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吧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来自底层的报告在线阅读 - 第71章 再战彰武

第71章 再战彰武

        第71章    再战彰武

        忽传电话彰武事,初闻涕泪满衣裳。还道时来运气转,紫陌成荫汗透凉。

        却说一直没有联系到活,但又急于出外挣钱的郭丽亚,接到于振波的电话后,自也不管其所开工资每月仍旧是八千块,决定不管如何拼一把、随口答应了于振波,前往辽宁阜新的彰武冯家镇哈大冷养牛场,为其管理钢筋技术后,针对妻子余风菊在家没啥活,也没啥事,其原先还干过钢筋活之情况,决定带其也前往彰武干钢筋活后,立刻打电话告诉给于振波了,征得其同意后,连夜收拾了行李,在六月十日这天上午,带了行李,坐上公交,甩手打了个响指后,随着便往漯河火车站、买票去了。

        话说怀着喜悦心情的郭丽亚、余凤菊夫妇二人,坐公交到了漯河火车站,前往售票大厅里,买了途经漯河、沈阳北站的火车票后,随着火车的到来,进站上车,坐上了火车后,甩手打了个响指,随着便往辽宁的沈阳北站走去了。

        火车,很快离开了漯河火车站后,一路沿着京广线,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到达了sjz火车站后,拐弯往东,随着便往天津方向走去了。

        却说做事认真、为人实在的郭丽亚夫妇,坐在火车上,一路之上,自也不管火车走那条线路、在那个火车站停靠,自是饿了吃,渴了喝,闲了睡,经过一天一夜,二十多个小时的行走,随着天色大亮的时候,当看到所坐火车在沈阳北站,此行的目的地停下时,自是高兴,甩手打了个响指,扛起行李,随着便下了火车去。

        却说为了梦想,披星戴月,顶炎热冒酷暑,迎风破浪的郭丽亚夫妇,背扛行李,下车、出了站后,熟悉路线的郭丽亚,自也不往路人问询,自也顾不得吃早饭,背扛着行李,带领着妻子,很快到了去年下车的地方,坐上了开往彰武方向的公共汽车后,甩手打了个响指,随着便彰武县城走去了。

        话说一路之上、马不停蹄、快马加鞭的郭丽亚夫妇,坐在公交汽车上,加吃了所带干粮后,经过一阵行走,到达了彰武县城,下车出站后,熟悉路线的郭丽亚,自也不顾不上吃午饭,带领着妻子,立刻前往彰武县的城乡公交停靠点,换乘坐上了开往冯家镇方向的城乡公交后,甩手打了个响指,随着便兴高采烈、兴致勃勃地,往冯家镇的哈大冷村走去了。

        且说一路之上,马不停蹄的郭丽亚夫妇,坐城乡公交,很快到了哈大冷村,下了汽车后,针对距离辉山乳业哈大冷养牛场、还有好几里路,而天色已开始变晚之情况,自不敢迟缓,甩手打了个响指,随着便给于振波打电话去。

        话说吉林人于振波接到电话后,自是高兴,立刻开上汽车,随着接了过来。

        郭丽亚见之,自是高兴,一番客套,和妻子凤菊一起,坐上了汽车后,随着便往哈大冷村东北面,相距有八、九、十多里路的,辉山乳业哈大冷养牛场走去了。

        却说郭丽亚夫妇坐车,很快到了哈大冷养牛场后,听从于振波的安排,自也不和工人住在一起,从汽车里面,拿出自己的行李后,甩手打了个响指,带领着妻子,随着便钢结构的机修房里、所盖的三间砖房子,隔开的一间屋子里走去。

        话说郭丽亚背扛着行李,带领着妻子,三步并着两步,很快到了地方,针对砖房子另外两间已经住人,而隔开的那间屋子里虽还没有住人,但里面除了有电、其他不仅什么也没有,而且还很脏之情况,身为男人的郭丽亚,深知自己是可以苦、可以累,可以脏,但不能哭、不能叫、更不能逃的,针对里面杂物一堆之情况,自根本不当作一回事,立刻将背扛的行李放到外面后,自不用妻子下手帮忙,立刻三下五去二,先将里面的杂物全部清理出去后,转身找来把条帚,将里面清扫了一遍,并找来隔壁的脸盆,往里面洒了水后,转身从外面搬进去十多块砖头,当作床腿后,又从外面放模板的地方,挑选出一张半新半旧的模板,当作自己睡觉的床板后,甩手打了个响指,立刻将放在外面的行李,搬放到床板上面后,随着便命妻子余凤菊铺床去。

