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吧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从射雕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四章 《回天冰诀》(二合一,求订阅)

第二百一十四章 《回天冰诀》(二合一,求订阅)

        破军愕然的看着这一幕,“这……这什么情况?爹……你……你究竟在干什么?我又一定要什么啊?”

        他从未想过剑慧居然还有如此强悍的武功,竟能将除了破军之外的所有人都冰封!

        而代价便是剑慧自己的生命!

        “咔咔……”

        寂静的环境中,这声音显得格外的清脆。

        破军闻声看去,却发现郝健身上的冰块出现了细微的裂缝。

        “先……先生?”

        破军还在茫然之间,就看到裂缝越来越大,忽然之间轰然爆开!

        “《回天冰诀》……没想到剑慧居然还是用了这一招……”郝健看了看周围,    心中暗叹。

        原时空中,无名重回剑宗,向剑慧求取剑宗至高绝学《万剑归宗》,但剑慧却想把这门绝学传给破军,于是安排两人比剑,并且请来了十二位江湖名宿观战,    其中就包括无双城的城主独孤一方,注意,是正牌的独孤一方!

        战斗开始不久,无名便打的破军节节败退,就算破军用出了剑慧开的小灶——“万剑朝皇”,也还是打不过无名……

        眼看着无名要胜出,剑慧扔出了无名拜师的信物,也就是那块玉佩!

        无名不忍击碎玉佩,愣神之间,剑慧却施展了《回天冰诀》,除了无名、破军和剑皇三人之外,包括剑慧自己也被冰封……

        而这个时空,郝健没想到剑慧悄然回到剑宗……居然在这里便用了这一招……

        严格意义上来说,《回天冰诀》其实是受了重伤之后用来冰封自身,护住心脉的保命武学,可被剑慧这么一用,却俨然变成了大范围杀伤性武功……

        因为使用了《回天冰诀》之后,被冰封者就会陷入龟息状态……

        及时解封的话……基本没什么大碍,可……原时空一下子龟息了十几二十年……

        这……哪怕真是龟也给冻死了啊……

        顾不得多想,    郝健立即施展真气,帮众人化开玄冰。

        慕应雄解封后第一时间便将小瑜抱在怀里……

        毕竟,小瑜不懂武功,再晚一点可就么得了……

        即便如此,解封后的小瑜也是脸色青白……浑身颤抖个不停。

        剑宗大长老脸色铁青的看着剑慧,又看了一眼劫后余生的一众弟子,痛心疾首道:“剑慧……你……你简直就是……造孽啊!郝兄令破军浪子回头,你不但没有感激之心,反而意图谋害所有人,竟将《回天冰诀》用来冰封大家,你……简直丧心病狂!”

        说着,他又对着郝健深深一躬,“多谢阁下救命之恩!若非如此,祖师创立的剑宗至今日怕是要消亡矣……”

        他回想起来还有些后怕……

        要真的全被冰封,像破军这种不懂《回天冰诀》奥妙的,想不到解封的话……

        那剑宗可不就这么没了?

        破军抱着气若游丝的剑慧,脸上满是不解之色,“爹,你……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如此大范围的《回天冰诀》可不是开玩笑的,    剑慧此时都已经油尽灯枯了……

        直接被榨干!

        一滴都没留下!

        剑慧断断续续道:“我……破军,你……你能浪子回头,    爹……爹本该开心,    只是……只是爹不明白……为……为什么不是爹……让你,回头……”

        “剑慧!你身为掌门,竟如此残忍,咱们剑宗传承千年,险些就亡了……若真要如此,我等于九泉之下,有何颜面见剑宗历代祖师?从现在开始,我们要罢免你的掌门之位!将你逐出剑宗……”大长老怒道。

        “对!罢免你!逐出剑宗!”几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长老纷纷怒道。

        剑慧惨笑一声,看着破军道:“军儿,以后……的路,交给……你了,爹……爹只能帮……帮你到这儿了……”

        破军听着都快哭出来了,“爹,您这哪是帮儿子,分明是在坑儿子……听着您这话,儿子我是如鲠在喉、如芒在背、如坐针毡啊……”

        然而,剑慧已经听不见了,双眼瞳孔散开,空洞的看着天空,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爹……”破军嚎道。

        郝健看着这一幕,默默的拿出了……二胡。

        慕应雄见状,适时的取出了唢呐,小瑜悄悄的取出了小铙钹……

        破军还以为又是《哭皇天》呢……

        却不料……这音乐声一响,并不是!非但没有哀伤的意思,反而还很……喜庆!

