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吧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回到初唐当神仙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一十三章:云中城堡的动力系统已经就位

第七百一十三章:云中城堡的动力系统已经就位

        广智和尚是成实宗的一个平平无奇,十分老实的修行僧。

        他出家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年幼时赶上了隋末的战乱,为了混一口吃食就随便找了一个庙宇出了家。不过出家之后没几天,广智就莫名其妙的被他的师父怀信和尚给看上了,觉得他是可造之材,不但收他为弟子,还带他进了法华宗的内门。

        不过事实证明怀信和尚看走眼了……

        广智和尚虽然修行的十分勤奋,但从大业年间一直修行到了武德年间,前后十几年的时间都没有能够超脱须陀洹果位,证就斯陀含果,更不要说更加高深的阿那含和阿罗汉果位了,让他的师傅怀信和尚很是失望。

        不过就算如此,身负法力的广智和尚在成实宗内也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状态,除了修行之外,只用负责一些比如说放焰口,做灵食之类的事情,日子过的还是比较滋润的。

        就在广智和尚以为自己的这辈子就要这样平淡的度过的时候,结果他们成实宗的某个阿罗汉高僧普应和尚竟然莫名其妙的去刺杀了秦王李世民,导致朝廷震怒,而天策府更是铁骑四出,开始满京兆大肆搜捕对方!

        而广智和尚因为之前非常倒霉的被他师傅怀信和尚派遣,给普应和尚当过一段时间的随侍,所以一顶普应党羽的帽子就从天而落,扣在了广智和尚的秃头上。

        没说的,收监,下狱!

        不过好在不管是秦王还是天策府中的这些人都比较规矩,虽然讯问过广智和尚两次,但没有动刑,也没有逼供。对于广智和尚来说,他在监狱中的生活比起在寺中的时候除了伙食差了不少之外,其他倒也还好!

        今天中午,广智和尚数着麦粒吃完了今天中午的麦饭之后,正打算按照惯例打坐修行一会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接着就看到一帮甲士簇拥着一个文士从监狱的外面走了进来,在这个文士的手中还拿着一份名册。

        文士在监狱门前站定,打开手中的名册瞟了一眼,接着大声的说道。

        “哪个是玄约和尚……”

        “南无本师诃梨跋摩!”

        中年文士的话音刚落,广智和尚就听到从前方的一间牢房里传出了一声佛号。

        “老僧就是玄约!”

        接着,广智和尚就看到那个文士扭头看了看身边的牢头,看到对方点了点头之后,提笔在那个名册上勾了一下。

        “玄约验明正身,带走!”

        接着,广智和尚就看到那些甲士们带着狱卒上前,打开了牢房门,将里面的一个起码有五十多岁的老和尚带了出来,推推搡搡的带出了监狱的大门。

        就在这个时候,广智和尚就听到从身后传来了两个恐惧的说话声音。

        “他们把玄约带走,莫非是要对我们明正典刑了吗?”

        “不要啊!我当和尚只是为了混口吃的,不是为了上法场啊……”

        “……”

        在背后这两个同样被抓紧来的和尚的窃窃私语之中,那个文士又接着点了七八个和尚的名字,然后他们也无一例外的被那些甲士从牢房里带走了。

        就在这个时候,广智和尚的耳边忽然听到了一个很熟悉的名字。

        “最后一个……广智!谁是广智和尚?”

        就在广智和尚还没有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他忽然听到身后那个窃窃私语的声音忽然大声的喊道。

        “明公,这个坐在这里一声不吭的家伙就是广智!”

        “……”

        几分钟以后,面色沉重的广智和尚在甲士们的带领下来到了监狱的院子中,跟之前那些被带出来的和尚们汇合在了一起。

        “翼国公……”

        那个拿着名册的文士带着广智和尚他们走出监狱,然后满面春风的对一个面色有些微黄的魁梧大汉说到。

        “按照您的吩咐,所有关押在这里的修行僧都已经带到。”

        “嗯!”

        大汉的目光从广智和尚他们的身上扫过,接着对文士点了点头。

        “那某就把他们带走了,圣人那边还在催呢!”

        ……

        本来,广智和尚他们还以为自己这些人是牵扯到了普应和尚的刺杀案里,要被明正典刑了,结果走了一阵才发现他们并不是去刑场,而是来到了一间奇怪的道观里。

        广智和尚定睛看去,发现一个好像是白色大鸟的东西停在道观的后院,在腹部下方露出了一个黑色的入口,看上去十分的诡异。

        带他们来的那个大汉抬起手中的马槊,指了指面前的那个黑色的入口,面色冷峻的说道。

        “你们依次进去,老老实实的靠墙坐下,不许乱说乱动,违者皮鞭伺候!”