        余凤菊闻声,自不迟缓,立刻进到屋内,随着便铺床去。。

        却说郭丽亚夫妇经过一阵忙活,收拾好一切,在哈大冷养牛场的工地住下后,针对工地食堂还如去年一样,还是工人一个食堂,老板、工长、会计、木工头、瓦工头、技术员等一个食堂之情况,心里虽然很清楚两个食堂上的饭菜,自不可同日而语,但深知自己什么身份,自也不敢带着妻子到自己那个食堂里吃饭,决定有好吃的时,带给妻子后,根据天色及时间,眼见伙房开饭时间将要到来,立刻安排妻子拿上她的碗筷,前往工人的食堂打饭后,甩手打了个响指,空着两手,随着便不慌不忙地,前往老板那个食堂里,吃自己的饭去。

        话说知道食堂在那里的郭丽亚,不慌不忙到了地方,当见饭桌上面,米饭已经盛好,七、八样菜肴也已经分盛了十多个盘子摆好,而吃饭的人中除了自己的先前认识的、于振波承包工程的合伙人刘会计还在外,其他人员比如木工头、瓦工头、工长、以及技术员等皆已换人,而不认识时,与刘会计打了招呼后,找了座位,随着便坐了下去。

        且说郭丽亚当看到随着人员的到齐,而当听到开饭后,自也不管其他,立刻拿起桌子上面的筷子,散发了众人后,端起面前的米饭,随着便往碗里,不慌不忙地夹吃起、摆放在自己前面的、各种时令菜肴去。

        且说吃饭中的郭丽亚,在和众人天南地北、海阔天空聊说着任性、网红、剁手党之话时,经于振波的介绍下,很快与其新找的技术员杨海涛认识后,随着便问询所干工程去。

        却说吉林人杨海涛,二十五、六岁,身高一米六七、八左右,文质彬彬、温文尔雅,是具刚刚从建筑学校毕业,参加工作仅有大半年的,自还没有什么经历,也没有什么经验的人,而从于振波的介绍中,当得知了丽亚对于图纸上面的钢筋,不仅有一套,而且在放线、抄平也是拿得起、放得下时,语气中带着佩服,随着便聊说起将要干的,大圆盘式的挤奶基础,以及化粪池去。

        话说郭丽亚听了,心情自是激动,一阵子手嘴并用,风卷残云般,很快吃了晚饭后,为了早一点将钢筋料单开写出来,甩手打了个响指,随着起身便往杨海涛屋里,看拿图纸去。

        却说杨海涛在带领着丽亚前往自己房中、看拿图纸时,操作东北人惯有的粗犷豪爽,随着便好奇地问询丽亚是怎么认识于振波去。

        而郭丽亚面对着问询,自不隐瞒,随着便将自己打工时,通过别人介绍,而在天津静海县建设预应力钢丝绳厂认识的事,一五一十讲了出来。

        “、、、、、、”

        “、、、原来你们是这样认识的,我看老于,他对于你很佩服的、、、”

        “、、、佩服不佩服,海涛,那没有用的,咱们出外干活,讲的就是人民币,只要把钱给到位,老板都是好老板,而不给钱的那些老板,都不是东西、、、”

        “、、、那是,咱们出外打干,讲的就是钱,如果钱不到位,什么都不好说的、、、”

        “、、、唉,海涛,你和老于,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我嘛,我叔叔介绍过来,他跟于振波是朋友,他们两个在一起喝酒吃饭时,于振波言说他需要个技术员,而我下学后,跟着别人干了一个工地,工程刚结束不久,手中正没有活,于是,我叔叔便把我给介绍过来了、、、”

        “、、、原来如此,我说呐,那你的工资多少、、、”

        “、、、八千,你的,不也是八千嘛、、、”

        “、、、是啊,他给的工资,在你们这东北太低了、、、”

        “、、、是的,唉,郭哥,我这次是单独出来、独挡一面的,到时,万一有什么不懂的地方,还望你不吝赐教,多多指点、、、”

        “、、、海涛兄弟,对于这一点上,你尽管放心,我为人做事上、自实实在在,从不会和别人玩心眼的,到时,不管什么问题,你尽管问,我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要是我为人处事、实打实的话,他于振波也决不会找我来的、、、”

