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吧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帝师是个坑在线阅读 - 第1742章 莽汉老十

第1742章 莽汉老十

        海面一览无余,毫无遮挡。

        裹挟着雪花的狂风如同刀子一般,楚擎所在熊皮大袄中听着上岸的探马汇报情况。

        昌军前几日夺的碧城,威风了没几天,又没抢了。

        楚擎打着哆嗦思考着。

        一开始他想到了黄老四是用计,但是现在发现可能不是那么回事,如果是的话,没必要三番两次的抢夺碧城。

        事实上碧城的战略位置的确重要,两侧大军其中半数的物资转运都要通过这里。

        “高江…”

        楚渊的目光落在了舆图的一条河流上,脸上露出了很是玩味的笑容:“高句丽后方大军的物资,是要从高江乘船运送到前线的,对吧。”

        “正如大人所说,春夏,哪怕是秋季,这三季还好,可绕道隆平,若是冬季,冰天雪地,还要绕山而行,不但要耽误时辰,还要动用更多的人力,山越高,这冷风越如刀子一般,莫说人守不住,便是牛马都上不得山。”

        探马说完后,楚擎打了个响指:“妥,高句丽舟师都玩蛋儿去了,高江还有什么能阻拦咱们。”

        温雅神情大动:“大人的意思莫不是…”

        “战船横江,将高句丽大军一分为二,令那二王城身后的先锋军变成孤军!”

        廖文之和墨鱼激动的都快流泪了,楚擎可算是成长了,能在战阵上想出损的流脓的主意,老天也有眼啊,这小子终于开窍了。

        战场上领军将领不统一调度,这是大忌。

        黄老四的计划,终究还是被楚擎给搅合了。

        船队航向了入海口,前往高江。

        入江之前,又是两艘旗船回航了,带去最新的消息,补给船迅速将大量的火药和物资送到高江,沿途还需要有战船护送,这就等于是高句丽国土的腹地,腹地中的江河,从今日开始姓楚了,没他点头,谁都过不去,绕路,可以,大冬天爬山去吧,十车粮,能送到地方三车都算他们高句丽人祖坟爆炸。

        高江是有船的,不是战船,而是那种只能在江河上运送物资的船只。

        入了高江后,楚渊突然觉得很无聊,无聊透顶。

        都不需要使用火药,战船成密集阵型,直接撞过去就行。

        东海号破开了冰面,也破开了高江上所有高句丽人脆弱不堪的小心灵。

        “高江的水,一定很凉。”

        楚擎没感受到,但是能看出来。

        船四分五裂,船上的高句丽人只能跳入江中,晃动了两下胳膊后就彻底放弃了,如同一根沉重的秤砣,直接沉底儿。

        “残忍,太过残忍了。”

        廖文之连连摇头,随即冲着墨鱼喊道:“西侧,西侧还有一艘漏网之鱼,来不及掉头了,用仗炮轰死他们!”

        一路破冰,也破船,东海号这艘海上巨无霸来到了江河之中,就如同绿巨人冲进了幼儿园。

        楚擎突然觉得幸运女神又开始青睐自己了,一直有墨家子弟乘着小型战船在前面探路,虽不是深海区域,可也正好能够让东海号畅通无阻的前行。

        不过这都无所谓了,就算东海号进不来,其他战船也可以,连高句丽引以为傲的船军都不是对手,更别说那些基本上和民用船只的江船了。

        入了江后,大家就和旅游似的,探马乘坐小舟去陆地绘制舆图,仇宝玉这个舔狗还特意打了几只野兔给青阳打牙祭。

        青阳看的于心不忍,半个时辰前还说这野兔可爱呢,半个时辰后,就开始夸野兔可口了。

        入江五日,战船排开,楚擎达成了战船横江的成就。

        自此,高句丽后方与前线的补给线彻底被截断。

        …………

        黄老四是个专业的演员,当皇帝的都得有演技,老四也是如此。

        这一路溃败,老四在尽量保证没有太多人员伤亡的前提下,不但要将戏演的好,还要意思意思反扑那么一下。

        终于绕过了二王城,黄老四脸上得意的神情越来越浓。

        “哈哈哈哈,区区高句丽人,在朕的手掌心中不过玩物罢了。”

        三路大军汇合,明明是溃败,各个将领喜气洋洋的。

        老四称不上用兵如神,但是就这一套套花活,的确是将高句丽人玩的团团转。

        果然如老四预计那般,高句丽的大军开始兵合一处了,并且迅速南移。

        事实上,高句丽大军难移的速度要比老四想的还要快。

        骑在马上,最前方的老四不断听着后方探马传递来的消息。

        又行进了两日,眼瞅着快到南侧大营了,黄老四有点懵了。

        因为根据探马所言,高句丽先锋军和中军紧追不舍,好几座重城要冲都没有留下太多的人手,那就和原配追小三似的,可以说是马不停蹄了。

        “不对劲吧。”一旁骑在马上的陈言满面狐疑之色:“西侧三城夺回去了,应等后方人马汇聚,粮草调度齐全才来海岸大营决一死战,为何首尾不顾?”

