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吧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是地球唯一NPC在线阅读 - 第五章 冤枉啊,我比窦娥还冤啊

第五章 冤枉啊,我比窦娥还冤啊

        “这是拘捕令!”

        队长走过来,亮了一下拘捕文件。随即一招手,两名警员上前,给幕后凶犯带上银手镯……

        至于另外九名凶犯当然也跑不掉,全部拷上。

        “冤枉啊,我比窦娥还冤啊!我根本不认识他们,你们抓错人了!”

        张轩大声喊道。

        可惜,警查叔叔可不会搭理他。

        “带走!”

        一声令下,警员们直接将张轩拖了出去。

        至于另外九名凶犯嘛,不仅没有反抗,反而兴趣盎然的样子……

        西瓜:“嘻嘻,这是不是进入新剧情了呀?”

        南瓜:“应该是的,接下来可能要换场景了!”

        冬瓜:“好耶,早该出新剧情,早该换新场景了!”

        菠萝:“团长,第一个任务做完了,我升到了二级,应该怎么加点呀?先加力量,还是先加智力?”

        苹果:“我觉得应该先加力量,大力出奇迹!”

        雪梨:“我认为应该先加敏捷。敏捷高,跑得快!”

        南瓜大声道:“行了。别吵了。先存着,等剧情结束后,我们慢慢商量。”

        菠萝、苹果、雪梨:“哦!”

        听到这些凶犯的话,负责押送的警员们很是疑惑。

        剧情、场景、升级加点……这些凶犯到底在谈些什么啊?

        感觉好奇怪。

        这些家伙是不是智商有问题?亦或是精神有问题?

        警员们怀着深深的疑惑,将这些并不反抗的凶犯,押上警车。

        警车启动,载着众人驶向警局……

        京州。市警局。

        鉴于本次案情重大,性质极其严重,为此,局长特意抽调了多名审讯专家,准备连夜审讯。

        半个小时后。

        警车抵达,十名嫌犯被拖下警车,送进审讯室。

        第一室。

        强烈的白炽灯照射在张轩脸上。

        张轩只觉头晕目眩,脑袋昏昏沉沉地。

        “姓名!”

        张轩:“……”

        嘭!

        一声巨响,审讯员一巴掌重重地拍在桌上。

        张轩吓了一跳,也从昏昏沉沉的状态中,回过神来。

        “嫌犯,我问你姓名!说!”

        张轩:“张……张轩!”

        “年龄!”

        “二……二十四!”

        “说吧,你为什么要指使他人抢劫运钞车?你知不知道这是极其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

        “冤枉啊!”

        张轩瞬间变得激动起来,大声喊道:“我比窦娥还冤啊!我根本不认识他们,更没有指使他们去抢劫运钞车。”

        “张轩!”审讯员严肃说道,“凡是进局子的人,一开始都会喊冤枉,结果最后还是在铁证面前,承认了自己的罪行。所以,我劝你还是老实交代为好。”

        “警查叔叔,我真的没做过啊。我向上帝起誓,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真的不认识他们。”

        “呵!”

        审讯员冷笑一声:“如果上帝有用的话,那还要我们警方做什么?”

        闻言,张轩当场哑了。

        隔壁。第二审讯室。

        一个身材高挑、肌肤白皙的怪女人,坐在审讯桌前,一双玉手上戴着银镯子。

        而在其对面,则是两名威严肃穆的警官。

        “嫌疑人,说下你的姓名!”

        “西瓜!”

        怪女人兴高采烈地回答道。

        闻言,警官点点头,在口供笔录的第一行写下:【西瓜】二字。

        整个过程,似乎显得极其正常。

        然而,就是这个普普通通的名字,却又透露出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姓名——西瓜?

        在东国的百家姓里,真的有“西”这个姓吗?

        而东国的父母们,又有谁会给自己的子女取一个水果的名字呢?

        如此诡异的口供问询,为何当事人却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

        是什么在影响着他们?影响着人类?

        “年龄!”

        “一个月!呃,不对!”西瓜反应过来,剧情人物问的应该是自己这个身体的年龄,“20岁!我今年20岁!”

        此话一出,两位警官双双皱眉,望着嫌犯的目光里,满是惋惜与痛恨。

        如此大好年华的女孩子,为什么要犯下这种恶行?

        四名无辜押钞员全部惨死,四条人命啊!

        哎!

        两位警官在心里长长地叹息一声,随后开始继续审讯。

        “你的户籍是哪里的?”