        “、、、这一点,我相信,从老于给我交待的话中,我就看出来了、、、”

        “、、、、、、”

        却说郭丽亚与杨海涛并排而行,边走边说,很快将要到达海涛的房门前时,杨海涛抢先一步,立刻打开房门,并拉亮电灯后,随着便收拾自己的屋子去。

        而郭丽亚紧紧跟随,自不等着招呼,随着便走了进去。

        且说杨海涛进得房屋,三下五去二、很快将自己乱七八糟东西,收拾利落后,指着自己桌面上的图纸,随着便向丽亚交待了过去。“那些就是大圆盘挤奶图,你随便看。”

        “行、行、行,我明白的。”郭丽亚应声答应后,一步上前,立刻从里面找到第一张图纸后,甩手打了个响指,随着便从头到尾,一张一张,仔仔细细地观看了起来。

        杨海涛见之,随着便旁敲侧击地,介绍起大圆转盘挤奶基础的情况去。

        且说做事认真的郭丽亚,面对着大转盘的图纸,经过一番仔细认真的观看,很快将所有的图纸,一张一张全部看了一遍后,当见图纸并不是太复杂,除了一个大圆盘基础,一条斜坡跑道,外加一个化粪池外,自没有其他,且化粪池所用钢筋型号为22的,而圆盘之钢筋型号为12的,其并不大时,提着的心顿时便放了下去,深知工地就这两个工程,自己在这里、是干不多长时间的,刹时间,脑海里很快便想好大圆盘怎么干后,自也不管自己在这个地方能干多长时间,甩手打了个响指,随着便问询起工程的进展情况去。

        杨海涛闻言,自不迟缓,随着便将勾机、及装载机,碾压完大圆盘地基,便开挖化粪池之事,一五一十地言说了出去。

        却说做事急活的郭丽亚,当闻知其已将大圆盘、及斜坡跑道的位置定了位,并正在使用勾机、装载机压实地基,而且要不了多久,就会打垫层时,针对自己大转盘钢筋料单还没有开写之情况,决定将图纸带走,开了料单,在归还给他后,甩手打了个响指。随着便将要拿图纸开料单的意思言说了出去。

        杨海涛听闻后,自然明白,自不迟疑,立刻便答应了下来。

        话说郭丽亚征得杨海涛同意后,针对天色已晚,自也不在观看,立刻拿了图纸,甩手打了个响指,随着便回自己的住处去了。

        却说不拘细节的郭丽亚,三步并着两步,很快回到自己的住处后,当看到妻子已经吃罢晚饭,并已将碗筷洗刷干净,正为水管离自己住房太远,因无法接水洗澡,而发愁时,猛然想起自己吃饭时,曾经问过刘会计,并且刘会计也已经答应,让自己将食堂里面的桶盆拿走,只是自己光想着看图纸,而把桶盆之事给忘记了,刹时间,将手中图纸往床上一放,转身回到食堂里,随着便将食堂里面放着桶盆一齐,给提回到自己的住处去了。

        话说大大咧咧、不拘细节的郭丽亚,将桶盆拿回到自己住处后,转身前往附近不远的水管那里往桶里接了水,提放到住室里面后,转身从包袱里、找出自己来时所带的热得快烧水棒,丢放到水桶里面后,插上电,随着便烧热水去了。

        书写简略,话不重复。却说两口子先后烧了两桶热水,各自洗了澡后,奔波了两天一夜的二人,自也没有心情聊谈情话,关上房门,随着便倒头休息去了。

        次日早晨,郭丽亚早早起床,在没有吃早饭前,先行在哈大冷养牛场内、东南西北,踅转了一圈,了解了场内的具体情况,做到心中有数后,回到食堂,吃了早饭,针对化粪池还没有挖,大圆盘地基还没有清理出来,里面根本没什么钢筋活之情况,立刻带领指挥着老婆余凤菊,及当地钢筋工牛玉明,李浩宇,以及去年干电焊的当地人张世平,来到了去年钢筋活没有干完的牛棚里,安排他们四人绑扎去年没有绑扎完的墙水平筋的墙水平筋后,转身回到住处,甩手打了个响指,随着便开写大圆转盘,以及化粪池的钢筋料单去。

