了,自己闯进了什么地方,随后,不止从一个喉咙传来的低沉喘息验证了他的猜测。

        他浑身僵硬,没敢扭头看深藏在车厢内的狡猾的畜生,前有野狼,后有厉鬼,即使不被无形的跟踪者撕碎,也会被野狼群嚼成一堆肉沫和骨渣。

        他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手里的弓箭和父亲的猎刀绝无可能打退狼群,躲也没地方躲,退也没地方退。

        先是一匹狼,接着是另一匹,悄无声息的跳到了路面。

        在被阴云所覆盖的地面上,它们显得比实际更为庞大,虽然不是村子遇到的那种令人闻风丧胆的巨狼。

        他们将身子高高弓起,像紧绷的弓弦一样,随时准备发动精准的一击。万卡将刀护在胸前,心里已经认命了,野狼之所以没有发动攻击,也许只是在估计威胁而已...

        骤然爆出一声巨雷,却没有闪电,也不是在天上,而是从万卡身后的大道上传来。一匹狼应声向后翻滚,发出像狗一样的哀鸣,侧身倒地,挣扎着想起身,但它却做不到,它转身想爬回公交车,还没等爬到,呜咽一声,身子一抽,断了气。

        另一匹狼溜进了黑暗,消失了,仿佛从来也没来过一般。万卡被突如其来地巨变惊呆了,半晌才回过神来。

        二十步以外,突然亮起一道白光,晃在了万卡的身上,一个正常人,只有一个,身上背着两条弹带上面放着一种尖头弹,一种大号铅弹,手持斯捷奇金手枪-比马卡洛夫大一圈,他捡起了地上的弹壳。

        他的身旁一动不动的蹲坐着一条狼,身量比倒下去的那只还大了不少。这样一只狼他是怎么驯服的?怎么会面对一群野狼还能够如此的平静?

        而在沥青路面上,立着一个十分庞大的黑影...大概有一个半万卡那么高...

        “瓦滋四六九,没见过?”那人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笑意。

        “我见过,袜子...六九四...”

        “你过来,不用怕,艾萨斯不咬人。”那人亲切的拍了拍狗脖子,那狗伸出了舌头,舔了舔他的手。

        “我叫万卡.安德烈,谢谢你帮我打死了那只狼。但你干吗那么吓我?”

        “我在观察你...这里什么都有可能,你是知道的...对不起。”那人尴尬的咳一声。

        “这是什么狗?”万卡完全原谅了刚才那场误会,再怎么说,根方圆百里内的唯一活人使小性子未免太过愚蠢,更何况他刚才还救了自己的命。

        “加拿大灰狼,鬼知道他怎么来...”

        “你管他叫艾萨斯?”万卡好气的问。

        “当然,他是我旅行中最好的朋友。”

        那人很高,很壮,当万卡终于鼓起勇气靠近他时,他将那遮着脸的的黑色面巾摘下,向万卡伸出了指节分明的大手。

        他看起来年龄不小,大约二十七岁,胡子已经被剃掉了,眉毛浓密。

        “你叫万卡?你可以叫我伊万.柯察金。咱们家进公交车吧,得找个地方过夜。”

        “那里是狼窝,如何一会另一头狼回来怎么办?”万卡看着伊万.柯察金。

        “放心。”伊万拍了拍艾萨斯的背,灰狼一声未发,向着沼泽奔去。

        “只要不超过五只,艾萨斯就能像逮耗子一样把他们干掉。”

        伊万用一根粗木棍顶住车门,从包里拿出了用食品袋包裹着的一大块烤肉,将一把刀插在上面,刀身十分结实。

        他拿出了一个油灯,拿着手里的煤油打火机点燃了,挂在顶上。

        “抱歉,只能吃冷的了。不敢生火,谁知道外面有什么呢?乌漆嘛黑的,就算手电筒也照不到四十米开外,狼还只是小事,如果遇上野人的话...那更可怕...”

        他给万卡切了块肉,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十分结实的玻璃瓶,给万卡到了一瓶盖的芳香四溢的透明液体。

        “这一路上够受的吧?喝吧,别怕,你从哪来?要到哪去?”伊万直接对着瓶子嘴喝了一口,又朝万卡点了点头。

        看来他不知道他们村,问的很细,又打听了克洛维村的情况,包括对野人的防御和村庄经营情况。

        十七岁的万卡早已懂得人心险恶,从来不会和陌生人多嘴,但伊万.柯察金不一样,他很容易令人产生信赖,或许是他救了自己一命吗?万卡感觉自己想是已经认识他很多年了,因此说起话来像对老熟人一样。

        当万卡讲到自己昨晚在莽林里的可怕遭遇时,伊万一口否定道:“撒谎!莽林里的魔鬼会把你变成一摊碎肉!”

        “那是突变体吗?是哪种野兽变得?你之前听说过?”

        “听过的人多了,但从来没人亲眼见过。据说那种一种罕见的熊变来的...说以前这有个原子能实验中心,属于机密,地图上都找不到呢!不过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被敌人熟知了,实行了打击,方圆百里的所有活物,包括昆虫都死了。后来就出现了这些突变体怪物,不过...你大概从来没看过我们国家的地图吧?”伊万把手探进了他的6sh118背包中,拿出了一张折成方块的防水布地图。

        “给...看看吧,这就是我们从前的国家...城市只有在这,这儿。而这一大片土地,什么都没有,甚至很少住人,政府顶多每年开直升机转几圈...至于那些原始森林里有什么?谁也不知道。没准,那些怪物一直在那住着呢!”他把那张地图又收了回去,折成了和打开之前一样的方块。

        “你说城市?像哈巴尔那样的吗?”万卡一头雾水。

        “哈巴尔?你说的是哈巴罗夫斯克吧?是的,或者像列宁格勒,莫斯科。”伊万声音不高,但透露出一种苦涩,列举的每个地名都像是葬礼上响起的钟声。

        这是他为自己珍爱旧世界举行的葬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