        拉着欢乐二胡的同时,郝健还张口唱道:

        “哎~~~,今天是个好日子,

        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今天是个好日子,

        打开了家门……

        咱……迎春风……”

        朗朗又上口的曲子响彻小院。

        大长老被这欢乐的情绪所感染,不禁赞叹道:“真是应景的曲子啊……”

        不一会儿,一众长老和弟子纷纷跟着开始唱跳起来……

        破军:“……”你们能不能照顾一下我的情绪?

        这一刻,大伙儿围着剑慧的尸体载歌载舞,小院子顿时犹如一片欢快喜庆的海洋……

        许久,一曲终了,大长老这才叹息道:“罢罢罢,这唱一唱、跳一跳,气也消了不少,好歹大家都没事儿。人死如灯灭,就不追究剑慧的罪过了,破军,将你爹按掌门规格,好生安葬了吧……”

        破军神色一缓,忽然觉得刚才的气氛也没那么难以接受了……

        ……

        议事厅。

        安葬了剑慧之后,剑宗众人齐聚一堂,彼此之间互相看了又看,却都默契的保持着沉默。

        许久,大长老肃然道:“国不可一日无君,剑宗亦不可一日无掌门!按前代规矩,都是由掌门指定继承人,可偏偏剑慧……唉……诸位都有什么想法儿,大家……畅所欲言吧!”

        三长老看了一圈,沉声道:“大长老说的是!如今剑宗,实乃危急存亡之时,老夫以为必须求变!必须不拘一格!大长老,您以为呢?”

        大长老眼睑低垂,似闭未闭道:“继续。”

        三长老犹豫了一下,旋即道:“我建议,咱们不如干脆请郝大侠出任掌门之位!反正大家早就有让郝大侠指点剑法的意思,索性奉他为掌门!如此一来,剑宗复兴何愁不成?”

        “我赞成!”破军一愣,旋即迫不及待道,心中暗道:“这样一来,我岂不是能顺理成章的拜先生为师了?真是妙啊……”

        大长老捻须点头道:“唔……原本老夫想的是从弟子中选择一位,比如派人迎回身具天剑之气的无名……或者……去后山请囚居的剑皇师叔出山。可现在看来,郝大侠显然更合适啊……诸位,你们怎么看?”

        “我赞成!”

        “我赞成!”

        大长老环顾一圈,发现大家居然无一例外的表示支持,虽在意料之外,但却也在情理之中……

        毕竟,剑宗太需要除了寒冰侧剑法之外的绝学了……

        他沉吟了半晌,拍板道:“好!既然大家一致同意,那就这么定了!诸位,事不宜迟,大家随我去请郝掌门归位!”

        ……

        小院子中,慕应雄刚把送小瑜进去休息,便看到剑宗众人在大长老的带领下,乌泱泱一大群又来了……

        “慕老弟……哦不,很快就是慕师弟了,哈哈哈……先生在吗?”破军一看到慕应雄,便咧开大嘴叫道。

        慕应雄闻弦歌而知雅意,心中想到了某个可能性,不由得笑道:“自然是在的,诸位稍等,我这就去通知师父……”

        “不用了。”郝健从房中负手而出,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充满了绝世高人的气质。

        剑宗一众长老一看,顿时更满意了,这简直就是想象中掌门的形状!

        大长老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上前一步,道:“郝大侠,盘桓剑宗这几日,却不知对敝宗印象如何呀?”

        郝健微微一笑,“所处之地,风景绝佳,诸弟子剑气冲霄,剑道登堂入室,不负天下剑道源流之称!”

        大长老一听,脸上浮现出一抹黯然,苦笑道:“弟子不肖,掌门有亏,实在有辱祖师清誉,更当不得大侠如此称赞!实不相瞒,老夫有一个不情之请,却不知当讲不当讲……”

        郝健脱口而出道:“要是不当讲那就别讲了!”

