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吧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忍界:宇智波就是要反叛在线阅读 - 第六章 家人

第六章 家人

        从议事厅出来,天色已经晚了。

        赤司拖着疲惫的身躯向富岳告辞,沿路下山,特地留意了四周的动静,并没有发现暗部的盯梢。

        也许是已经离开了?

        也许是对方隐藏得太好。

        木叶的追踪监控能力不容小觑,比如猿飞日斩就拥有一招非常bug的望远镜之术,发动条件仅为知晓对方的查克拉形式,理论上可以监视村内任何一个人。

        哪怕宇智波富岳也不例外。

        然而,这样的术很可能被反向察觉,也大概率无法穿透结界,以猿飞日斩的谨慎,不太会贸然监视几大家族的族长。

        至于自己……还用不着火影亲自留意吧。

        正想着,脚步已经来到家门口。

        赤司开门进屋。

        一名美丽温婉的妇女从厨房里探头张望:“赤司回来了呀!”

        她年纪三十多岁,面容姣好,穿着粉色的围裙,手持锅铲,成熟风韵十足。

        宇智波纮美,母亲大人。

        在嫁到宇智波家之前,她是一位出色的医疗忍者,远近闻名的美人,听说就是因为在战争中结识了宇智波宗方,互生情愫,最后有了孩子,才决定结婚的。

        婚后则在医院工作,曾经跟纲手学过忍术。

        赤司看见她,立马贴心地叫道:“妈妈辛苦了。”

        “快去洗手准备吃饭。”

        “嗯,今天的饭菜也很香啊。”

        这句倒不是奉承,宇智波纮美的手艺确实没得说。

        然而,沉重的脚步声缓缓逼近。

        赤司知道暴躁老爹来了。

        宇智波宗方,人如其名,方正豪爽,平时一副大家长的架势,很有威严。最近染病在家休养,把警务部的工作也停下了。

        他双手拢在宽大的袖子里,眉头上挑:“为什么回来这么晚?”

        “族会上进行了一番亲切友好的交谈,大家充分交换了意见,结果还算愉快,就是花的时间多了一点。”

        “具体呢?”

        “我跟宇智波鼬打了一架。”

        老爹没有责骂,反倒很感兴趣地追问:“赢了没有?”

        “赢了。”

        “干得好,没丢我的脸。”老爹微微点头,满意地夸奖起来,颇有种不愧是我儿子的感觉。

        赤司清楚大多数族人的心理。

        他们无一例外,会把宇智波的名号看得很重,骨子里藏着骄傲。

        打架没关系,就是不能输!

        宗方猛地咳嗽两声,转向正题:“议题呢,是关于警务部的事吗?”

        “不,是族地搬迁的事。”

        赤司娓娓道来,将前因后果简单说明。

        搬迁?

        那不就是隔离?

        宗方望着赤司,脸色铁青:“族长怎么说?”

        “同意了。”

        “怎么能同意!”

        暴躁老爹脾气上来了,连连咳嗽:“我们一族这样会离权力中心越来越远,长此以往,就更加弱势了。”

        赤司不置可否。

        宇智波宗方纳闷,又压低了声音:“你不是在木叶高层做卧底吗?没有探听到有用的信息劝劝大家?”

        “劝了。”赤司挠挠头,“我劝大家同意了。”

        “???”

        宗方先是一愣,紧接着手便从袖筒里抽了出来。

        你这是哪边的卧底!

        做间谍的事,除了富岳,就只有家里人知道。

        原因也很简单,不说的话,隔三岔五往火影大楼跑,怕被老爹打断腿,富岳倒是没反对,只是再三叮咛不能泄露秘密。

        宗方现在有些后悔让儿子去了。

        这时,宇智波纮美正端着鱼汤走出厨房,安抚道:“好了,有什么话先吃饭再说。”

        老婆的指示再管用不过了,饶是宗方也不敢不听。

        他按捺住性子,在饭桌落座。

        一家人享用着美味的晚餐,宇智波纮美隔在父子中间,笑道:“别着急,听听儿子怎么解释,一定有他的用意。”

        “哼,不管他怎么说,都没有道理。”

        宗方有意无意地瞥去一眼,“我要不是生病,今天非得揍你一顿。”

        赤司往后缩了缩:“其实……也没那么严重。”

        说着,他便将搬迁的好处和坏处一一列举,又把富岳讲的那大段大段的难处原封不动地复述了一遍。

        听罢,宗方陷入沉吟。

        怎么好像族长大人的方案真是最优解?

        “不,不对,凭什么宇智波搬得最远,比其他家族低一头。”

        赤司劝解道:“我们宇智波一族从来都是在战斗中大显身手,器量哪里是他们能比的,这种事就当让他们了呗。”

        “哼,这句话说得倒有些像样。”

        宗方握着的拳头渐渐松开,“论及战斗,我们不输任何家族。”

        顺着话头,赤司不禁孝道:“是啊,我一直很期待什么时候能跟您一起上阵,也好开开眼。”

        “等你先成为上忍再说。”

        宗方冷哼,无奈地抿了抿嘴。

        他虽然表面严厉,内心却也不舍得过分苛刻。

        这孩子能活下来就已经是奇迹了,当年一场大病差点没挺过去,医生都说出“节哀”两个字了。结果,宇智波一族老祖宗的英灵庇佑,赤司濒死状态下愣是转醒了过来。

        自此宇智波纮美对赤司格外呵护。

        一旦宗方的教育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围,场面就会立刻逆转,变成她教育宗方,家庭地位一目了然。

        尽管宗方是上忍,拥有三勾玉写轮眼,但在老婆面前,脾气都不敢发。

        得益于此,赤司总能全身而退。

        其实他也知道老爹的性子,表面严肃,内心柔软。

        宗方出过闷气,目光逐渐温和,夹了一块牛肉过去:

        “多吃菜。”

        ?

        吃过晚饭,赤司帮着收拾了碗筷,然后便早早地洗漱完毕,独自上楼休息。

        房间里,温暖的灯光漾开。

        赤司靠在椅背上,长呼一口气:“总算应付过去了。”

        木叶的生活,比想象中的丰富多彩。

        也比想象中的艰难。

        本以为安全度过第三次忍界大战,就没有多少风浪,可以平稳地成长发育起来,谁料想出其不意的事情一桩桩接连不断,推着你往前走。

        忍界,真是可怕的地方。

        赤司整理着思绪,从书架的角落里掏出一本黑色封皮的笔记本,上面写满了日期和感慨牢骚。

        谁说正经人不写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