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吧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 天王老子来了也不好使

第五十三章 天王老子来了也不好使

        杨厂长还没有闹清楚是什么事情,只是‘感觉’比较重要,所以第三轧钢厂这边的动作缓慢。

        但是芮厂长这会儿可是心急如焚,沈阳黎明飞机发动机制造厂这边的速度可是相当迅速。

        尤其是尹工,刚急急忙忙地走到半路,这心里面正愉悦地准备去带着团队继续解析数据,

        结果半道上年轻体壮的黄秘书就追了上来,    在知道厂长迫切地找他,再加上黄秘书那焦急的态度,他还没有回到车间又跟着黄秘书一路小跑返回了办公室。

        来到办公室后,尹工里面问道:“厂长,您找我有什么事?”

        芮厂长一听到开门声就站了起来,三两步走过来焦急问道:“尹工,那数据统计还在吧?”

        尹工有些不明所以,只能是抬起手中的文件扬了扬,“在呢,您要是需要备份,我赶紧让人摘抄一份。”

        这时候只能抄,这通讯不像是后世那种能够直接出来一张打满了字,画满了图的文件。

        最多就是打字用真机械键盘,图片的传输十分困难,利用upi16-s装置,一张图片一个小时,晶体管才研制出来没有多久。

        同样,那边接收完,还是得专业人事一点点的抄,还是抄的快。

        芮厂长连忙摆摆手,“这个不着急,小黄,你去那边监督确定设计人员。”

        简单吩咐了一句,芮厂长转过头焦急的问道:“尹工,    您再看看图纸里面关于燃烧室的数据。”

        尹工感觉到芮厂长焦急的态度,    也是发现了事情的紧急,不敢拖延连忙将分析数据拿了出来,疑惑道:“厂长,这有什么不对吗?我们测量统计的数据是不会出错的!”

        说完他板起脸来,这飞机的事情可是马虎不得,更别说是飞机的心脏发动机了,这是对他工作的质疑!

        芮厂长面容很是激动地道:“尹工,您别误会,您测量的各项数值,分析的性能,统计的数据自然不会出现问题,但是这个设计要是有问题呢?!”

        尹工皱着眉头,有些不明白,“这设计本来就存在问题,我不是跟你分析过了吗?”

        芮厂长急得一拍大腿,声音太高了不少,“我是说设计图纸的这个人!”

        尹工神色一怔,随即脸色变得很是难看,一个轧钢厂的钳工会设计飞机确实有些诡异,    他脸色阴沉的道:“难道是敌国间隙?那边查出不妥了?更改设计之后会存在明显缺陷?”

        芮厂长伸手扶了一把额头,    用力揉了两下,胳膊一甩指着尹工手中的图纸,“做这個设计的人他对于飞机性能和燃料不熟悉!工厂里面最多生产的就是拖拉机的柴油发动机,汽车的汽油发动机。”

        “没有详细的数据支持,他无法详细计算明确煤油和柴油、汽油的区别,他很可能就是凭借着前两种发动机的设计经验和自己的猜测理解进行了粗劣的改造设计!”

        “尹工,你快看一下燃烧室和加力燃烧室的数据,这是不是存在特殊的规律,或者说是某种巧合?他是不是根据柴油机和汽油机的性能,模糊、差不多地将性能限定在一定的区间,从而完成的这项设计。”

        “这方面你是比较擅长的,你来看一下。”

        尹工听后很是一愣,看不懂煤油燃烧特性和能量,根据柴油机和汽油机设计飞机发动机?

        能这样设计吗?

        此时,尹工也明白了厂长的意思,连忙低下头看起来,一行行的数据看过去,整个人彻底投入进去。

        芮厂长也没有出声,也是在旁边默默地看着图纸,他在某些方面不如尹工那么‘专业’,但是能过作为飞机发动机厂的厂长,自身的学识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低端科技的工厂厂长可能就是行政,但是航空研发厂的厂长,要是不‘专’,开个会都不知道听谁的。

        只不过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他对于一些方面能看懂,但是花费的时间就太太长了,能做厂长,最重要的还是管理和用人。

        过了十来分钟,尹工猛地抬起头来道:“这数据确实有些诡异,我需要详细地计算一下,逆推临界值。”

        芮厂长拉着尹工就走到了办公桌前,“咱们就在这里算!我这边有纸和笔。”

        工具到手,尹工匆匆忙忙地在纸上写着某些数据。

        芮厂长默默站在身侧,他的眼神有些恍惚,这不清不楚设计的飞机发动机都如此优秀?

        本来他们向外申请援助,为的是让机械方面更加协调,延长飞机的寿命,如果能够增强一定性能的话,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普通的钳工师傅根本不会进行如此大的改动,这是一个开放题,但是只是属于自己的熟悉的那部分开放,哪有人像易传宗这般大刀阔斧的修改?

