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吧 - 网游小说 - 星痕之门在线阅读 - 第一六八章 新的星门

第一六八章 新的星门

        

        怀王府,静心殿内,一群能工巧匠们正乘着夜色,小心翼翼地拆着大殿。

        周遭,不少太监宫女们也连夜加班了,进行现场监工,以防有手脚不干净的人,偷走殿中贵重物品。

        夏季,晚风闷热。

        任也汗流浃背地坐在殿外,正冲着一位老太监吩咐道:“你们不要欺负这些干活的工匠,拿人家当驴用。约定好的时辰到了,就要让他们轮换休息。夜间干活,注意安全,子时左右让膳房做点吃的送来。”

        “是,殿下。”老太监秒懂。

        “嗯。”任也点头。

        不远处,有眼色的莲儿,见老太监离去后,才端着凉茶,迈着疾步走来:“殿下,这几日甚是闷热,快饮些凉……!”

        她快步而来,可还没等把话说完,却突然见到一个小家伙跑了过来。她用一双肉嘟嘟的小手,从托盘上费力地举起了茶壶。

        莲儿顿时一怔,又见那小家伙端着茶壶,迈着小粗腿跑到了殿下旁边,并献宝似的说道:“人子哥哥,天气闷热,快饮些凉茶解暑。”

        这不是我的台词嘛?站在旁边的莲儿,俏脸上露出了恍惚之色。

        “呵呵,谢谢你呀,苏苏。”任也回过神来,伸手接过茶壶,在小桌上倒了三杯:“你也一块喝吧。”

        “人子哥哥先喝,等你喝饱了,苏苏再喝。”她用小手擦了擦洁白额头上的汗珠,很萌地挺着个小肚子说道:“你是大人,饮得多。”

        “……同饮,同饮。”任也笑了笑,伸手便递给了小苏苏一杯,自己也喝了起来。

        旁边,莲儿回过神来,俏脸上挂着微笑,抬手便要从袖口中抽出手帕。

        怎料,那瞧着胖乎乎的小女娃,先放下茶杯后,竟也从桌上拿起手帕,并笨拙地走到任也旁边,抬起了手臂道:“人子哥哥,你瞧你,脸上都是汗水……一会可别着凉了。”

        “?!”

        指尖刚碰到袖中手帕的莲儿,此刻呆若木鸡地看着小苏苏,俏脸上写满了震惊。

        这小女娃,竟然预判了她所有的行为。

        只一瞬间,莲儿便有了一种棋逢对手,“茶艺之道”急需提升之感。

        不知为何,莲儿瞧着只有四五岁的苏苏,心里却觉得,她,是个劲敌。

        在讨人喜爱这件事上,这娃段位颇高。

        椅子上,任也瞧着天真可爱,动作略有些笨拙的殷苏苏,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你这小不点,比庆宁小的时候懂事多了。”

        话音落,他扭头看向呆愣的莲儿,顺嘴说道:“给苏苏切点西瓜,取些水果来。”

        苏苏扭头看向莲儿,大眼睛眨啊眨地说道:“那便有劳莲儿姐姐了。”

        “呵。”

        莲儿内心冷哼,同样报以甜甜的微笑:“以后想吃什么跟姐姐说便是,殿下平日繁忙,莲儿且陪着你呢。”

        “有莲儿姐姐照顾我,那人子哥哥肯定会放心的。”苏苏背着小手,模样娇憨地回。

        “哼!”

        莲儿内心连续冷哼,面带微笑地转身离开。

        椅子上,钢铁怀王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场没有硝烟的茶艺大战,悄然开始,又悄然结束了。

        “苏苏呀。”任也低头看着小女娃,轻声说道:“帮我感知下,目前可游历的一阶星门。有几个要求:第一,没有死亡机制;第二,不要难度太高的;第三,经验奖励要高一些,其它都可。”

        殷苏苏乖乖点头:“好的。”

        她回了一句后,便闭上双眼感知,整个人显得空灵而又神圣。

        许久后,苏苏开口,整个人就像是没有感情的朗读机器,并且咬字有些别扭,但话语还算清晰:“一阶小秘境之地《天堂口》,b级难度,时间:民国25年,地点:天堂口舞厅。小秘境之地《部落之争》,a级难度,时间:开悟纪元,地点:昼星。一阶小秘境之地《索拉的坟墓》……。”