        虽然广智和尚他们并不知道这个白色大鸟是什么东西,但在周围这些甲士手中拎着的皮鞭的威慑之下,他们也不敢做出什么非分的动作,只能一个挨着一个的走进了这个奇怪的黑洞。

        等进入黑洞之后,广智和尚才发现里面其实就是一个宽阔的白色屋子,虽然地上什么都没有铺,但看着十分的洁净。

        就在广智和尚老老实实的按照对方的要求在墙边旁边找了一个位置坐下之后,随着一阵的吱吱呀呀的声音,他们走进来的那个好像是吊桥一样的东西被拉了起来,整个房间瞬间就变得暗了下来。

        接着,广智和尚就感觉到这个白色的房屋忽然剧烈的摆动了一下,险些将他摔在了地上,他赶紧伸手扶在了墙壁上。

        房屋大约摆动了一刻钟之后,刚才收起的那个吊桥再次被放了下去,脸色淡黄的大汉已经带着甲士等在了外面。

        “好了,到地方了,你们快点出来吧!”

        等广智和尚等人从房屋里出来之后,这才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已经离开长安,来到了数万米的高空,现在矗立在他们面前的就是那个一直悬浮在长安城上空的云中城堡的大门。

        这种神奇的事情瞬间就把他们这帮修为不高的修行僧们给震慑住了!

        “南无本师诃梨跋摩,我们怎么会来这里了!”

        “不许停顿,继续朝前走!”

        看到他们停顿下来之后,脸色淡黄的大汉立刻提高了嗓音,对着他们喊道。

        “违者皮鞭伺候!”

        下一刻,广智和尚就看到身边的甲士们已经开始抡起了手中的皮鞭,吓得他再也不敢左右张望了,赶紧低头朝着云中城堡的大门走去。

        随后,广智和尚他们在甲士的押送之下,一阵的左拐右弯,来到了一间被分割成一个一个小隔间的大厅之中。

        咔哒!

        一个甲士拉开了最前面的那个隔间的大门,朝着最前面的那个老和尚玄约指了指。

        “你,进去!”

        等玄约老和尚迈步走进隔间之后,随着咔哒一声,隔间再次关门落锁,接着甲士又拉开了第二个隔间,朝着第二个和尚指了指。

        “到你了,进!”

        “……”

        差不多又用了一刻钟还多的时间,包括广智和尚在内的所有人都被关进了这种小隔间之中。

        广智和尚左右看了看,发现在这个隔间里放着一张奇怪的胡床,上面还带着两条带子,似乎是可以将自己绑在上面。胡床的前方是一个白色的球体,一左一右各有两个掌印,在掌印的下方还隐约可以看到一些符箓的花纹。

        下一刻,一个男子说话的声音就在广智和尚他们的耳边响了起来。

        “今天到达这里的和尚,你们每一个人都是刺杀秦王的要犯普应的同党,依照我大唐律,你们每个人都应该被处死……”

        听到这个男子的话之后,广智和尚的心瞬间不受控制的就沉了下去,脑子里也开始了胡思乱想。

        本来还以为没去刑场就不用死了,没想到最后还是得死吗?

        接着,他们就再次听到了男子的说话声音。

        “不过我大唐圣人心善,知道你们未必每个人都想要跟普应一起谋逆,很多应该都是被普应那个逆贼给蒙蔽了,所以他愿意给你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让你们为我大唐也出一点力!”

        随着男子说话的声音,广智和尚本来紧绷的心也一点一点的跟着放松了。

        没错!

        他就是被普应给蒙蔽了,那老家伙去行刺秦王的事情真的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绝对要改过自新,立功赎罪!

        “现在你们先坐在胡床上,用旁边的带子把自己绑起来,放心,这个只是为了固定你们的身体,不是打算对你们不利……”

        随后,广智和尚不由自主的就按照耳边传来的那个说话的声音的指示坐下,将旁边的带子拉过来捆绑在一起,将自己固定在了胡床上。

        “现在你们伸出手,把双掌放在你们面前的掌印上,然后徐徐的朝圆球里灌注你们的法力。对!就是这样,当你们灌注法力的时候球就会亮,而球如果不亮的话,就说明你们想要阳奉阴违,那就证明你们肯定是普应的党羽……”

        在声音的鼓励下,广智和尚瞬间加了一分力,让自己面前的这个圆球更亮一些。

        “对,就是这样!”

        说话的男子似乎对他们的表现很满意,接着说道。

        “这就是你们这些罪人以后的工作,一个月以后,我们会对你们的工作作出评估,表现好的和尚可以获得适当的减刑,死刑变徒刑,徒刑变鞭刑,鞭刑变罚金,如果你们表现一直很好的话,那你们将来就可以成功出狱,而且度牒什么的朝廷也不追回……”

        男子最后一句话刚落下来,刺目的光芒就从这些隔间中此起彼伏的亮了起来!

        ……

        卷舌星君张亮放下了手中的大喇叭,低头从面前的隔窗里看着下方隔间之内亮起的光芒,嘴角微微翘起。

        云中城堡的动力系统已经就位,自己又完美的完成了一桩别人无法完成的工作。

        总有一天,自己这个卷舌星君能顶替那些左辅右弼什么的,成为殿下最得力的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