        本来芮厂长只是以为机械方面很是优秀,其中不少设计让人眼前一亮,有些设计更是颠覆性的推陈出新,看起来甚至有一种另类的完美感觉。

        但是现在他发现,这项设计比他想的还要出色,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机械方面当真是称得上完美。

        而这种限定,就是设计者对航空发动机的熟悉程度。

        只不过,这设计之人本身就没有把某些性能提到极限程度的进行设计,才会让这份设计的性能看起来比较平庸。

        办公室内陷入了安静。

        四九城,第三轧钢厂。

        两名保卫科人员钱武亮,任少山。

        其中的钱武亮已经到了高级车间,这里本来就临近办公室,周围的环境比较安静,不会影响高级钳工师傅的工作。

        又因为有很多先进的设备,从人到物都是巅峰,因此才会在这种人人平等的风气下被冠以高级之名。

        钱武亮一进车间就看到了一间独立办公室,他推门进去,里面一名面色和煦穿着蓝色工装的中年汉子正在悠闲的喝茶。

        前段时间可把董主任累坏了,同一个零件,各个师傅的需求的材料都不一样,送过来的时间也不一样,他从熔炼车间、配料车间、仓库等等挨个跑个不停,大师傅的生产任务肯定是不能耽搁,他不知道跑了多少次。

        这事儿还不是简单吩咐一句就行了,他虽然是高级车间的车间主任,但是车间主任能算多大的官?

        一些东西都得需要办公室批文,这直接就将他跑的路程再次提升了一小半,要不是找来了四个帮手,他根本忙不过来。

        现在高级车间没有什么加急任务,都是工厂内部的任务,他只需要将毛坯工件发下去就行了,怎么生产那些大师傅自然是一门清,不需要他指指点点什么,可是清闲不少。

        “董主任,我想问您,你们车间的易传宗在哪个独立车间?孙主任那边找他有事,需要他去一趟办公室。”

        这可把董主任给问懵了。

        之前易传宗的任务单发错了,他去问了问,那边表示没有问题。

        后面李主任就发难了,他就是一个转交任务单的,上面发了任务他就发下去,下面的大师傅要工件他就给拿来。

        当时六部会审都问不着他,他也说不上话。

        后面孙主任派人来了一趟,他这才知道易传宗的事。

        现在,人都调走了,再来他这边找人?

        “你们听错了吧?孙主任当时将这人调到二九车间了,现在人不在我这边。”

        钱武亮只是点点头,“好。我去那边。”

        他也不感觉奇怪,毕竟之前孙主任就是说了两个地方。

        一直到人走,董主任都感觉很是奇怪,都不在他这边工作了,上他这边来找人?

        难道这人还能乱跑不成?

        现在易传宗可不是什么大师傅了,不在二九车间干活能干嘛?

        另一边就没有那么顺利了。

        名叫任少山的保卫科小青年很是惊讶地道:“你说不知道?你车间里面的工人,你都不知道在哪里?那边孙主任可是等着呢。”

        孟主任苦笑了一下,道:“这我真不知道,这样吧,我帮你去问问。”说完,他转身朝着石杭走去,找易传宗还是得问他的三个徒弟。

        任少山一脸鄙夷,这车间主任当的,连个工人都管不住,上班时间连干嘛去都不知道,这不是胡闹吗?

        一直走到工作台旁边,孟主任对着前面认真工作的石杭问道:“你知道易师傅去哪里了吗?”

        一秒、两秒、三秒……

        石杭并没有任何答复,他还在认真工作呢。

        任少山的眼神更是古怪了,这不是一个工人管不了,这是都管不了?

        就这么当车间主任的?

        孟主任轻咳了两声,对于石杭的工作态度他是知道,现在并不是不给面子,而是真的没有听到,或者是直接忽略了。

        他伸手拿起工作台上面的扳手,随后用力在工作台上面敲了敲。

        石杭发现这古怪的声音微微一顿,随后面色茫然地转过头来问道:“干嘛?”

        孟主任连忙问道:“伱知道易师傅去哪里了吗?”

        石杭转头看了看任少山说道:“师傅从保卫科办公室回来之后去食堂了。”

        “去食堂!”任少山惊呼一声,这时候去食堂?

        石杭认真地点点头,道:“确实是去食堂了,你找我师父有事儿吗?”

        任少山皱着眉头,“那我去食堂找他,孙主任还在办公室等着呢。”

        “哦。”

        应了一声,石杭转头继续干起活来,师傅那边根本不用他去管。

        任少山又皱了一下眉头,这是故意给他甩脸色看?

        不过在这车间里面,他又不是什么领导,石杭也没有什么不妥地行为,他不好说什么,只能冷着脸往食堂走。

        不一会儿他就到了食堂,大厅里面自然是没有什么人,他一路来到后厨,目光瞬间落在小灶边上,那边傻柱正吹着大碗茶缸里面茶水的热气。

        他还是认识傻柱的,工厂里面的人基本上都对后厨的人有些了解,毕竟那一勺颠下去,当真是快乐减半。

        任少山也是毫不客气,“傻柱,我问你,易传宗在哪里?”

        他本来就是在办公室执勤,平日里少不了和领导见面,当然不会害怕一个厨子。

        傻柱猛地抬起头来,不耐烦地道:“还来啊!我不是都说过了,这人跑步去了,我哪知道他会去哪里?”

        “跑步!”

