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吧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北派盗墓笔记在线阅读 - 第209章 疑神疑鬼

第209章 疑神疑鬼

        “秦师傅,你等等!”

        在人即将走出饭馆那一刻,我大声叫住了他。

        因为他刚才说那四个字“全部死绝”,真的把我吓到了,一般刚认识的人不会开这种玩笑。

        回到饭桌上,我起身给人恭敬倒了杯酒。

        “麻烦秦师傅你把话说明白点。”

        他轻抿了一口,放下酒杯道:“一个人要死时,外表和内在都会发生一些变化,比如头发突然干枯直立,脸色暗淡无光,还有....”

        他指着自己额头中间:“你有没有注意到,你那个朋友,印堂这里有条淡淡的竖纹垂了下来,竖纹一直垂到了鼻梁之上,那就是死相。”

        “他之后可能就是你们,你可知道在什么情况下能看到这种面相?”

        我皱眉摇头。

        他回忆说:“去年,报纸上登那条新闻你看了没有?一家五口周末去凉山水库钓鱼,后来车冲进了水库,全淹死了,这一家人当时的面相,就是你朋友现在的面相。”

        我脸色发白,我说我不是本地人,来康定就几个月,不知道这个新闻,随即我忙说要怎么解决?报酬不会寒酸。

        我以为这种事有钱就能解决,如果解决不了,那无非就是多少钱后头在加个0,就像在南平时查户口帮我一样。

        没曾想,他摇头道:“兄弟,我虽然看出来了,但这事儿我可没那个能力解决,就你们住的那个招待所,刚才我看一眼都觉得害怕,你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去找疯道长,越快越好!”

        我着急说:“马道长一天只清醒十几分钟,而且上次他跑了根本找不到了,简直来无影去无踪,我去哪里找他?来不及!”

        “嗯......这样,你在这里等我几分钟。”

        他大概十分钟左右才回来,手上多了个白塑料袋。

        打开塑料袋,他从中拿出来一大把红绳观音吊坠,数了五个递给我说:“这些护身符都是我送女的没送完剩下的,你们五个人,回去每人带一个,多少有点用,图个吉利,一个八百八十八,总共给我四千四百四十块。”

        “啊?”

        “你刚不是说不要钱?”

        他这些观音吊坠都是翡翠材质的,但就是那种最垃圾的翡翠,浑身黑不溜秋,一点都不绿,行里人叫狗屎地翡翠,在揭阳那边批发都是四五块钱一个,而且雕工差,雕的观音菩萨眼睛都斜到了鼻子边儿。

        “我是说了不要钱,但这可是救命的东西,你就不能白得!明白?这叫因果关系!”

        “你不会以为是破烂吧?”

        “我明讲了吧,这些翡翠观音都是去年五月初十的跳神节上,我偷放在金刚寺的荷花灯里过了夜的!”

        “那晚,整个金刚寺所有的高僧都跪在荷花灯前念了平安经!寻常人想搞都搞不到!你还嫌弃?”

        “在有,我得了你的钱也不是自己要花,我之后会全捐到金刚寺,这叫做回向。”

        “算了,不要拉倒!”

        看我有犹豫,他迅速把观音吊坠都收走了,我一把抓住说我没说不要!我要!你别生气啊!

        跟我回去取了钱,他大致点了点就走了,并且叮嘱我护身符睡前带好,别沾水,赶快想办法找马道长。

        人走后,我马上打给老郭。

        结果老郭说他都两个月没收到马道长消息,根本不知道他人在哪里,而且老郭还说除非道长自己回来,否则谁也别想找到他。

        挂了电话,我心里就开始胡思乱想。

        昨天晚上,晃了一眼的那个没腿的女人,是不是就是党项人祭祀的七月爬?我早在贺兰山下就听过七月爬的古老传说,一个人没腿,得爬着走。

        古墓中出土的东西都是冥器,也叫阴器,有没有可能....墓里出来的某件文物上,带着七月爬的诅咒?当然这都是我疑神疑鬼,胡乱瞎想的,没科学依据。

        豆芽仔最先出的问题,是不是那个东西的原因....

        我忙跑到豆芽仔屋,一脚踹开了门。

        “那木人你放哪里了!”

        豆芽仔一脸纳闷说:“在我床底下啊,怎么了?”

        我直接从床底下把真容木偶拖了出来!这东西四肢已经被豆芽仔粘好了,我看了几分钟,越看越觉得这东西不舒服,就像一具四肢僵硬的尸体一样。

        “唉!你干什峰子!”

        “别他妈拦我!我要烧了它!”

        “卧槽!不能烧!”

        豆芽仔慌了,着急说:“我他妈熬夜熬了一晚上才修好!几十万的东西啊峰子!你怎么能说烧就烧!”