        旁边,任也眯着双眼,静静听着苏苏一口气汇报了十几个可游历的星门。

        过了一小会,苏苏睁开明亮的眸子,轻声说道:“人子哥哥,你目前可游历的小秘境之地,数额太庞大了,即便你说了三个要求,我也没有办法全部感知完。”

        “有这么多吗?”任也惊愕。

        “小秘境之地浩瀚无穷,就宛若天上的繁星,数不胜数。”殷苏苏回。

        “还真是啊,这星门世界无穷尽也。”任也缓缓点头,开口说道:“那就让苏苏帮我挑选一个吧。没有死亡机制的,难度b级尚可,最好有华夏文化底蕴的星门,这样代入感强一点。”

        苏苏闻言再次闭上眼眸,不过这一次,她身体突然僵硬了一下:“咦?!人子哥哥,我感知到你身上有……。”

        “有什么?”任也好奇地问。

        “你身上有小秘境之地的……邀请信物。”此刻,苏苏弱小的身躯上,浮现出点点光辉,她呆愣许久后,才开口道:“是一个佛灯。嘻嘻,我感知到了……一阶小秘境之地《消失的灯芯》,难度s级,时间:235年,地点:迁徙地,滨海市。”

        她话说完,睁眼一看,便见到任也像是痴呆了一般,嘴角甚至流出了口水。

        “人子哥哥,你为何像痴儿一般?”苏苏抓起他的手掌摇了摇。

        任也回过神来,表情极为激动地问道:“苏苏,你刚刚说……你感知到了一个佛灯,而这个佛灯是一处小秘境之地的邀请信物?!”

        苏苏闻言,立即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你确定,这个小秘境之地的地点,在一个叫迁徙地的地方嘛?”任也又问。

        “没错,我感知到了那个佛灯的呼唤,那个地方叫迁徙地。”苏苏模样认真地回。

        “呼!”

        任也猛然靠在椅子上,大脑瞬间恢复了清明。

        佛灯,自然就是诈骗商会老头留下的那个。

        那为什么,他之前没有感知到星门的邀请呢?

        任也猜测,这是因为佛灯之前不是完整的,老头只拿到了佛灯主体,但还差一个灯座。

        而这个灯座,林相之前已经交给自己了。

        所以,二者合一后,邀请信物完整,苏苏便感知到了星门的召唤。

        迁徙地!

        这三个字已经被任也刻在了心里,因为它是老爹生前的唯一执念,后者一直想找到迁徙地世界观中的一处星门。

        只一瞬间,任也心里便有了决定。

        他一定要去这个星门,因为佛灯和迁徙地有了联动,只要他进入,那就算是踏上了老爹生前想走的路。

        其实在此之前,任也是不想游历s级星门的,因为这个级别的星门,大部分都带有死亡机制。而他只差一点点经验积累,便可完成进阶,根本没有必要冒险。

        “呼!”

        任也喘息一声,扭头看向了苏苏:“此处小秘境之地,有死亡惩处嘛?”

        “没有死亡惩处。”苏苏又仔细感知了一下,才摇头说道:“不过,我能感觉到,它是极难的……。”

        “没有死亡机制?!”任也猛然起身,心里瞬间松了口气。

        不死能有多难,还能难过清凉府的第二幕?

        扯淡!

        这真是上苍助我啊!

        “苏苏,你且留在这里吃水果,我有要事处理。”任也激动地扔下一句,转身便跑向了四下无人之处。

        “人子哥哥,我感知到这处小秘境之地,有令人疯魔的气息……。”苏苏再次感知许久后,才出言喊道,但任也已经消失不见了。

        ……

        朱雀城。

        任也飞一般地跑出第六号院,赶到藏书阁,找到了赵百城。

        藏书阁中,赵百城喝得老脸通红,四仰八叉地躺在榻上。他嘴里含糊不清,却豪气干云地大吼道:“天降潮汐盖云海,男儿当披明光铠,纵使……!”

        “院长,院长,快别纵使了!”任也冲到塌旁,扫兴地大吼道:“我有急事儿禀告。”

        赵百城愣了数秒,双眸才逐渐恢复清明:“……你这小子,嗝~不是负气出走了嘛?让我猜一猜,你今天应该没少在心里骂我和林相吧?”

