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吧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阴阳诡婿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七十章 势均力敌!

第九百七十章 势均力敌!

        “魔神的底蕴,果真不是我所能料想,看来是我轻敌了,不过也无足轻重!”

        在对我另眼相看之余,道德天尊依旧举重若轻。

        此时的我虽然借助前世之力暂时达到了主宰者之境,但在道德天尊的眼中,也仅仅只是将我当成同级别的对手而已。

        这一刻,道德天尊缓缓抬起手,天空中的那道阴阳五行八卦图缓缓转动,却是爆发出一股磅礴的灭世天光,直朝着我镇压而来。

        轰!

        这股灭世天光轰击在我的身上,却是发出一阵洪亮的轰鸣。

        定睛看去,却见在那天光汇聚处,一口鼎炉赫然浮现!

        一眼看去,只见这是一口三足鼎立的八卦炉,炉身之上镂刻着一道道复杂深奥的符文,一道阴阳八卦图在炉身清晰可见。

        而在八卦炉的周围,共有着四道炉门,炉中烈火熊熊,散发出一股令人胆寒的炽热光华。

        这一刻,一股磅礴的镇压之力从八卦炉中汹涌而出,直朝着我侵袭而来。

        在这股镇压之力下,我感觉像是有一座大千世界压身,整个人也不由得举步维艰,险些栽倒长空,身上的积尸气也因此时隐时现,显得激荡不安。

        对此,我不由深深皱起了眉头。

        不曾想,此时我虽然有了前世的力量加持,但在道德天尊面前,我依旧没有必胜的把握,刚一出手,竟是直接被他生生压制了下来。

        呜呖呖!

        阵阵鬼啸之音从我的周身响彻而起,在如此不利的境地下,我当即毫不犹豫动用了煞行术!

        我虽不知积尸气究竟为何物,也不知其具体来历,但其总归是一种阴煞之气,既是阴煞之气,那么我的鬼道之术想来也能驾驭积尸气的力量。

        而事实证明这一点果真没有错!

        在煞行术的调动下,滔天的积尸气当即在我周身涌动不休,一道巨大的红色漩涡随即出现在了我的身后,一股强大的吞噬之力也随即从中应运而生,席卷我周身。

        伴随着漩涡的吞噬,来自八卦炉中的镇压之力逐渐消失不见,我的身体也一点点消失在了当场,一张由我所化的赤色鬼面也随即浮现长空。

        呜呖呖!

        又是一声鬼啸响起,化身鬼面的我朝着道德天尊凝视而来,两束赤色的目光当即朝着他冲击而来!

        咚!

        目光侵袭之下,那口八卦鼎炉顿时发出一声洪亮的轰鸣,大量的炉火也从中迸射而出激荡长空。

        紧接着,鬼面张开了血盆大口,一股滔天的积尸气喷薄而出。

        这股积尸气不断凝聚不断重组,最后竟是化作了一股滔天的赤色烈焰!

        烈焰冲击而下,重重地轰击在了天空中的那道阴阳五行八卦图上,整个八卦图顿时发出一阵剧烈的轰鸣。

        在烈焰侵蚀中,一道道符文接连暗淡,一道道细长的裂痕顿时从图中绽裂开来。

        不过须臾间,这道阴阳五行八卦图顿时支离破碎,大量的烈焰从天而降,直朝着道德天尊侵袭而来。

        见此,道德天尊微微皱眉,竟是选择了暂避锋芒,朝着旁边一侧挪移开来。

        可由积尸气所化的烈焰还是沾染了他衣袍半分,那本为法宝的道袍,竟是在烈焰的侵染下被烧去了一角。

        虽然看起来无足轻重,但对我而言无疑是一个好消息。

        在煞行术催动下的积尸气,显然力量又被提升到了一个高度。

        而此时的我,俨然可以对道德天尊构成实质性的威胁。

        道德天尊看着天空中由我所化的鬼面,不觉微微赞许。

        “不错,不错,居然懂得将积尸气与煞行术这种低阶鬼术相融合,竟然烧去了贫道半分衣袂,也着实难得!只可惜现在的你并不曾修得魔宗道法,否则以贫僧一己之力,今日恐怕难有胜算。”

        说吧,道德天尊一挥拂尘,那口八卦炉顿时爆发剧烈震荡,一道道白炽的烈焰从中不断汹涌,缭绕长空。

        “这口八卦炉,是平日贫道炼制仙丹之鼎炉,同时也是贫道随身法宝,今日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你的魔火更胜一筹,还是贫道的炉火更加纯青!”

        话落,八卦炉当即在道德天尊的意志下迅速旋转起来,来自其中的炉火也不断从中喷薄而出,伴随着八卦炉的剧烈旋转,一道通天的火龙卷顿时应运而生。

        火龙卷侵袭不休,一股灼热的气浪也随即席卷四方,随着道德天尊意念一动,这道火龙卷也随即朝着我所在的方向侵袭而来!

