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吧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忍界:宇智波就是要反叛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根组织与晓组织

第六十九章 根组织与晓组织

        会是晓组织吗?

        细细想来,他们远在雨之国,就算喜欢多管闲事,触手应该没有伸到这边来吧?

        更没有道理去黑市悬赏。

        在团藏眼里,晓组织成员都是空有一腔热血、未经现实捶打的孩子罢了。

        他很快便将这个猜想在内心予以否决。

        “关于晓组织先放一放,砂隐边患中死了不少成员,根需要补充人手,有孤儿送过来吗?”

        “有一些,正在培训中。”

        “可惜,大野木没有听我的建议同时出兵,现在追悔莫及,反倒让猿飞的敲山震虎策略成功了。”团藏不禁扼腕。

        他对各村的影都很失望,一个个都没有野心!

        这怎么能成事?

        叹了口气,团藏道:“最近木叶要跟岩隐谈判,你们盯紧一点,伪装成敌国忍者,务必破坏这次会面。”

        “停战协议不是已经签署了吗?”

        “云隐的战事还未结束。”团藏早已看透了一切,“猿飞是想借岩隐的力量,一起对抗雷之国。”

        “原来如此。”

        根部忍者明白了。

        这次给砂隐的教训,充分体现了木叶的实力,导致隔岸观火的土之国也按捺住了再起争端的心思。

        边境彻底平定下来。

        这下子,剩余的对手只有云隐。

        联合岩隐是个不错的法子,表明对之前陈兵草之国、鸟之国的举动不予追究,既给了个台阶下,又把压力给到了云隐。

        团藏心知肚明,这样一来,猿飞日斩将再度握紧权力。

        猿飞爽了,他就不爽。

        因为第三次忍界大战的惨重损失,猿飞日斩在和土之国签订停战协议后果断退位让贤,把摊子丢给了水门,不仅没承担压力,而且赢得了一番赞誉。

        之后水门丧命,猿飞日斩又重新上位,慷慨激昂地发表演讲,在人们最脆弱的时候带来重振的希望。

        一去一来,捞足了资本,还没任何实质损失。

        最可气的是,装得恶心。

        什么无奈被迫、不顾年老体迈……

        好像众望所归,大家都逼他当火影一样。

        这次,必须破坏谈判,就算不能再让他引咎退位,也要让他焦头烂额。

        团藏阴沉的脸上,一点儿也不掩盖险恶。

        根部忍者迟疑道:“这次您是否会出马?”

        “愚蠢!我现在出去不就是靶子!”又想到当前尴尬处境的团藏,整个人都不好了。

        ?

        雨一直在下。

        这个国家常年浸没在雨水之中,与相邻的风之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两者也有相似之处,都很贫穷。

        可是,地域狭小的雨之国,在战火的摧残下,走向了饥寒交迫的极端,而风之国却依靠掠夺,获得了不少资源。

        大国对小国的压迫,就是如此不公平。

        那潇潇无尽的雨,仿佛诉说着雨之国人民的痛苦,绵长不断。

        山洞里,一个戴着面具的人怔怔地望着雨幕珠帘,像是在等人,直到那个红发少年进入视线,才回过神来。

        “你终究是来了,长门。”

        “宇智波……斑?”

        两人不是第一次会面,却也算不上熟人。

        带土借用斑的身份行走在忍界,首先接触的就是长门,提出合作的意向,遭到了弥彦的严词拒绝,但他看出了长门内心的动摇,所以偷偷约在这里和长门单独见面。

        长门要出来也得是偷偷的。

        并非每次都能如约而至。

        有时候等得到,有时候等不到,带土却乐此不疲。

        今天,很显然等到了。

        带土摊开手:“我给了你一段时间去思考,怎么样,看到如今雨之国的惨状,你还没能下定决心吗?”

        “我不知道。”长门摇头。

        “不知道?”带土皱眉。

        “弥彦说的话很有道理,你说的话也很有道理,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互相理解的世界,和你所谓创造的世界,难道不能共融吗?”

        “不可能,人与人不可能互相理解。”

        “但弥彦说可以。”

        长门的脑子很乱。

        晓组织一路走来,遭遇了无数的坎坷,现实给了他们太多打击,幸亏弥彦是个出色的领袖,让晓的所有人一次次从泥泞里挣扎着爬起来。

        长门总在想:我能做什么呢?

        原本,他只需要跟随弥彦的脚步就行了,可偏偏他拥有轮回眼。

        拥有这种力量,必然要担负起责任。

        他要保护弥彦和小南,完成大家的梦想!

        如果这个所谓“宇智波斑”的建议真的可行呢?是不是弥彦不用那么辛苦?我也能帮忙分担更多的责任?

        带土创造的美好世界让他心动。

        另一边,弥彦却告诫他:绝对是想利用晓,不能接近那个危险的家伙。

        长门十分纠结。

        带土看穿了长门的软肋,不断用保护同伴等词语蛊惑,开展嘴遁洗脑的攻势。

        突然,声音被打断。

        “长门,不要听他的!”弥彦从山洞的侧面走了进来,“这家伙不是好人!”

        “弥彦?!”带土和长门同时惊讶。

        “哼,我是看到你心神不定地出去,悄悄跟过来的。没想到又是这家伙!”弥彦来到长门面前,拉住他的手便要离开,“我们走!”

        带土站定,面具后脸色阴沉。

        “等等!”

        “有何贵干?”

        “你并不了解轮回眼的价值,会把长门引入歧途的。”带土再度尝试劝导,“这样真的好吗?”

        弥彦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笑了笑:“不要再接近我们,否则我会对你不客气,宇智波斑先生!”

        从头到尾他都不相信这家伙是什么宇智波斑。

        隐藏身份的神秘人,不值得信任。

        弥彦拉着长门走出山洞。

        两道身影毅然决然地消失在视线中。

        “又失败了吗?”

        在带土身后,缓缓冒出一个猪笼草包裹的身影,一黑一白的阴阳脸,诡异地突然出现。

        这是名为绝的家伙,履行着宇智波斑的意志。

        带土对他的神出鬼没早就习以为常。

        “不要着急,他能独自一人来见我,就说明内心已经产生了动摇,拥有拯救世界的力量,却被限制在这样狭小的格局里,是他的悲哀。”

        “轮回眼不能落在别人手里。”

        “如果不是九尾那件事失败了,我本可以更早得手。”带土轻叹。

        他明明得到了宇智波和千手的力量,开启了万花筒写轮眼,却依旧输给了自己的老师波风水门。

        虽然九尾最终还是被封印,但第四代火影死了。

        对他而言,且喜且悲。

        绝分析道:“最大的阻碍是那个叫弥彦的人。”

        “我知道,得想个办法,如果我动手杀掉他,长门只会怨恨我,能够借一把锋利的刀就好了。”

        “木叶和岩隐都在附近有动作……”绝适时提醒。

        “木叶?”带土的眼睛微眯。

        这个村子在他看来,是一切罪恶的源头。

        绝继续分享情报,似乎晓组织的人遭到了袭击,不出所料的话,应该关系到木叶忍者。

        有机可乘啊!

        “我会让长门明白,世界不可能拥抱和平,如果有,只存在于无限月读之中!”

        带土戴上兜帽,走进了雨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