        而杨海涛为了能尽快将圆盘基础,以及往圆盘上奶牛的斜坡道路压实整理出来,随着便天天守在那里,指导拉石块的汽车,卸料去。

        却说郭丽亚一边指挥着钢筋工干活,一边开写料单,经过三、两天的忙活,根据图纸的剖面图,很快将大圆盘、以及化粪池的钢筋料单开写出来后,回身守在现场,指挥着钢筋工很快将墙水平绑扎完毕后,自也不管大圆盘地基、以及化粪池出没出来,甩手打了个响指,随着便指导着钢筋工们下料,妻子凤菊打箍筋去。

        惊风飘白日,光景西驰流,转瞬之间,随着芒种节气的远去,便又是一个“节分端午自谁言,万古传闻为屈原”的端午节了。

        面对着端午节的来到,郭丽亚,自是高兴,傍晚时分,前往食堂里,喝酒庆祝了端午节后,为了早一天交工,在于振波交待吩咐下,随着便加快工程的进度去。

        不日,几个吉林籍的钢筋工,又从吉林那里坐车来到哈大冷养牛场了。

        面对着钢筋工的到来,正为钢筋工不够、而有些发愁的郭丽亚,自是高兴,甩手打了个响指,随着便安排他们下化粪池的钢筋料去。

        却说天天在工地踅转着、查看工地工程进展情况的郭丽亚,当看到杨海涛指挥着勾机,铲车,很快将大转盘的地基用石块压实、并整理出来,而开始打垫层时,自是高兴,立刻指挥着钢筋工们,随着便将大转盘所用的钢筋,给拉运了过去。

        隔日,郭丽亚配合着杨海涛,经过一番测量,很快将大转盘的内外圆线给弹划出来后,自不用人招呼,立刻指挥着钢筋工,随着便栽插一米多高的、大圆盘的钢筋去。

        彰武籍的牛玉明、李浩宇,以及吉林籍的张清远、张云志、李彦宏等,八、九、十来个人,自不迟缓,立刻根据内外两条线,随着便一齐下手,递的递的,插的插的,绑的绑的,弯的弯,而栽插绑扎一道墙的、内外两边墙筋去。

        话说牛玉明、张清远等众钢筋工经过大半天的忙碌,不慌不忙,很快将内外两道墙筋,全部栽插完成、拉勾挂上后,木工们随着便支模去。

        而于振波见之,自不等木工将模板全部支好,立刻着令杨海涛,将混凝土用量、算了出来后,随着便打电话,往混凝土搅拌站要灰去了。

        而次日,于振波吃了早饭后,自不等混凝土车开到,随着便安排人手打灰去。

        却说郭丽亚自一边指挥着钢筋工下料,往化粪池那里运送钢筋,一边时刻注意圆盘那里的进展,而当看到大圆盘地基打了灰后,杨海涛背扛着仪器,前往大圆盘那里测点放线时,自不迟缓,随着便这将这边的活停止下来,而将钢筋工全部调动过去,绑扎墙的水平筋去。

        话说牛玉明、张清远等众钢筋工,按照丽亚交待的间距,送的送,拉的拉,弯的弯,经过大半天的忙碌,很快将水平钢筋一道一道绑扎住,拉勾挂好后,自也不管木工支模之事,听从丽亚安排,随着便往化粪池那里,继续运料去。