        众人:“……”

        大长老不禁愕然,差点不知该怎么往下说了……

        “啊,开个玩笑,玩笑而已……长老请讲。”郝健忙道。

        大长老这才汗颜道:“内个,我们商议之后,一致想拜托郝大侠出任……剑宗掌门之位!还请郝大侠莫要嫌弃……也不要推辞……”

        “果然如此!”慕应雄心中暗道。

        郝健双手负在身后,慨然道:“好!”

        “郝大侠,你放心,我们都是经过……嗯?您说什么?”大长老本以为郝健会推辞几句,甚至他早已打好了腹稿,做好了三推三请第准备,一刹那之间竟怀疑自己听错了……

        郝健含笑道:“我说,好!承蒙诸位看得起,郝某人就却之不恭了。”

        大长老愣了一下,方才反应过来,连忙一挥手。

        一众剑宗长老、弟子齐齐将手中佩剑平举,施以一种独特的礼仪。

        此乃剑礼!

        乃昔日大剑师创立剑宗时定下的剑道之礼。

        “拜见新掌门!”众人齐声道。

        郝健看着这一幕,脑海中忽然响起了系统的声音。

        “叮!触发随机任务:复兴剑宗。恭喜宿主成为剑宗掌门,请宿主带领剑宗完成复兴重任。任务奖励:《三刀三剑三神技》之‘一刀绝空’、‘万剑归元’。”

        郝健沉吟了一下,含笑道:“诸位,我只一个要求,叫掌门不好听,诸位还是叫我……‘宗主大人’吧!”

        众人一愣,“这……算什么要求?”

        旋即齐齐再次施礼道:“拜见宗主大人!”

        “哈哈,众位请起!既然当了剑宗宗主,本宗主就简单讲两句……”郝健笑道。

        众人起身,做好了听新宗主训话的准备,这也是应有之义,谁都不觉得奇怪。

        “第一……”

        转眼间,半个时辰过去了……

        郝健还在滔滔不绝的讲着,而弟子们都已经开始打哈欠了……

        几位长老面面相觑,哭笑不得……

        “下面呢,我再谈一谈自己的三点感想。第一大点,我想从七个方面来谈……”

        一众弟子、长老:“???”

        现在,众人都是一副如鲠在喉、如芒在背、如坐针毡的表情了……

        三长老更是一脸懊悔的表情,心中欲哭无泪,“我错了,我打一开始就不该有这个提议啊……”

        一直洋洋洒洒、唾沫横飞的说了两个时辰,末了,郝健才意犹未尽道:“好了,以上就是我这个新宗主要说的……诸位可还有人要补充的?”

        大长老都快睡着了,听到这句猛然清醒过来,连忙道:“没了没了……掌门,哦不,宗主大人的教诲,我们铭记于心……说得太好了,大家说……是不是?”

        “是……”

        一时间,吼声如雷!

        “哎,宗主大人,老夫……老夫记起来了,内个,给锅里还坐着水呢,老夫先回去看看……”

        “宗主大人,内个,我家狗要生了,我也得赶紧回去!”

        “对对对,他家狗难产,我……我去给接生去!”

        一时间,众人火急火燎的跑了个精光……

        ……

        北原,一处幽深的冰洞深处,一道身影坐在其中。

        他脸上戴着一个诡异的面具,面容扭曲之极。

        “该死的凡人,竟然将本座差点打死!本座可是天,凭什么被凡人打败……”

        他的眼神之中绽放出难以想象的恨意。

        “若非本座有凤血护体,是不死之躯,恐怕早已陨落了……武无敌,本座迟早将你扒皮抽筋!”面具男双目中一道寒光射出,眼前的冰壁顿时被刺出两个幽深的小洞。

        “咳咳……咳咳……咳!”

        他又忍不住用力咳了几声后,喷出一口淤血,扭曲的表情一下子舒缓了不少。

        “现在本座伤势未愈,万一再被那武疯子打上门来……唔,短时间不宜再回天门!对了,大剑师创立的剑宗距离此处不远,倒是个不错的去处……倒不如先去避避风头!待本座恢复功力,重整旗鼓,卷土重来,再杀回天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