        太上皇打了大半辈子仗,经验不比老四差,又询问了探马几句,花白的眉头拧的和s似的:“高句丽人明知我们有火药与猛火油,非但不去二王城,反而紧追不舍,难不成是他们的王城有了御令,不顾大军死活了。”

        老昌大黄陈老九外加一个祝明远,四个人面面相觑。

        “不可被咬上,若是苦战,二王城的兵力说不定就会提前发兵,加快行军速度。”

        老四当机立断,全军奔跑了起来。

        陈老九是个闲不住的主儿,自告奋勇打探敌情,带着一群身手好的禁卫们调转马头去了后方。

        有现成的衣服,最擅长搞这些下三烂的陈老九试图摸进后方追击的军中。

        黄老四这边,一路急行军,海岸大营终于出现在了视野之中。

        老昌大黄非但没有如释重负,反而满面凝重之色。

        不正常,太不正常了,二王城的兵力也出城了,加上尾随的大军以及右路,共计二十三万大军,看路线是要直奔南侧大营。

        “奇哉怪哉,二王城进可攻退可守,为何要一次调动二十余万大军,不待后路大军汇合?”

        黄老四一路上已经将这番一问说了几十遍了,连昌敖都给不了个答案,死活想不出来怎么回事。

        终究还是陈言道破了天机,消息终于打探回来了,追上来后,满脸日了狗的表情。

        “是老十,老十的船队歼灭了高句丽船军不说,还横在了高江上,高句丽倾全国之力集结的大军,一分二位,后路大军,莫说军士和补给粮草,连个鱼儿都过不去!”

        黄老四和昌敖的表情是这样式儿的,w(°o°)w。

        周围皆是倒吸凉气之声,黄老四嗓子都变音儿了:“老十…老十不是去新罗结盟了吗?”

        “结了,新罗已经集结兵力奔赴百济边城。”

        昌敖咧着嘴:“高句丽船军…灭啦?”

        “灭了,一艘不剩,抓了十余个舌头,千真万确。”

        昌敖一脚踹在了黄老四的大腿上:“你他娘的不是说那船军是硬骨头吗,又是排兵布阵又是数夜难免思虑对策,怎地如此轻易的就被灭掉了?”

        黄老四:“这…”

        “这个屁这,船军都覆灭了,高江被老十占了,这还演什么演,杀回去啊!”

        黄老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怕泪珠子掉下来。

        折腾了小半年,他突然觉得自己好似个傻x。

        孙安都不落忍了,小心翼翼的说道:“陛下,要不…要不您再罚老奴几年俸禄吧!”

        “滚!!!”

        怒吼了一声,黄老四突然睁开眼睛:“不对,哈哈哈,朕还是有用处的,有用处有用处的,要打守战,对,正是如此,粮草哪能如此挥霍,天寒地冻,守南侧大营,静候那些战卒佳音,前后夹攻,方为…”

        正前方南侧大营冲来一轻骑兵,疾驰而来,马上骑卒翻身而下,单膝跪地,语气中满是兴奋。

        “禀陛下,东海补给船队达到,为首之人名为白杰,受千骑营大统领之名,已筹集粮草无数,据那白杰所说,单是东海郭城汇聚粮草,便需大船百艘昼夜不息运送十余次,这只是刚刚调集过去的粮草,不过十只一二罢了!”

        黄老四的笑容凝结了,昌敖微微侧目,满面嫌弃:“你说你出京作甚,就他娘的知晓乱折腾,有老十在,昌承佑啊昌承佑,你是真多余。”

        陈言面色复杂,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孙安听的不是很明白,看向面容呆滞的祝明远,询问道:“祝将军,咱家不通战阵,大统领占了高江…是何意?”

        “是…是…是只要击溃二王城的兵力,高江以南,便可以算的上是…是咱昌朝的国土了。”

        孙安失声叫道:“大统领果然威风!”

        黄老四破口大骂:“还他娘的用你说,罚你…”

        孙安面色一正,那叫一个为君分忧,朗声道:“陛下息怒,老奴愿被罚百年俸禄!”

        “百年个屁,朕要你归京之前,将你欠下的俸禄悉数还清!”

        孙安咧着大嘴,一颗心凉到了大肠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