        惊风飘白日,光景西驰流,转瞬之间,随着阳历六月份的过去,便已是七月份了。

        而随着小暑节气的到来,郭丽亚当看到化粪池垫层上面墙线全部放完的,自不迟缓,立刻指挥着钢筋工们,随着便往垫层上面铺绑筏板钢筋去。

        而牛玉明、张清远等众钢筋工听从安排,经过连明带夜,加班加点,三、四天的忙碌,很快将双层双向的筏板钢筋、铺扎完毕后,随着便按线栽插周围、那七米多高的墙筋去。

        且说牛玉明、张清远、李彦宏等人,听从丽亚的指挥,先将周围四个角的7字形,及中间两个丁字形柱子,绑扎完成后,随着便插的插的,绑的绑,而栽墙去。

        话说牛玉明、张清远他们,经过一、两天的忙碌,随着便将周围,及中间那一道将化粪池一分为二的墙,全部栽插完成了。

        于振波见之,自是高兴,自不等木工将模板支完,随着便要灰,而浇筑混凝土去了。

        而郭丽亚指挥着钢筋工,将水平筋全部运送到化粪池那里后,当看到混凝土打完,墙线放出时,自不迟缓,立刻指挥着钢筋工,利用木工的架子,随着便绑扎墙水平筋去。

        而牛玉明,张清远等,经过三、两日的忙碌,随着便将水平筋及拉勾绑扎完毕了。

        针对化粪池已没有什么钢筋活之情况,郭丽亚指挥带领着钢筋工,先行下了料后,随着便绑扎斜坡跑道上面的钢筋去。

        时光荏苒,犹如白驹过隙,眨眼之间,随着小暑节气的远去,便已是大暑节气了。

        而随着七月份的将要过完,郭丽亚指挥着众钢筋工,也随着将工地上、那些零零星星的钢筋活,全部干完了。

        面对着偌大个工地、已无钢筋活可干之窘境,郭丽亚正计划着准备要工资离开时,当猛然听闻到于振波招呼自己对工算帐时,自是高兴,随着便前往刘会计那里对工算帐去。

        然而,万万没有料到,对工算账结束拿钱时,于振波竟然说出工资给不完这样的话,自让郭丽亚大吃一惊,随着便故作轻松地回应道:“于老板,你开我什么玩笑,再说我也没多少工资,怎么会给不完呐?”

        “丽亚,我没和你开玩笑,是真的给不完。”

        “什么给不完,去年我还有一千块钱,你还没给呐。”

        “什么,去年我都给了。”

        “去年腊月二十七的时候,你们是邮寄给我们了,但我的是三千块钱,而你们只给我邮寄了两千块钱,取钱时,兴利我们是一起去,他的钱,你们也没有给够的。”

        “丽亚,去年的钱,在我这里,我给可是,都发给你们了,没我什么事啊。”

        “刘会计,照你这样讲的话,那我们去年的钱,就是于老板没给够了。”

        “丽亚,去年的钱,我都打给你们了。”

        “于老板,去年我的工资那是三千块钱,而你打给我是两千、、、不要再狡辩了,我手里没有证据,是不敢指证你的。”

        “、、、行行行,我承认是我少给了你,到时,我手里有了钱,一定会给你、、、而现在,辉山乳业确实没给我们钱,要是给钱的话,我不会给你说这么多好话的、、、”

        “、、、、、、”

        “、、、于老板,现工资,你不能给完,那你什么时间才能给完呀、、、”

        “、、、这个,可能到年底了、、、”

        “、、、到年底,于老板,你轻轻松松,轻描淡写,一句话就把我打发到二零一六年去了,这时间也太长了吧、、、”

        “、、、对于这、、、丽亚,你放心,我会尽快给你的、、、”

        “、、、于老板,你一个大老板,几千钱在你手根本不算什么的、、、我看你还是想想办法,把钱全部给我嘛,要知道,咱们这一分手,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见面,万一你不给,我找你要,都没地方的。”

        “、、、丽亚,一文钱难倒英雄汉,现我要是有钱,决不会不给你的、、、咱们合作这么多年了,看你给我想的,你放心、、、”

        “、、、、、、”

        无权无势、无依无靠的郭丽亚,针对于振波原欠自己一千块钱,现又欠八千七,而耍赖坚持就是不给之情况,虽极力不同意,但在争抗不过、就差没有跪下的情况下,自也无能为力、自也无有任何办法,迫不得已、万般无奈下,也只得拿上于振波亲手所写的八千七百块的欠条,随着便悻悻离开刘会计的办公室,而回去了。

        而于振波,一个钱心很重的人,今此,自不给郭丽亚打电话,更不要说还钱之事了。

        话说无权无势,无依无靠的郭丽亚,回到住处,向妻子凤菊言说后,其虽然也很是生气,但在自己手中无权无势的情况下,自也没有任何招术,一番商议,决定明天一早,趁坐工地前往冯家镇拉东西的车子,离开工地后,随着便收拾起东西去。

        八月一日早上,郭丽亚、凤菊夫妇起床吃了早饭,乘坐养牛场前往冯家镇拉东西的车子,在哈大冷村那里正好遇到了开往县城方向的公交车后,立刻下车,坐上了哈大冷开往彰武的公交车后,甩手打了个响指,随着便往彰武县城走去了。

