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吧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雀歌在线阅读 - 第146章 是黄粱一梦

第146章 是黄粱一梦

        陵光殿的深处,一扇厚重的大门,大门进入是无限向下的昏暗的阶梯,转了几个弯,破了结界便是地宫。

        地宫威武雄壮,却寂寥空荡。

        夏离赤色锦衣略微拂过地砖,步伐轻快,她推开一间寝殿的门,那男子极其迅速的从门后扼住她的喉咙。

        夏离并未慌张,如今他法力尽失,是伤不了她的。

        夏离抚开他的手,径直坐在桌边,将手中的糕点盒子一并放在桌上。

        男子身形清瘦,却依旧挺拔高挑,他一把将装着好看糕点的盒子挥到地上,骂道:“滚!带着你的东西滚!”

        糕点在地上转了几个圈,缓缓落稳了,依旧精致好看着,因为这地面亦是一尘不染的。

        “相柳君修行多年,怎的还是这样暴躁的脾气。”夏离低垂着眸子,盯着那些糕点,看不出喜怒。

        相柳走近她,伸手钳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他看着她波澜不惊的双眼更觉得愤怒:“你为什么不杀了我?为什么要留着我的性命!”

        “你是我的同门师弟,我因何要杀你?”

        “我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也眼睁睁看着你成就了一番霸业,如今你是苍穹之主,六界无上之帝君,万神之首,你想要的,你都得到了。我只是一颗废弃的棋子,丢掉就好了。”

        “我不会杀你的!没有任何人能伤害你。我要你活着。”夏离站起身,长翘的睫毛映着她的眼睛十分好看。

        “你能看住我一时,看不了一世。”

        “相柳!你必须活着,你活一天我便保文律那姑娘平安一天,如果你死了,她也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你这毒妇!”相柳双眼泛红扑了过来,他知道她向来是说到做到的,他当真是恨极了她:“你害我们失去了孩子!害我们天各一方,生生离别!你知道我爱她,你便用她来要挟我,要我生不如死!”

        夏离仍旧不为所动,她推开发疯的相柳,整理了一下衣服的褶皱,用平和的语气说道:“你落得这般境地,皆是因为你的感情,感情使你软弱可欺,你却不肯醒悟。”

        “我并不觉得我有错。错的是你!”

        “我要这六界安宁,四时和煦,人间万物生长,冥界魂有所依,妖魔平顺,异族亦可生存。而你,只要你的情爱,万般不肯清醒。我是在救你跳脱苦海。”

        “哈哈哈哈。”相柳大笑起来,笑得弓着腰,笑了好一会儿,他才停住,也冷静下来,坐在一旁缓缓说道:“夏离,我自问对你没有任何亏欠,这点你可承认?”

        “是。你对我有恩情。”夏离应道。

        相柳忙摆了摆手道:“恩情不敢当,你我之间没有任何仇怨,可你为何要如此折磨我?不肯放过我!你如今的所作所为,于我而言皆是凌辱,你虽不叫我死,却宛若日日凌迟。”

        夏离的眼神怔了一下,她的微表情不易察觉,但相柳感受到了她的触动。

        “把这碗汤药喝了我便走。”夏离的手在桌面轻轻拂过,一碗汤药凭空出现在桌面上。

        相柳没有丝毫犹豫,端起来便仰头痛快地喝掉,带着挑衅地望着夏离,他倒巴不得这是一碗毒药。

        苦腥味儿入喉,令相柳觉得恶心,但他并未表现出来。

        “你怪我害了文律腹中之子?你可知有了孩子你便会死?”夏离的声音极轻,像是叹息一般。

        相柳一怔,随即笑着说道:“那又如何?这千万年你还没活够么?”

        夏离转身离去,只听到相柳在身后说道:“夏离,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厚重的铁门“吱呀”一声关上,将他的怨恨隔绝在地宫里,夏离向正殿走去,正巧郁垒从外回来。

        夏离闻到他满身酒气道:“又去那香火琳宫讨酒喝了?”

        “九夭君那里真真是藏了许多好酒。”郁垒凑到夏离跟前,他真真是有些醉了,看到夏离以后便更醉了。

        “阿离…”他轻声唤她的名字,将下巴抵在她的肩上。

        夏离一把推开道:“一身的酒气…”

        郁垒有些失落,脚下没站稳趔趄几步差点摔倒,夏离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拉回来,惯性使然,他紧紧抱住她。

        “郁垒,你上次调的药再配一些给我。”

        郁垒站直身体,恢复正经的模样,严肃着拉起夏离的手,手指搭在她的手腕处替她诊脉,片刻后他的神色缓和了些许道:“你的身体已经恢复得很好了,不必再服药。”

        “你只管调给我便是。”夏离坚持着。

        “那药性烈,不宜长期服用,好了就不必再吃了,我会给你配一个温补的方子。”

        “这是命令,不是与你商量。”

        郁垒怔了一下,随即放开了夏离的手,苦笑着说道:“那药不是你在吃吧?”

        夏离凤目一斜,用警告的眼神望着郁垒,没有回答。

        “我猜对了,是吧?你终究还是没有杀他,并且还想要救他,对吧?呵…”郁垒冷笑一声道:“你就不怕我干脆在药里加点剧毒,毒死他一了百了。”

        “你敢?!”

        “我如何不敢?我的医术你是知晓的,我调配的毒药连你都无法发觉。大不了他死了以后我给他陪葬,你要我死,我就去死。”郁垒的眼睛带着血丝,盯着夏离道:“你还敢用我的药么?”

        “随你吧。我每日给他试药便是了,左右不过麻烦一点。”夏离不愿与郁垒争执,转身想走…

        郁垒一把扯住她的手腕,压低声音道:“夏离,你不要欺人太甚,你知道我对你的情意,你用你自己的安危来威胁我?你不觉得对我太残忍了?”

        “威胁你?”夏离略微一用力便甩开郁垒的手,她冷着脸色道:“我是帝君,你是臣子。你该当听命于我,受我差遣!何来威胁?”

        郁垒的神色从难以置信到无尽落寞,他沉默许久,红了眼眶,才狠下心来问道:“敢问帝君,你我之间,除了君臣,可还有其他羁绊?”

        “从未有过。”夏离没有犹豫,斩钉截铁。

        郁垒眼底的绝望化成了水雾,他的手在颤抖,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说道:“帝君对我可有一丝情意?”

        夏离没有回答,可她冷漠的眼神已经给了他答案。

        “原是属下一厢情愿做了黄粱一梦,属下告退。”郁垒转身离开陵光殿,直奔冥府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