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吧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软饭修仙指南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我陈宇,持宠而娇

第二十七章 我陈宇,持宠而娇

        四月时间。

        弹指一挥。

        距离圣宗外门大比,仅剩下七天。

        陈宇站在洞府的洞口内侧,越过隐息峰的青草流水,眺望山脉之外,面色平静。

        根据他五年前的记忆,每到外门大比的日子,整个圣宗外门,都会熙熙攘攘一片。

        相当热闹。

        杂役们如果勤快一点,帮忙挂挂灯笼、装饰擂台,还会从执事、长老那里讨得一些碎灵石、觉醒丹作为赏钱。

        而与外门相隔不远的内山,此时却一片宁静。

        内门,是筑基和金丹修士的区域。

        练气期“小孩子”们的“打闹”,无人在意。

        宛如泾渭分明的两个世界。

        也令陈宇越发清晰,修仙圈的森严等级……

        “所以一个修士不到金丹境,对于圣宗来说,和家养的蚂蚁没什么区别。”陈宇回头,对身后侍立的侍女道:“对吧?”

        “您说的对。但……”侍女直视陈宇,微微鞠躬:“您不算蚂蚁。”

        “我算药草。”陈宇回答。

        “……”侍女咬了咬嘴唇,不说话了。

        “比起一个现成的元婴大能,没成长起来的天才并不值钱。”陈宇又道。

        “……”侍女低头,仍不说话。

        陈宇:“……”

        侍女:“……”

        就在两人彼此沉默之间,伴随呼啸刺耳的飞驰声,小桃红从洞外腾空而来,“扑通”一声,降落在地。

        溅起一片狼烟。

        “咳。”挥了挥鼻翼间的灰尘,小桃红情绪昂奋,顺着拐,向前跑动几步,大喊大叫:“陈宇!外门大比的报道要开始了。跟我走。”

        “不是七天后进行大比吗?”陈宇疑惑。

        “但现在要二次报名啊。确认大比名单,你要到现场去。”

        “搜嘎。”陈宇恍然,随跃跃欲试的走上前:“那行,带我去吧。”

        时隔一年。

        他还从没去过“隐息峰”与“圣殿”以外的地方。

        “终于能回到外门了。”陈宇心绪略有兴奋。

        他想看看那些同为杂役的“老邻居”都怎么样了。

        而念头刚刚至此,他就突然反应过来。

        那些“老邻居”,应该已经在他觉醒极品天赋的那晚,死的七七八八了……

        “……”

        激动的情绪瞬间冷却,陈宇不自然的挠了挠下巴。

        这就是修仙界。

        人死了,没谁关注。也不会有法律追究。

        最多一年,便没人记得了……

        “坐稳啊。”一把抓起陈宇,小桃红没心没肺的喊了一嗓子,便霎时腾空而起。

        朝着远处的外门方向飞去。

        只留下侍女一人,站在洞府内眼神闪烁……

        ……

        “嗖——”

        刺耳的破空声,响彻云霄。

        大擂台周围的弟子、杂役、执事、长老们,都惊呆了。

        不借助外物自由飞行……

        这是金丹大能才有的手段啊!

        “金丹强者……”

        “这次外门大比,有金丹大能主持吗?”

        “规格不会这么高吧……”

        “快看!金丹大能还抓着一人!”

        “……”

        伴随熙熙攘攘的议论声,小桃红放慢速度,准备落地了。

        下方围观的众人,连忙让开一片大空地。

        跌撞之中,还发生了一些踩踏。

        “啪嗒。”

        双脚,缓缓落地。

        小桃红昂起脑袋,傲慢的扫视全场一圈,随后将陈宇放下:“去二次报名吧。”

        陈宇:“……会不会有些太高调。”

        “我都没让他们跪下行礼。”小桃红双手叉腰:“很低调了。”

        “……行吧。”

        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陈宇挺直腰板,在现场数以千计弟子、杂役、执事、以及外门长老的“诡异”注视下,走向擂台正前方。

        这是他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露面。

        每前进一米,前方围观的修士就让开一米。

        连队都不用排了。

        直接走到报名处……

        “咕噜。”

        负责主持报名工作的外门执事,下意识吞咽了口口水,紧张的上下打量陈宇:“这…这位道友,你是要报名吗?”

        “对。”陈宇点头,尽量不去在意周围人的注视,对外门执事道:“我要参加七天后的外门大比。我四个月前,委托别人报名过一次。”

        “好。”外门执事立刻拿起木桌上的竹简,低头寻找。

        而四周围观的修士们,则猛然爆发起一阵议论。

        “陈宇?他说他叫陈宇?”

        “是那个……觉醒‘极阳焰体’的小白脸吗?”

        “卧槽!想起来!是他!我记得!”

        “是他!是他!就是他……”

        “极阳焰体……他现在已经跟圣女大人……”

        “狗屎运的家伙。”

        “他来参加外门大比?有病吧?”

        “圣女大人的禁脔,功法神通全部拉满,这我们还怎么打?”

        “出风头嘛。傍上大佬,还不得回来显摆显摆?”

        “真牛逼。金丹大能充当坐骑。”

        “离谱……”

        听着周围众人越来越夹杂情绪的议论,陈宇眉头微皱,催促道:“道友,能快点吗?”

        外门执事,通常由筑基期修士担任。

        但既然对方主动管他叫“道友”了,陈宇也就不必再改称“前辈”。

        “找到了。这里。”

        知道了陈宇的身份后,外门执事顿时放松了不少,举起一捆竹简,指着中央的位置道:“陈宇,在这里签名即可。”

        原本,看陈宇被金丹强者护送,他还以为陈宇是某个元婴大能的真传子弟、或直系子女。

        原来只是个炉鼎……

        身为筑基期修士,他就算不是内门弟子,和内门也是有联系的。

        因此自然知道陈宇在内门的真实待遇。

        圣女似乎很不喜欢这个“临时道侣”,经常会在公众场合,表达对“陈宇”和“双修”的不满。

        连带着内门众多弟子对陈宇的态度也发生变化。

        但好像……这个陈宇似乎搞不清状况,还“持宠而娇”,和某个金丹大能吵起来了。

        抬头,看了眼正在签名的陈宇,外门执事若有所思。

        ‘不知深浅’

        ‘愚蠢之辈。’

        他在心底,对陈宇贴下了这两个判断……

        “签完了。”放下笔,陈宇后退一步道。

        “嗯。”收起竹简,外门执事的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冷漠了不少……

        陈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