        我已经下定了决心,当下一把推开了豆芽仔!扯着木人腿就向外走!豆芽仔不听劝,他已经财迷了心窍。

        我直接从二楼把这东西扔到了院里,豆芽仔修的是牢固,胳膊腿都没摔烂,但这一下摔的让木人四肢向后扭曲,折叠成了一个诡异的角度,看着很别扭。

        鱼哥住一楼,他听到声音从屋里跑出来问我干什么。

        “正好你在鱼哥!你现在赶紧去买桶汽油回来!我去找干柴!”

        等鱼哥买好油回来,我已经在院里搭了火堆,锁上大门,把人偶扔柴火堆上,直接倒汽油,把头就在旁看着,并未阻止我。

        “不能烧!不能烧!”

        豆芽仔突然歇斯底里狂叫,他抽出刀,就叫道:“谁敢钱我就弄死谁!不信就试试!”

        鱼哥一把扣住豆芽仔手腕,怒声喊:“芽仔你疯了!对我们比刀子!”

        豆芽仔眼神恍惚了几秒,他样子就仿佛如梦初醒一样,当啷一声,扔了手里的刀。

        把头看了眼,皱眉下令说:“这东西素来不吉利,点火,烧了。”

        我打着火机,直接扔到了火堆上。

        干柴烈火,瞬间噼里啪啦就烧着了,火势转眼变猛,冒出了滚滚浓烟。

        热浪让我们都下意识后退,恍惚中,我觉得眼前一幕似曾相识。

        那晚在河边儿,七月爬也是被这样烧成了灰。

        “不对.....”。

        小萱突然眼神变的惊恐,她喊道:“你们快看!怎么会这样!”

        我看的也瞪大了眼。

        才烧了几分钟,出现了个十分令人费解的现象。

        躺在柴火堆上的木偶点不着!就是光冒白烟!不着火!

        鱼哥咦了一声说:“可能是温度还不够,都先别着急。”

        又看了几分钟,火势都变小了,那个真容木偶依然完好无损躺在那里!

        “这他妈见鬼了!木头做的,怎么会烧不着!”

        火灭后,只看到这东西表面都被熏黑了,露出了一层淡绿色,是很淡的那种绿色。

        把头看后皱眉就说:“没想到啊,这东西不是柏木做的,应该是避火木做的。”

        我狐疑问:“把头你的意思是海松木?古代有海松木?”

        把头点头:“海松很早就有,在古代往往被人用来做烟斗,你们看,这东西被大火烧了这么久才露出了原本色。”

        海松外号叫避火木,就是因为它根本烧不着,这种木头号称有极快的散热能力和极强的阻燃能力,在古代都被用来做水龙车。

        眼看太阳即将下山,我急了,不管怎么样,今天晚上,我绝不想在看到这东西!

        我匆忙跑去二楼杂物间找到了把斧头,下来抡起斧头对着木偶一顿猛砍!我边砍边红着眼骂:“草x妈的!想搞我们!老子先弄死你!”

        我模样可能有些吓到小萱了,但我并不在乎,很快把木人砍成了好几段。

        这东西,没见过实物的人可能难以想象,甚至或许有年轻人认为它就是个真人身高的大手办,错了.....谁想看看的去河北博物馆,那里有两具这东西,盯着木偶脸认真看五分钟,我保你晚上睡觉做梦。

        我找来三个麻袋,把木偶的胳膊腿分开装里头,随后我和鱼哥分头去扔。

        鱼哥扔到了很远的地方。

        而我把脚扔进了一家人菜地里,把头扔到了村南头一口废弃的水井里,让它们身首分离,永不相见。

        回来后已是晚8点多,我把观音吊坠一人分了一个,嘱咐大家伙都带上,不管有没有用,就当图个心安。

        10点多,我躺下蒙头睡觉,又做了个梦。

        我梦到了那口水井,井里像开锅了一样咕嘟咕嘟冒泡,几秒钟后,一个长头发女人的头,缓缓浮了上来。

        我被噩梦惊醒,后背出了一层汗。

        晚上开着灯睡觉,我当下起来靠住枕头,点了根烟压惊。

        “邦邦邦!邦邦邦!”

        “谁!”

        我虽然睡二楼,但听的清清楚楚,这是有人在拍招待所大门的门环儿。

        我们所有人都在屋里睡,这么晚了.....谁会来敲大门?

        “邦邦邦!邦邦邦!”

        还在不停敲。

        我一个人不敢下楼,就拿上手电去叫鱼哥。

        鱼哥起初还睡眼惺忪,当他听到敲门声后清醒了。

        鱼哥皱眉问我:“这是谁在敲门?”

        我小声说肯定不是我们的人,我们几个都在屋里。

        “走,下去看看。”

        下楼梯到院里,看着上着锁的大铁门,鱼哥大声问:“这么晚了,谁啊?”

        过了几秒钟,大门外传来一道声音。

        “是我,怎么我的声音你们都听不出来了?”

        鱼哥立即冷声喝道:“谁知道你是谁!不认识你!别在敲门了!赶紧走!”

        我紧紧拽住了鱼哥胳膊。

        “怎么了?”

        我惊恐的望了鱼哥一眼,又看了看关着的大门,颤声说:“鱼...鱼哥,这是老福的声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