        却说郭丽亚、余凤菊两人坐公交很快到了彰武县城后,自也没有时间在彰武县城里面转转看看,跟随在别人后面,在前往沈阳的必经公路边,一阵子等候,很快等到了途经彰武,而开沈阳的大公交车后,自是高兴,立刻跟随在别人后面,上了汽车,花了九十块买了到达沈阳北站的两张汽车票后,甩手打了个响指,随着便往沈阳北站走去了。

        话说郭丽亚、余凤菊两人坐车,经过三、四个小时的颠簸,在沈阳北站站牌那里下车后,针对站牌距离火车站还有一段路程之情况,两人为了早一点买到回家的火车票,自不迟缓,背扛着行李,随着便马不停蹄、快马加鞭地沈阳北站的走去了。

        却说郭丽亚带领妻子,在前往火车站的行进途中,在街边买小吃的摊位前,胡乱买了一些东西喂填饥饿的肚子后,转身很快到达了火车站后,早就想带妻子前往bj转转看看的他,决定此次趁机前往bj看看后,立刻将自己的意思言告给了妻子后,转身前往售票大厅那里,排队花412块钱,买了两张18点37分的d8,沈阳北开往bj的动车后,进到候车大厅,随着d8发车时间到来,进站上车,进入到四号车厢,找到自己的座位后,甩手打了个响指,随着便bj火车站走去了。

        d8离开沈阳北站,一路飞快,途经锦州南、hld北、山海关、北戴河,历时四个多小时的运行,很快便在23点半的时候,平稳地在bj站停了下来。

        而郭丽亚夫妇,很快到了bj,自是高兴,背扛着行李,下车出站后,想往bj天安门那里游玩的他们,自也不听他人的招呼,而住旅馆,沿着bj站街,看着街边路牌指示,随着往建国门内大街走去了。

        然而,万万没有想到,两人刚到了建国门内大街,往西还没有走出多远,一场不是很大的雨,便随着躁热难耐天气,不慌不忙、慢条斯理地,从天上降临了下来。

        面对着这种突然下雨之天气,郭丽亚在一时之间,找不到地方躲闪的情况下,带领着妻子,随着便走进宽大的过街涵洞里面避雨去。

        涵洞里面已经有人在里面避雨了,只是不多而已,郭丽亚自也不管,找了个地方,将行李从肩上放下后,立刻拿出毛巾,随着便擦拭脸上的汗水,及雨水去。

        而身穿裙子的余凤菊,自是困极了,面对着凉风阵阵的涵洞,自也不管其他,立刻从背包里面将薄被子拿出,摊铺在地上,随着便倒头睡觉去。

        面对着妻子的睡下,郭丽亚自也不说什么,背靠着行李,在胡思乱想中,耐不住凉风的一阵阵吹拂,不知不觉也睡去了。

        且说郭丽亚当被屎尿醒后,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时间,眼见已经四点多钟,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着的妻子,自不忍心叫醒她,随着便走出涵洞,找寻厕所,而方便去。

        雨水,也不知什么时间已经停止了下来,而炎热的暑天里,不仅不在炎热,而且还自是透着清新的凉爽之气也。

        却说郭丽亚三步并着两步,走出了涵洞,眼见雨水已经停止时,自是高兴,立刻打开手机上面的百度地图,很快搜索到附近的厕所,并快步找寻到,进去方面后,而在不慌不忙回走的途中,当看到街边的有一家小旅馆时,不想背扛着大包小包,而在bj天安门那里游玩的郭丽亚,随着便上前看询价格去。

        且说郭丽亚走近旅馆,当一眼看到里面的价格表,标明的为一晚一百六十八块钱时,自也不在问询,转身快步,随着往涵洞走去了。

        进到涵洞,郭丽亚当看到妻子还在睡时,针对时间已经四点多,快要五点之情况,深知自己距离天安门还有几里路,如果不提前的话,可能就误事了,刹时,立刻叫醒妻子后,随着便将行李放到旅馆之事言说了出去。

        余凤菊听闻后,自也没有吭声,立刻收拾了被子装下背包后,随着便和丽亚一起,往涵洞外面走去了。

        且说郭丽亚他们两人,顺着涵洞台阶,刚一到外面,一个六十来岁,骑平板三车轮车的老头,便问了过来。

        “两位,天安门去嘛?”

        “去,”

        “去了,走吧、坐车,这里距离天安门还有三、四里路呐。”

        “多少钱?”

