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吧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雀歌在线阅读 - 第149章 这话你信么

第149章 这话你信么

        “哥哥,你是不是疯了?且不说那是相柳的妻子,更何况相柳他还……”

        郁垒的话说了半截,被神荼如刀般锋利的眼神怼了回去,神荼说道:“我对律姑娘的情意想必你也早就知晓,今日之决定,我亦是深思熟虑,永不后悔。”

        “什么深思熟虑?我看你压根儿想都没想!”郁垒直言道:“哥哥,你为人向来深沉谨慎,怎的一沾到文律姑娘的事你就全然不顾了?”

        “我意已决,无需多言。”神荼有些生气,自己的弟弟不但没能分享喜悦,还泼起了冷水,神荼起身向陵光殿的方向飞去…

        “哥哥!哥…”郁垒千呼万唤已是无用,他似乎能理解自己当年毅然决然地离开冥府奔赴昆仑有多么气人了!

        “算了,别劝了。”九夭伸手挡住郁垒。

        “事出突然,我是怕其中蹊跷。”郁垒叹了口气道:“我方才赴冥府送药时还风平浪静,怎的这会儿就出这么个事端。想那文律是何许人!是相柳的爱妻,一个凡人硬生生等了相柳数百年,这般痴心深情世上有几人能比?这只是其一,其二她曾为相柳做事,卷走一众神器,甚至前任冥王的死也不能说和她毫无关联,此等女子勇敢果决,坚贞不移。其三,她三言两语就让我哥哥顺势坐了冥王之尊位,敢说这样的女子没有心计城府?如此深情、坚贞、有城府的女子一夕之间告诉大家她不爱相柳了,她要嫁给我哥哥,九夭君,你说这话你信么?”

        “呵呵…”九夭看着滔滔不绝的郁垒笑起来。

        “你笑什么?”

        “在你与帝君的事情上怎的不见你如此清晰透彻?”

        郁垒听出九夭的挖苦,翻了个白眼儿道:“当局者迷啊。别人也就罢了,可他是我哥哥,我怎能置之不理。”

        “虽迷惘但却快乐,神荼大人有多久没像今日般神清气爽了。”

        “冥府事务繁重,又牵扯到人间,体系庞大,***夜操劳,甚是疲累。我有愧于他,身为一方鬼帝却未尽自己的职责。”郁垒话锋一转又说道:“可是那也不能随便做决定啊!九夭君,你说说看…帝君她…会不会应允?”

        “你觉得呢?”九夭眼神精光一闪,反问道。

        “我觉得应该不会。”

        九夭一伸手,示意他继续说:“愿闻其详。”

        “你想啊,冥王之妻必是神族,而文律是罪臣,怎可居于神位呢。”

        “此言差矣。”九夭摇了摇头说道:“文律有罪,可帝君却没有杀她,这不像是帝君一贯做派,那么一定就是帝君留着有用。而且之前你曾与我说起过帝君有意封她为仙,一个罪臣任其自生自灭就是了,何必封仙?帝君根本不想让她死,反而期望她好好活着。甚至我有时候也在猜想相柳的下落,他是不是还活着……”

        九夭的声音越来越弱,到后来更像是自己揣度呢喃,但音量却是故意令郁垒听到的。

        郁垒知道九夭这狐狸是在试探自己,只说道:“帝君的心思岂是你我能料知的。那相柳功力尽失,形神俱灭,不死还能怎的?”

        “那可未必,你别忘了他体内可有烛龙珠呢。帝君的功力恢复如初,想必也是借助了烛龙珠的力量。”九夭眯着眼睛说道:“我想既然帝君要留着文律,此番听到文律要与神荼大人成亲定是欣慰的,欣慰之下封个神职也未可知呢。”

        “开什么玩笑!神位怎可说封就封!岂是儿戏!”郁垒站起身激动道:“文律虽活了七百余年,但那是因为冥府掌管生死簿,留住一个凡人是他们自己的特权,这暂且不论,那文律至今仍是肉身,肉身成神,古往今来你可曾听闻过?”

        “郁垒君,别激动,坐下。”九夭拽了拽郁垒让他坐下,而后才慢慢说道:“我看你与帝君在一起时日长了是越发正经了。退一万步讲,就算是封神了那占的也是人家冥府的神位,你急躁什么?不是要封她为神,而是冥王之妻必为神,你可能明白这般道理?”

        郁垒长叹一口气道:“我明不明白又有何用!凭帝君决断吧。”

        此时,陵光殿的主殿内,神荼正向夏离问安,夏离一挥衣袖免了礼数,指了指一旁的梨木椅子道:“坐。神荼大人可是稀客,想我宴请六界都没能请得动神荼大人,今日亲自前来,是有要事?”

        “冥府事务纷杂,实难脱身,今日前来向帝君请罪。”

        “免了。你我之间无需这般,你的因缘做法不必多说,我心里清楚。有事你直说便是了。”

        “帝君既然发话,那臣便直言了。臣想娶文律姑娘为妻,还望帝君恩准。”神荼又站起身,双手置于额前行礼道:“文律所犯下的错只是一时糊涂,也已历尽酷刑真心悔改,还望帝君不计前嫌,赦免于她。”

        气氛安静了好一会儿,神荼保持着行礼的姿势看不见夏离的表情,他等待着一个结果,心里虽惴惴不安但也坦然,文律他是娶定了,不论九重天准与不准,只不过他希望事情能够顺利些罢了。

        “你说什么?”夏离少有这般,似是如梦初醒。

        “臣想娶文律姑娘为妻。”神荼字句清晰地又重复了一遍。

        “呵…”夏离唇角上扬,是复杂的笑意,说道:“她可同意了?”

        “臣与律儿是两情相悦。”神荼仍旧行着礼回答着。

        “好一个两情相悦。”夏离轻拍了一下椅子扶手道:“神荼大人先坐下,坐下说话。”

        神荼见夏离大人这般,也料想到了结果,心底松了一口气,又坐在了一旁。

        “此事是你二人谁先提起的?”夏离问道。

        “是臣,臣已仰慕文律姑娘多年。”神荼保护着文律,这样答道。

        夏离似笑非笑道:“你二人两情相悦自然是好事。但你贵为冥王,乃冥府至尊,冥界的统领者,怎可娶一个罪人?更何况冥王之妻乃为真神,那文律负罪之身怎可为神!就算我应允了,可六界悠悠众口又当如何?”

        夏离没等神荼说话,略微压了压手,示意神荼先别急着辩驳,又接着说道:“我知道你也有这许多顾虑,不然冥王娶妻全凭自己做主,你也没必要亲自上表九重天,我明白你一番苦心,此事须得有个万全的法子才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