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吧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忍界:宇智波就是要反叛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有一名宇智波前来买瓜

第十四章 有一名宇智波前来买瓜

        宇智波和日向的关系并不融洽,在学校的时候,孩子们就颇有些针锋相对的意思,双方族人也经常互相较劲,互相攀比。

        跟日向一族走得太近,按理会遭到斥责。

        难得的,宗方竟然对此事颇为认可,照他的逻辑,连日向家的女孩都上赶着跟自己儿子交朋友,这正说明了宇智波的魅力。

        头一次,赤司认为自己没能跟上老爹的思路。

        但是,他觉得论“关系”这点很不靠谱。

        毕竟宇智波一族跟谁的关系融洽?

        ……

        一晃十几天悄然而逝。

        两人又约了好几次,赤司乐此不疲地偷学着柔拳的技法,经过这些天肉体上的碰撞交流,与新月彼此之间的距离也拉近了不少。

        面对他的热情招呼,原本冷淡的新月也渐渐以问候回复。

        除了修炼,话题不知不觉多了起来。

        从回忆学校时期的往事,到历代著名忍者的比较,不一而足,偶尔还会讨论一些新鲜趣闻。

        比如:宇智波鼬被禁止跟“乱七八糟”的人一起修炼,必须穿带有族徽的正常衣服。

        赤司得知消息时,笑了半天。

        七岁,火影思维,哈哈哈哈哈……

        新月抓不到笑点,莫名其妙,在去往后山的路上和赤司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忽然,耳边传来熟悉的对话。

        “你这瓜保熟吗?”

        “我开水果摊的,能卖你生瓜蛋子啊?”

        这段刻录在dna的台词让赤司猛地一惊,他脚步停顿,不由转眼望去,只见不远处是个水果店。

        一名宇智波前来买瓜。

        背后的团扇族徽很明显地揭示了他的身份。

        “怎么了?”新月好奇地看去。

        “那是警务部的人。”赤司认出了对方,“我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买个瓜有什么的。”

        “就是因为买瓜,才容易出事。”赤司道。

        摊主的眼眶里洁白一片,如同碧天明镜,无疑是日向一族的人。这种大家族后代众多,成员并非全都是忍者,有些靠做生意养活自己,为宗家奉献财力物力。

        在木叶开水果店,也算一份产业。

        背后有日向的牌子,人人都给三分薄面。

        这名宇智波忍者却没想给面子,左右挑刺,先是说瓜不好,然后说斤两不足,惹得摊主急了,两者在摊前争执起来,语气越来越不善。

        没多久,侧边走出一位日向家族的忍者。

        “你故意找茬是不是?”

        “关你什么事!别乱掺和,小心我把你抓进警务部。”

        木叶警务部是专门维持内部治安的机构,具备完整的体系,拥有相当大的权力。

        村内的犯罪问题、民事纠纷乃至日常秩序,都归警务部管。

        而警务部成员多为宇智波一族的忍者。

        人们出于敬畏,往往不敢对警务部说三道四,反过来助长了宇智波的气焰,时间久了,难免出几个害群之马,影响了风评。

        加之这群宇智波本身就不懂收敛,心高气傲,得罪的人不在少数。

        但这回,被威胁的却也不好惹。

        “呵,原来是警务部的大人啊,我说怎么叫起来比家里的狗凶多了。”

        “你说什么!”

        “怎么样?你买水果就买,不买就走人,凭什么胡搅蛮缠坏人家的生意?你敢用这个理由抓人,我就敢拆了你的警务部。”

        末了,那忍者狠狠指着自己,“我日向凪说到做到!”

        “好啊,我倒不信你有这样的本事。”

        “有种试试。”

        “你……”

        两人各执一词,吵得不可开交。

        宇智波和日向的矛盾比想象中的更深,两个族群都有各自的骄傲和坚持,在村子的利益分配上肯定会有摩擦。

        或者说,这正是木叶高层核心有意为之的分化计策。

        暗中扶持一派,悄悄打压一派,明面上再当和事佬评理,最后把权力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这种村子管理模式有一定用处,却也埋藏了祸根。

        赤司和新月对视一眼,很有默契地没说话。

        路边过往的行人很快被吸引了注意力,但又不敢凑上前来围观,只好竖着耳朵,偷偷瞥看。

        日向凪顾及颜面,不愿纠缠,冷冷地笑一声:

        “宇智波就是这副德性,自以为有多了不起!”

        “笑话,你们日向一族无非仗着有人支持,真打起来,谁怕谁还不一定呢。”

        宇智波的忍者冷哼,“至于你,不过是宗家的狗罢了。”

        赤司明显察觉到身边新月的手抖了抖。

        宗家的狗。

        这四个字锥心刺骨。

        宇智波作为木叶建立之初资历最老的创始人,对日向一族被称为“木叶最强”早就不爽了。

        在他们心中,写轮眼才是最强的瞳术!