        保卫科的任少山大喝一声,“现在什么时间,他就跑步?孙主任还在办公室等着呢!”

        傻柱翻了一个白眼,道:“孙主任?俩李主任还在等着呢,还是先让孙主任等等吧!”

        任少山一下就皱起了眉头,问道:“傻柱,你什么意思?”

        “没意思。”

        傻柱敷衍了一句,随后抬起头来喊道:“马华,过来跟保卫科的同志唠唠,一天问八遍,懒得说了!”

        今天这徒弟又给他掉链子,这脑子里面缺根弦的事儿让院里哥们看到了,都是大师傅,他这边掉面儿啊!

        “哎,来了!”

        马华举着青菜叶子招呼了一声,随后就屁颠地跑了过来。

        傻柱横了马华一眼,这模样怎么就看着不精神呢!一摆手,“说说吧,说完赶紧干活!”

        ……

        二九车间。

        易传宗在工厂里面随便小跑了一圈就回来了。

        累倒是不累。

        天气不错也没怎么流汗。

        就是今天那茄子口味太重,后面就喝了一碗剩粥,当时是没事儿,跑了一圈之后,他渴了。

        这现在的工厂可没有什么自动售卖机,这水龙头里面倒是有水,但这轧钢厂里面的水,谁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水房里面倒是有水,不过太热!

        没个杯子,他总不能直接趴在水沟子里面舔吧。

        索性,活动也活动完了,他准备回来喝会儿茶,等到下班之后再去找找杨厂长。

        这闹剧差不多也该结束了,他到是有些乐不思蜀,但是家里的媳妇儿和大爷有些坐不住了,老是待在二九车间里面也不是一回事儿。

        这不,临走之前他想着玩玩,帮着徒弟干了一波小冤家,稍微挑战一下规则,他的心情很是不错。

        “站住!”

        临到车间门口,身后传来了一声爆喝,易传宗眼皮子一抬,没有理会直接走进车间,他来喝水的,有什么事儿都得等等。

        远处的钱武亮有些恼了,他本来想着从高级车间过来就能见到任少山将人带过来,他也就慢慢悠悠地走着,反正立马就回去。

        没曾想,一直慢慢悠悠地来到二九车间,任少山没看到,却是看到正主了。

        结果竟然不搭理他!

        易传宗才不管那么多,来到和巩州杰之前干活的地方,端起大碗茶缸就喝了一口,顿时间满口的苦涩。

        水温倒是正好,凉丝丝的,就是这茶泡得太久了,临到中午两人离开的,这都过了四个多小时了。

        “喊你呢。你没听见!”

        钱武亮也跑过来就是一声大喝。

        易传宗眼皮抬了一下,伸手拿起暖瓶将大碗茶缸倒满,随后懒洋洋地回道:“听见了,说吧,找我什么事?”

        一边说着,他的精气神顿时泄了一空,顺势就躺在了之前的长椅上面,姿势还是那个抽大烟的姿势。

        钱武亮更恼火了,“孙主任在办公室等着你呢,你这是什么态度?”

        “孙主任?他算个屁?他叫我,我就去?”

        易传宗回了一句,随后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钱武亮气的不行,吼道:“你这是什么态度!”

        易传宗眼皮子一抬,和蔼地笑道:“我说小同志,我也不是难为你。你是保卫科的,不是人事部的,他又不是领导,让你喊人也是请你帮忙,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钱武亮面色缓和了一点,但还是紧皱着眉头。

        易传宗彻底躺好,看到这人面色的变化笑道:“哈哈,我说的是吧?你一个保卫科的干事管的是纪律,如今这里是车间,他要是有什么人事变动,你顺便帮他个忙找找我也可以。”

        “但是我这边生产着,他来找我干嘛?我刚降了三级,再降三级也不要紧,通知我就行了。如今干得活好好的,找我聊天啊?他算哪根葱啊?我和他没关系!干着活呢,要是人人都找我,耽搁了生产怎么办?”

        “这样,你回去就跟他说,他要是想找我,那就自己来,要不然,哼哼,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好使!就这么招吧,反正就是这个意思,不愿意说原话,那就麻烦你帮忙翻译翻译,嘿,劳您驾了。”

        “啊~”

        易传宗伸了个懒腰,活动了活动,困了~小眯一会儿不要紧吧,州杰的检讨保证书还没写完?

        多老实的孩子!

        “你!”

        钱武亮伸手指着易传宗,他脸皮子抽了抽却不好说什么。

        如今他也听出来了,这两人这是有仇,才不管什么主任领导的。

        这副姿态摆明了不去,之前说的有理有据,他还不好强迫?

        这事儿给办的!

        让他回去可怎么说?就那话,不翻译翻译能行吗?

        胳膊一甩,钱武亮气冲冲地离开了。

        易传宗微微抬头睁开一只眼瞅着,嘴角升起一丝微笑,什么玩意啊,就找他?

        “师傅,您这样真没事嘛?”

        “干你的活去,这是你操心的事儿吗?下班别忘记找刘元抄完今天的作业再走!”

        “好!”

        石杭对这个没有任何的反感,作业什么的他超级喜欢,现在三级钳工就是这么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