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吧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地府:召唤二次元来打工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 重建南天(求追读!)

第六十三章 重建南天(求追读!)

        地府乃审判死人之所,这里是罪孽滔天之徒的梦魇,凡生前的种种恶行,都将得到应有惩罚。

        更别说,还居住一位嫉恶如仇,实力恐怖的阎萝王。

        所以经常传来亡魂哀嚎,作为地府唯一的活人,四谷见子有幸见过几次。

        “夏离大人,我不行了…我真得不行了!”

        黑羊公声线发颤,原本的优雅风度再难保持,只剩下对之后生活的绝望。

        这几天内,是一辈子挥之不去的阴影,现在只要一闭眼,脑海就会浮现四季映姬的棒子。

        他无论也想不明白,那根普通如木条的东西,打人居然这么痛。

        只是简简单单一棒子,自己就差点魂飞魄散,瘫在地上缓了好久,才颤颤巍巍站起身。

        “还有九九八十一棒……”

        恶魔低语在耳边回荡,黑羊公吓得面具都碎了一地。

        虽然不知道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到底能不能成佛,但他可以保证,自己如果挨上这九九八十一棒,绝对能够上西天。

        如今,只有亲爱的夏离大人,才有办法救他一把。

        “亲爱的黑羊公先生,对于你的悲惨遭遇,个人表示惋惜与叹息,但这是你所必须经历之事,我也爱莫能助。”

        夏离表示无能为力,旋即又略微奇怪地说。

        “不过你隔壁的秦恪,几千棒下去连一声都不吭,你怎么就不行?”

        这种你为何比不上别人家孩子的语气,让黑羊公嘴角一阵抽搐,不由朝旁边看去。

        啪!

        “这是最后一棒了。”

        悔悟棒重重砸下,秦恪一声闷哼,彻底结束全部棒刑。

        “你的意志让我刮目相看。”四季映姬感叹地说。

        虽比不上黑羊公的重量,但每棒也算极为恐怖,秦恪竟能咬牙几天就挺过,这是连她都未曾设想的。

        秦恪踉跄晃悠下身体,两旁南天士兵见状,准备上前搀扶,却被他伸手拒绝。

        他脸皮苍白,缓缓张嘴:“我在南天国经历的疼痛,无论精神亦或者肉体,都远比这沉重许多。”

        森罗殿内,迎来短暂沉默,而记录鬼都资料的见子,抬起头复杂看了一眼。

        国破家亡的伤痛,对以一名将军来说,实在太过于残忍了。

        这时,她正好用汉字写到「鬼都」,笔尖稍稍犹豫,又改成了「南天国」。

        “去过奈何桥吧,轮回就在彼岸。”

        奈何桥吗?

        秦恪呢喃自语,他有幸路过几次,那里的恬静令人放松,还能瞧见几朵彼岸花。

        如血妖艳的红色,让他想起尸体成堆的战场,至今还隐约听见,刀剑之间铮铮作响。

        “不,我不想走!”

        他表现强烈抗拒,一脸怅然:“我还想继续待下去,即使它变成如今模样。”

        “你生前保家卫国,死后又苦苦守护三十年,难道还不够吗?”

        秦恪抚摸腰间的金鳞剑,剑鞘特有的冰冷,让他久久不能忘怀。

        旋即,才痛苦垂下脑袋。

        “家哪有这么容易忘啊……”

        即使南天国满目疮痍,又变成生人勿近的阴森鬼都,但无论如何,这都是自己的故乡。

        南天就像病入膏肓的母亲,他只有心痛与难受,怎敢弃她不顾?

        四季映姬不再说话,一旁南天士兵攥紧拳头,对阴冥司的恨意,足以燃尽整座大陆。

        龙头吐出灼热岩浆,像发出不甘的怒吼,所有人朝上座望去,那里才是最终的决定。

        “你守在鬼都有什么用?”夏离反问一句。

        秦恪张了张嘴,便沉默不语。

        如今南天国漫天浊气,甚至还被称为生灵禁区,自己守在这里,不过一厢情愿罢了。

        “我放不下南天的过去……”

        “那现在的样子,你就甘心放下了?”

        对此,他再次默不作声。

        放下?

        怎么可能放得下?!

        阴冥司的丑恶嘴脸,至今依然历历在目,煌城哭泣哀嚎,还有燃绕的熊熊火焰,都一直深深刺激着他。

        此等不共戴天之仇,如若真得有下辈子,他也绝不会忘记!

        “我…放不下!”

        秦恪声音沙哑,一脸痛苦。

        “既然放不下,那就重新拿起来!”夏离猛地开口:“区区三十年时光,怎可磨灭一个国家的辉煌,作为大将军的你,应该很想重铸南天国吧!”

        这话宛如弩箭锋利,射进秦恪脆弱胸腔,后者用力握紧拳头。

        “这是自然,我无时无刻都在想,但南天国早已不适合生灵居住,最迟也要上百年的等待。”

        上百年足以改变很多事……

        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否撑到,煌城浊气消散的一天。

        或许这项艰巨的任务,只能交给逃亡其他国家避难的南天后人了……

        秦恪有些心怀不甘。

        可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传来,让他猛地怔住身子。

        “谁说要上百年?”夏离嘴角上扬:“只要你想,几天就可以!”

        好似如雷劈下,秦恪瞬间睁大眼眸,连其余士兵都呆在原地。

        “大帝,您这话什么意思?”

        他紧紧盯着夏离,好像觉得听错般,又认真询问一声。

        “我可以让浊气消失,而且只需要几天时间。”

        这次夏离说的更详细了。

        对方的一字一句,清晰而又响亮传入耳中。

        他第一反应,自然是不信,浊气根本不可能被消灭,这乃星空大陆的常识,所有人都应该明白。

        但紧接着,又意识到对方身份,秦恪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这可是地府之主,一位大帝的亲口承诺,以对方那神秘实力,说不定真得可以!

        “真…真得吗?”

        他有点惴惴不安,可更多还是激动。

        “前几天或许勉强,但现在完全不成问题。”夏离笑道。

        经过这段时间打磨,他实力终于跨过阴神之境,彻底告别所谓的幼年期。

        如果再以地府之力,加持上身的话,应该能祛除鬼都的浊气。

        “秦恪在此谢过大帝!”

        他再也控制住情绪,单膝跪地,献上最崇敬的谢意。

        这句话对他而言,比起救命之恩,还要强上数百倍!

        “秦将军不必多礼,阴冥司与我也有过节,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夏离微笑地说:“不过有件小事,还望秦将军告知。”

        “大帝尽管说便是!”

        “那就是……阴冥司究竟出于什么目的,才不远万里赶赴西洛,并对南天国痛下毒手呢?”

        他语气稍微一顿,将心中疑惑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