        轰!!

        魔火与炉火在这一刻冲击于半空之中,一阴一阳两股截然不同的火焰力量激撞不休。

        一时间,大量的烈焰伴随着气浪的冲击席卷整个苍穹,阴阳界也因此下起了熊熊火雨。

        无论是魔火还是炉火,烈焰所过之处,大地都因此被烧成焦灼,紧接着在高温中熔化出一个个巨大的溶洞。

        无数的子民在火雨之中哀嚎,在哀嚎声中被烈焰烧灼沦为灰霾,各方神明虽然有心庇护,可面对主宰者之战的力量波及,哪怕他们自身也难得保全。

        轰!!

        终于在某一刻,两股属性截然不同的烈焰,终于抵挡不住来自对方的迅猛侵袭,竟是彻底爆裂于长空。

        道德天尊的八卦炉发出剧烈轰鸣,一丝丝轻易难辨别的裂痕从鼎身弥漫开来,他手中的拂尘也被烧去了大半青丝。

        与他相比,我也好不到哪里去,由我所话的鬼面此时更是绽裂开了一道深长裂痕,大量的积尸气不断从中散发而出,引得天空中鬼影阵阵。

        眼下的这一击,我和道德天尊俨然不分胜负势均力敌。

        可是……

        我朝着地面看了一眼,可看到的却是满眼的焦土,满眼都是地狱修罗。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在主宰者的力量波及下,成片成片的山河沦为焦土,大量的凡人众生相继陨落,诸神也在烈焰侵袭间不得安生。

        为此,我的心里不由一阵揪痛。

        这可是我的子民我的世界,若继续这么下去,阴阳界恐怕都将不复存在。这一战即便是我胜了,对我而言无疑也是一个莫大的损失。

        看着自己的八卦炉绽裂出裂纹,道德天尊的眼中也是流露出一丝痛惜之色。

        而在这一场不分胜负的较量过后,道德天尊却也没有再马上出手,而是颇为忌惮的看着我。

        见此,我也不曾出手,隔空朝他凝视而来。

        “道德天尊,你乃主宰者,不知你可否有自己的一方世界一方子民?”

        带着这一念头,我随即暂时收敛了体内的魔火,朝他如是问道。

        道德天尊似乎明白了我的话外之音,他朝着怨魂载道的阴阳界看了一眼,点点头,“一方神明一方世界,贫道自然有自己的世界,自己的子民。”

        “那么,你的如何治理自己的一方世界的?”

        “自然是让它成为一方乐土,以便让更多的人鬼神佛慕名而来,皈依贫道麾下。”

        “那么,你又是如何对待自己的子民?”

        “自然施以德政,贫道庇护下的子民,皆可安居乐业;贤才兼备者可得贫道赏识,可得仙丹相授,位列仙班;暴戾杀凶者,轻则逐出世界,重则不得超生。恩威并施赏罚分明举贤纳才,方能天下归心。”

        “既然道德天尊对自己的子民有如此仁爱之心,那么不知可否成全我,对一方子民的眷顾?”

        说话间,我朝着阴阳界的芸芸众生看去,终于道明了自己的本意,“两敌相战,祸不及家人,二神之战,祸不及子民。我虽不知自己前世究竟是一个怎样人神共愤的存在,但我今生眷顾众生,不知道德天尊可否不计前嫌,为我的一方子民也赐以德政?”

        虽然是敌人,但看着在火海中接连陨落的凡人,我还是忍不住向道德天尊服了软。

        对此,道德天尊的脸上浮现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真是想不到,昔日视众生界诸神如无物的魔神,如今竟会为了区区一方子民,而有低头相求的一天,这可真是出人意料,可真是让贫道受宠若惊。”

        “冲着你魔神之名,我可以给你一息的世间,让你处置阴阳界的后事。但你不要忘了,神明兴祸,子民同罪,之后你若是战败,你的世界你的子民也同样难免覆灭之灾!”

        听了这话,我点了点头,“那么,如果我现在放弃阴阳界,不再为阴阳界主宰,那么事后阴阳界是否还会因为我而徒遭牵连?”

        对此,道德天尊不由一阵诧异,仿佛有些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还是贫僧印象中的魔神吗?为了庇护一方子民安危,竟是不惜自行放弃一方世界,如此之举即便圣人也得权衡再三,可眼下此举竟是出自杀神成魔的你之手,着实让贫道惊诧万分。”

        道德天尊唏嘘不已,“既然如此,贫道可以向你承诺,若你战败,贫道不会对你阴阳界加以审判。但……如果众生界其他神明得知你曾有这么一方世界,那么阴阳界的存亡可就难说了。”

        “既然如此,我且提前谢过天尊!”

        说罢,我随即回头看向了阳城中的共工,“共工,上前听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