        “京州本地人。”

        “你为什么要参与抢劫运钞车,又为什么要杀害无辜的押钞员?”警官严肃问道。

        音落,西瓜笑嘻嘻地回答道:“因为我要完成任务呀!”

        “任务?谁的任务?谁指使你这样做的?”

        警官沉声喝道。

        西瓜继续笑嘻嘻回答道:“npc爸爸指使的。”

        嘭!

        警官愤怒至极:“嫌犯,我警告你:不要嬉皮笑脸,老实交代问题。指使者是谁?姓名叫什么?”

        “呃,npc爸爸叫什么名字来着?等等,让我想想。”

        西瓜皱眉思考起来。

        一秒,两秒,三秒……

        “呀,我想起来了,npc爸爸的名字叫——张轩!对,没错,就叫张轩。”

        此名一出,两名警官同时点点头。

        随即一人拿起钢笔,在口供笔录上重重地写下“张轩”这位主使者的大名。

        第三审讯室。

        面对“剧情人物”的审讯,南瓜团长显得格外平静,没有半点进局子的恐惧心理,更没有杀害无辜群众的愧疚之心。

        他只想快点过完“新剧情”,然后出去升级加点。

        “南瓜,你老实交代:为什么要抢劫运钞车?谁指使你们这样做的?”

        南瓜:“张轩指使的!”

        “他是如何给你们下达的指令?是打电话,还是发短信?还是亲口告诉你们的?”

        南瓜:“亲口说的!”

        “好,很好。现在你将事情的完整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警方。届时,到了法庭上,我们警方会帮你向法官求情,争取宽大处理。”

        “哦!”

        南瓜漫不经心地应答一声,随后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审讯员。

        审讯员一边听,一边快速做着笔录。

        同一时间。第一审讯室。

        “张轩,不要妄想与警方对抗。坦白交代问题,才是你唯一的出路。说,你是基于什么目的犯罪的?你又是如何指使他人行动的?”

        “一五一十地全部说出来。否则,等你的同伙交代完毕,你就没有争取宽大处理的机会了!”

        审讯员严肃劝道。

        可惜……

        “冤枉啊,我比窦娥还冤啊!我真的不认识他们,警查叔叔,你们要相信我啊!”

        张轩大声哀嚎道。

        “冤枉?哪里冤枉?”

        张轩:“我真的不认识他们,我是今天才看见这些人,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他们。”

        “哦?是吗?”

        审讯员平静反问一声,继而再次劝说道:“我们警方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也绝不会放过任何坏人。既然你说今天才认识这些人。那你将认识他们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我们。”

        此话一出,张轩再次沉默了。

        自己今日的遭遇是如此的离奇,如此的诡异。

        如果老实说出来,警查真的会相信吗?

        “相不相信,我们警方会有自己的判断。你只管老实交代问题就行。”

        审讯员看出了嫌犯的徘徊心理,轻声宽慰道。

        闻言,张轩放弃了撒谎的念头。

        事情走到这一步,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只能老实交代。

        毕竟,没人愿意坐牢,更没人愿意被枪毙。

        劫钞大案,外加四条人命,若真有幕后主使者,那大概率是死刑、立即执行了。

        “我交代,我全都交代。”

        两位审讯员很高兴,点点头:“好,张轩,那你说吧。”

        “是!”

        张轩开始讲诉这场离奇事件:“今天上午,我在公司上班,一位实习小姐姐惹到了公司主管,我帮忙说了句公道话,然后就被公司开除了。当我抱着个人物品,下楼时,外面下起瓢泼大雨……”

        “一个奇怪的女人,在大雨中在风雨中蹦蹦跳跳。一会摸摸路灯,一会在地上打个滚……”

        “诡异的是:周围所有人都感觉女人很正常。”

        “更诡异的是:当我注目于怪女人的时候,她的头上出现了一行字——【西瓜真好吃】。”

        男审讯员:“???”

        女审讯员:“???”

        单向玻璃背后。观察室。

        包括京州警局局长、刑警队长,以及其他所有旁听人员,集体勃然大怒。

        尼玛,这小子是把我们警方当猴耍吗?

        都到这一步了,他居然还给我们讲天书故事?

        女人在风雨中蹦蹦跳跳怎么了?

        又没犯法!

        女人摸摸路灯怎么了?在地上打个滚又怎么了?

        这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至于女人头顶忽然显像出一行字……

        呵呵,你踏马在哄鬼呢?!

        (新人新书,求票票,求收藏,求投资。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