        不仅如此,木叶的第一豪族之称,乃至火影之位,都该有他们一份!

        “混蛋!”日向凪哪能受这样的侮辱,手伸进了忍具袋,拔出苦无。对他而言,“宗家的狗”一词,比其他任何难听的话都要戳中痛处。

        宇智波的忍者眼睛一亮,心中暗喜。

        当街抓人确实理亏,但在村里的商业街明确禁止私自械斗,对本村同伴出手可是足够被抓进警务部的。

        正在剑拔弩张的时刻,一道身影拦在了两人中间。

        “到此为止!”

        白色长发,高大的身形,写着“油”字的护额。

        木叶三忍之一,自来也!

        作为木叶最精锐的上忍之一,他目前的实力很可能仅次于火影,是让敌国闻风丧胆的存在。

        可他不是游历去了吗?

        竟然回来了?

        自来也一出场,就连宇智波和日向都逊色了三分,不约而同地安静下来。

        他的外表宽厚,就像一个邻家大叔,粗气的茶色上衣配木屐,实在看不出来高手的样子,但严肃时的气势无形中让人敬畏:

        “大家都是一个村子的人,有什么事非得吵到动手的地步?”

        “自来也大人,他……”

        “好了,我刚回来,不想听这些争论。如果你们非要把事情闹大,我不介意找日向和宇智波的族长聊聊。”自来也从中调解,只是一个照面就镇住了场子。

        他们心里有数,就连族长也要给这位木叶三忍几分薄面。

        毕竟人家实力摆在那里。

        一时间,即便心高气傲的两人都没了声音。

        自来也看了看两边,淡淡道:“行了,都回去吧。”

        无论如何,他们都不敢在三忍面前放肆,只好应承下来。

        “哼,算你运气好。”日向凪低哼一声,快步走开。

        随后,宇智波忍者也默默离开,围观的群众纷纷散去。自来也看了眼赤司和新月,微微皱眉,随即确认无事,也离开了现场。

        短短几分钟,众人的情绪不断起伏。

        更令人震惊的是,自来也居然回来了!

        赤司也感到奇怪,只见他朝着火影大楼走去,莫非发生大事了?

        ?

        咚咚咚——

        火影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请……”

        “老头子。”自来也没等他说出第二个字,就已经打开了门,大摇大摆地走进了火影办公室,一屁股坐在了办公桌上。

        “我回来了!”

        “自来也。”三代先是惊讶得站了起来,紧接着哭笑不得,“有你这么跟老师说话的态度吗?好歹先从桌子上下来。”

        自来也改成斜靠桌角,继续道:“以前又不是没坐过。”

        三代露出了无奈的表情,笑骂:“笨蛋徒弟!”

        “见到我应该高兴才对,我可是带回来一个非常重要的情报。”

        自来也笑笑。

        “什么情报?”

        “风之国的动作最近十分频繁,他们出动了好几支特别行动部队,有的潜入雨之国境内,有的潜入了火之国,赶紧委派人手增援边境吧。”

        “我马上着手处理。”三代点点头。

        “呐,关于几个国家的情报放在这里了,你自己看吧。”自来也挥挥手,“我要去好好泡个温泉了,不要用望远镜之术偷看啊。”

        “我……我有那么猥琐吗?”三代无语。

        “当初我们可是一起看过大蛇丸洗澡的,你打赌还输给我了呢!”

        三代拿这个徒弟着实没办法,抽了口烟,又道:“你呢?这回不走了吧?九尾之乱以后,村子里的情况不容乐观,大规模的战争虽然告一段落,局部冲突却时不时爆发,村子需要你。”

        “我还没找到预言之子。”

        自来也忽然严肃,“这次回来,是想跟水门道个别。”

        甩下一句,他大摇大摆地出去了。

        即便常年在外,他的心依旧是木叶心。

        毕竟木叶是他的故乡,还有那么多漂亮姑娘和他的好徒弟。

        对这个徒弟,他非常看重,无论是人品还是实力,都属于第一流的。

        就连挑选老婆的眼光也和他很相似呢!

        想起漩涡玖辛奈和纲手发火时的暴脾气,他就忍不住嘲笑水门一番。

        可惜,水门年纪轻轻就死了。

        自来也得到消息的时候沉痛不已,如果自己当时在木叶,或许能救下水门吧?哪怕代替他而死呢?

        据说,是和玖辛奈殉情,死的时候脸上还挂着笑容。

        “真是的。”自来也哀伤的表情中露出宽慰的神色,“笨蛋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