        “哪有啊!”

        “虚伪,我最讨厌虚伪的人。”赵百城披散着一头白发:“不过也是,人皇嘛,搞政治的都虚伪。”

        “唉。”

        任也叹息一声,便安下心来,一屁股坐在了通往塌上的台阶:“院长,我又不是小孩子了,非要哄着来。您和林相的良苦用心,我是能理解的。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工作靠单位,但在星门中……我又能靠谁呢?”

        赵百城咧嘴一笑,抬手便从小桌下,多拿出了一个杯子:“你继续说。”

        “咱们守岁人……帮我的不少了。先前在沪市,闫总什么都不干,天天就帮我跑动跑西的。到了终局之战,又花了那么多钱买军备。整个守岁人组织,一阶玩家全部被动员,在清凉府排队占名额。489人入门,最后出来的仅不到三百人……没有这些兄弟以死相拼,我是拿不下这个传承的。”任也表情很真诚地说道:“林相和您,都为我做了这么多,怎么……还会心疼那点借款呢。”

        赵百城将杯子摆在小桌上,叹息一声说道:“为师者,不光要授术,还要授道。何为道?品格,性子。如事事都顺着你意办,事事都替你扫清障碍,那你何时能长大?今天缺源,便借你款,那明日扩充疆土,招贤纳士,扩充军备,是不是也要源源不断的给你输血?起步不易,但就好在这个不易上。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得走自己可以发现的道。任也,传承相对易得,但想要走得长远却极难。这星门世界,乃是独立存在的,外力可偶然地推你一次,却不可推你一百次。”

        任也立即提壶倒酒,缓缓点头:“您说得有理。”

        “团体的好处,在于人多力量大,但也有弊端。报团取暖,缺乏极端环境的竞争性,天塌下来有大个的顶着,这就是我们信奉的文化,是刻在骨子里的,改不了。”赵百城话语十分精炼:“但你要记住,那些需要别人,替自己顶着的人,是永远没有办法决定自身命运的。如若你是普通人,那得过且过便好,想太多也无用。可你身背人皇二字,位列稀有,你即便想得过且过,也是难上加难。”

        任也瞧着他,突然感觉赵院长不像是表面上那样潇洒肆意,总是一副老顽童的做派。

        “混乱阵营,虽然有诸多令人厌恶之处,但也有独特的闪光点。”赵百城端起酒杯,点到即止:“黑笼堡,是个人都可以往云顶走,你只需迈步,完全不用理会脚下的步步尸骸,寸寸赤血。所以,他们的七位收租人,虽然没有一位是稀有,但哪一个拎出来,都是同阶罕见敌手的存在。”

        赵院长只说三句话,任也就彻底明白林相和他的良苦用心。

        就像他说的那样,为师者,轻了不行,重了不行,不鞭策不行,鞭策疼了也不行。

        难啊!

        此二人,执掌华夏守岁人,能分神教导自己,已是恩情。

        任也郑重行礼:“弟子受教了。”

        “不谈了,不谈了,我都嫌自己啰嗦了。”赵百城摆手:“……你且陪我喝酒,老子心情好了,赏你一本剑谱耍耍。”

        “要的,要的。”任也乖巧点头:“我要求也不多,一本神级剑谱就行。”

        “呵呵,你小子这贪婪的本性,很像是老子年轻的时候。”赵百城也不生气,只开心饮酒,顺嘴问道:“你来找我,不光是为了套套近乎吧?”

        “我听大师父说,是您找到了这佛灯的底座?”任也抬手间,便将意识空间内的佛灯放在了桌面上。

        赵百城怔了一下:“没错,是我找到的。”

        “那您了解迁徙地嘛?”任也立即问道。

        “嗯,倒是游历过两个迁徙地的星门,不过都平平无奇,对我而言,毫无难度。”赵百城拾起两粒花生,一边咀嚼,一边问道:“你问这个作甚?”

        “您找到的灯座和商会前辈的灯体,合二为一后,我就接到了一个一阶星门任务。”任也开口回道:“那个地方,叫滨海市,时间是235年。”

        话音落,赵百城表情僵了一下,瞳孔猛然收缩。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