        “不贵,一个人三块钱。”

        “走,上车,”而郭丽亚当闻知一个人的车费仅仅三块钱,自也不谈价,反手将背在身后的行李、丢放到平板三轮车上后,立刻招呼着老婆坐上了三轮车后,甩手打了个响指,助力老头将三轮车起动后,飞身便坐上了去。

        那老头自是欢喜,立刻骑着平板三轮车,随着便往天安门方向走去了。

        而想着行李还没有地方存放的郭丽亚,在边走边和老头的聊说中,随着便向其问询起存放行李之事去。

        而那老头当闻知后,自是高兴,随着便将自己那里,也可以存放行李之事言说了出去。

        郭丽亚闻知后,自是高兴,随着便问询多少钱去,且当得知四十块钱时,自也不讨价还价,斤斤计较,立刻答应了下来。

        那老头自是高兴,立刻随着便往南池子大街走去了。

        话说郭丽亚到了地方,当看到存放行李的地方,是街边的一个公共厕所时,自也顾不了那么多,立刻将行李放了进去后,听从老头交待,沿着南池子大街,随着便往天安门走去。

        却说郭丽亚、余凤菊两人沿着南池子在街,快要到长安大街时,当看到街边有买早点的时,自是高兴,立刻掏钱,买吃了早饭后,随着便往天安门走去了。

        天安门前的国旗已经升起了,而看升国旗的人,正往外走,自是人很多也。

        却说来迟了一步的郭丽亚、余凤菊两人,一路闪避着出来之人,通过检查站检查,很快便进到天安门广场里,游玩去了。

        而雾蒙蒙的天,随着渐渐亮起,竟然雾蒙蒙地下起了小细雨来。

        而郭丽亚、余凤菊两人,面对着小细雨的嗖嗖而飞,自不在乎,仍旧是这跑跑、那看看也,针对什么地方都不开门之情况,自也无奈,而随着便雨水停下,自也不管天色还没有完全晴好,站在长安大街那里,背对着天安门城楼,两人合影照了一张像后,付钱拿了像片,甩手打了个响指,随着便往天安门城楼里面游玩去了。

        话说郭丽亚、余凤菊两人通过天安门城楼,进入到端门里面后,排队花了一百二十元块钱,买了两张游览票,从午门那里进入到故宫后,甩手打了个响指,随着便掏出自己的手机,便东瞅瞅,西看看,南拍拍,北照照,而从南往北,游览起故宫去。

        却说兴致勃勃、兴高采烈的郭丽亚、余凤菊两人在故宫里面,这转转,那看到,虽然很累,但也直到下午四点多钟,快五点的时候,才依依不舍地,从北面的神武门那里,走出了故宫也。

        却说郭丽亚、余凤菊两人跟随着众人的脚步,出了故宫的北门后,沿着景山前街,往东走了一阵子,来到了北池子大街的丁字路口后,拐弯沿着北池子大街,甩手打了个响指,随着便往南池子大街走去了。

        且说郭丽亚、余凤菊两人回走的路上,各吃了碗面条,胡乱填了一下肚子后,甩手打了个响指,随着便不慌不忙,从容不迫地,前往存放行李的厕所走去了。

        且说看守行李的那老头,早已等着急了,一看到丽亚她们回来,自是高兴,随着便招呼了过去。

        郭丽亚见之,自是高兴,立刻从厕所的杂物间里,将自己存放的行李拿了出来,付钱给了老头后,自也不在南池子大街过长停留,甩手打了个响指,随着往长安街上、坐公交去。

        却说郭丽亚、余凤菊两人来到长安街,很快上了一辆开往bj西站的公交车后,面对着乘务员非要自己掏钱给行李也买票之举动,很想闹腾一把的郭丽亚,当猛然想到自己几千块钱都不在乎,又何必为了几块钱,而闹得不和谐呐,刹时,自也就不在多说什么,立刻掏钱地将自己的行李买了车票后,甩手打了个响指,随着便往bj西客站走去了。

        话说郭丽亚、余凤菊两人坐车到了bj西站下车后,前往售票大厅里,买了途经漯河的火车票后,转身进到候车大厅,一阵子候车,随着发车时间的来到,进站坐上火车后,甩手打了个响指,随着便回自己的、河南老家去了。

        欲知接下来如何,且看竹蓝打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